落秋中文网 > 其他综合 > 隐婚后我被大佬宠翻天 > 第四十六章 身残志坚的女人
    就在盛开无意识地情况下,顾霖沉将她吃干抹净了好几遍。

    心满意足的‘狐狸’抱着她不肯撒手,盛开半推半就也挣脱不开他,只好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于是乎,在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盛开睁开眼入眼的就是顾霖沉的睡颜。

    她上一刻还在回味自己的梦和昨晚在大马路边出现幻觉之后看到的人,下一刻看到顾霖沉,难免浮深起半分的失落。

    盛开准备下床洗漱,却发现自己从头到脚都被扒得干干净净了。

    光溜溜的身子上外加不少粉红色的印记。

    “这……”

    不用她想也知道,这就是睡得正熟的顾霖沉的杰作。

    顾霖沉手上绵软的触感消失了,抬眼一看侧卧一旁的佳人不见了,他下意识的寻找。

    只见盛开正光溜溜的站在床尾,表情有些气鼓鼓的。

    “怎么了?再睡会儿?”顾霖沉拍拍身侧的位置。

    盛开越发的生气了。

    他倒好,睡得酣甜,昨天他没少在自己身上‘下功夫’,这会儿吃干抹净了她全身酸软,他一点解释都没有。

    她还记得昨天自己可是哭天抹泪的回来的,满脸泪痕也不知道顾霖沉如何对她下得了手。

    “不想睡了。”盛开捡起地上的衣服,“等会儿还要上班。”

    她边说边在地上找自己的衣服,捡起来一看,上半身那个内里的衣服被拉了好几道口子。

    “这衣服怎么这样了?”

    裂口不像是被剪刀剪开的那么平整,毛呼呼的线头一看就是被恶意扯坏的。

    这是她最喜欢的内搭!穿了没几次就‘壮烈牺牲’了。

    她悲催的拎着那堆废布料,始作俑者却随性的扯了一个呵欠:“昨天我不小心弄的,你这衣服老是脱不下来,所以我就……”

    他早就忍不住了,盛开这个裹人的小妖精,一开始嘴里还在嘟哝着什么不要走,抱抱我之类的,顾霖沉听了自然心软,可是到了后来,盛开那纤细的手就跟滑溜的水蛇一般缠上了他的脖颈,然后炙热的掌心按在他的背上,一瞬间他胸膛都要被融化了。

    他哪里能忍得住?

    翻个身占据主动之后,盛开又迫不及待的亲吻他的脖子和脸颊。

    搞得他差点短路。

    短路之后自然会更加的疯狂,于是盛开的衣服就饱受摧残了……

    “再买一件就是。”

    盛开撇撇嘴,难得他有得是钱,也不发愁找不到一件一模一样的衣服。

    要不然她一定要将没睡饱的情绪通通发泄在他的身上。

    盛开在衣柜里翻箱倒柜的找一件合适的内搭,顾霖沉的视线黏在她身上,压根就没有离开过。

    也不知她是故意的还是全身心都在找衣服这件事情上,晃着白腻的身子在衣柜前微微的俯首,全然没有考虑顾霖沉是何种火烧喉咙的感受。

    “赶紧把衣服穿好!”

    顾霖沉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盛开回头一看,他灼灼的目光盯着自己的后背,那眼神不用细细品味就能明白,野火烧草原。

    “哦……”

    盛开既是没心没肺的回了一句,可她还是‘心有余悸’,慌忙套了一件长一点的内搭,然后紧紧的裹着外衣去洗漱。

    只听啪的一声,等浴室门关好之后,盛开才放下心来。

    最酸痛的地方还是膝盖和大腿处,简直要命。

    盛开悲哀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才这么年轻,要是被顾霖沉这么折腾下去,她怕是会提前步入老年生活,就因为她的腿痛到走不了路……

    磨磨蹭蹭的刷牙洗脸,盛开盯着镜子中的自己,思绪不断被拉扯到昨天见到的那个人的身影。

    也不知她要花费多少的时间才能将靳承熙彻底的忘记,也许未来的一个月,也许三五天就行,或者更久远的五六年,又或者一辈子……

    她溢满的思念只能在顾霖沉的身上得到些微的缓解,可是她又清醒的知道,这些不过是镜花水月。

    顾霖沉和她结婚,旁敲侧击的询问过她体验顾太太的生活怎么样,这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就连沈晗婧为了这个位置都争得头破血流,无论她是不是真的想要寻死,她还是把自己折腾半死不活。

    只有盛开心里清楚,她根本就不在意这个位置,或者说,她从始至终给顾霖沉的只有喜欢,爱对于顾霖沉来说,实在是少的捉襟见肘。

    ……

    快速的整理好情绪的盛开发现顾霖沉早就不在卧房中,到楼下一看,他正动手将烤土司机里的土司拿出来。

    听到盛开下楼的声音,他眼皮也没抬一下的说道:“吃早饭了再去公司,坐我的车。”

