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其他综合 > 报告君上母妃总想改嫁 > 第五十一章 察觉
    “皇上,您若不信,待我改日去趟尊月堂,请堂主找一块磁石来呈给皇上,皇上便能亲眼见证。”南璃月淡淡说道。

    磁石的确存在。

    有心找一找,必然能找到。

    且看钦天监的反应,很明显,那罗盘的猫腻,就在磁石。

    “钦天监,你有什么话说?”凌非墨问。

    钦天监看向皇上,见皇上眸色深邃不见底,知道今日若不能把南璃月定在邪祟的位置,那么他就会被定在弄虚作假,期满圣上的位置。

    “皇上,南郡主一派胡言,不过是为了隐瞒躲避查探,世间哪里有那般神奇的石头?”钦天监说的铿锵有力。

    南璃月对此的态度,仍旧冷漠淡然。

    说出磁石,不过是为了之后的铺垫。

    “皇