    干脆也不避嫌了,自从上一次顾霖沉决定她坐自己的车上班之后,之后的每一次她都平稳的坐在那辆豪华迈巴赫的副驾驶位上。

    只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下车,少被人落了口舌。

    盛开小嘴叼着一片土司,拿起桌子上的牛奶和顾霖沉出了门。

    这样吃早餐的样子顾霖沉还是第一次见,这个女人,总是能将‘放荡不羁’和‘魅惑众生’结合的恰到好处。

    这怎么不让男人深陷其中?顾霖沉恰好中了招。

    扣上安全带,盛开总算是得了空闲咬了一口土司。

    烤过的口感确实不太一样,边边角角是那种焦脆的,入口嘎嘣响。

    “真不赖。”

    极少品尝到顾霖沉做的饭,只是这种轻加工的食品都能让盛开赞不绝口。

    顾霖沉腻味的笑笑了,没说话。

    他发动车子,忍不住想起昨晚的疑问来。

    是的,盛开泪水涟涟的样子他现在还记忆犹新,那床单就快被她的泪水淹没了。

    他早就想要问清楚的,只不过当时他被盛开‘花里胡哨’的诱惑了一番,美人在怀的他被冲昏了头脑,什么东西都抛之脑后了。

    现在想起来,盛开确实是不太对劲。

    顾霖沉拧着眉头若有所思。

    盛开偏着头见他似乎有些愁眉苦脸便问他:“怎么了?”

    顾霖沉看着她鼓涨涨的脸,伸手捏了一把。

    “你昨天为什么哭?”

    循着她精致的下颌角一路向上,他用指腹触摸着盛开的眼角。

    昨天那个地方,就跟开闸泄洪似的,他多是心疼。

    顾霖沉的话一下子就把盛开问倒了。

    她咬着土司的嘴忍不住轻颤。

    不知该作何解释。

    “昨天……做噩梦了。”

    老半天,她吐出这么一句话了,又因为顾霖沉的手停留在她的脸上,她不敢过多的侧过身,生怕他看出什么破绽来。

    她尚且不知道,说假话的她在顾霖沉的面前根本就隐藏不住。

    “什么噩梦?”顾霖沉穷追不舍的问,一脚踩深了油门,车子飞了出去。

    他在生气。

    盛开左思右想挑不出什么合适的话来说,在顾霖沉越来越阴沉的脸色下,她急中生智的说到:“……我生气……你把我一个人扔在那里,让我一个人回来,到了晚上你又没回来陪我……”

    阿谀奉承,唯他是从。

    这种活儿对她来说已经是游刃有余了。

    顾霖沉松了松脚,车子放缓了下来。

    “是吗?”

    一开始自然是不信,盛开又着急解释:“是的……昨天躺在床上睡着了,又做了噩梦所以……”

    “所以哭得跟花猫似的?”

    “嗯……”

    “对不起,我以后会注意的。”

    短短的对话中,顾霖沉不知道变了多少次脸,盛开仿佛不是在坐这豪车,而是被拴在那过山车上,起起落落。

    顾霖沉听了盛开的解释,心里畅快了不少。

    两人各怀心思来到了公司。

    ……

    盛开的工作在接管策划部的案子之后变得多了起来,她来到办公室脚不沾地的开始工作,身边的同事也不像之前那样叽叽喳喳的八卦。

    所有人都在忙碌的工作状态,盛开快速的融入这种忙碌的氛围,一切是那么的平静。

    可是总有人在这种时候不合时宜的打破原本平衡的气氛。

    “我想跟你聊聊。”

    沈晗婧今天穿得跟她以前一样,虽说没有那么的张扬,但是说实在的,她那鲜艳的玫色口着实是暴露了她刻意的低调。

    这才住院了多久,她就能健步如飞的找上门来。

    还不忘记脚踩一双漆皮的黑色高跟。

    盛开都不禁佩服她的调控能力,这人简直太适合丛林冒险之类的纪录片或者综艺,身残志坚还要忍着伤痛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

    盛开将文件摆放的整整齐齐,实在不忍心将人赶走。

    “你说吧,有什么事?”

    “盛小姐,你听好了……”

    沈晗婧凑近盛开,涂抹的白皙的脸也掩盖不住她多日憔悴后的蜡黄。

    “嗯,我听着呢。”盛开退后一步。

    “我说过,我是不可能会放弃顾霖沉的!”

    沈晗婧发了疯似的咆哮,刚整理好的文件夹被她甩手扔了个彻底。

    盛开叹了口气,她以后可再也不敢将同情心用在这个人的身上。

    “随便你。”

    盛开捡起地上的文件夹做出了一个请出去的姿势。

    “赶紧出去,我还有事情要做!不是谁都是那种没事找事的八婆!”

    “你……”

    沈晗婧在盛开的面前彻底的哑了火。

    除了她以外,还从没有人敢说过她八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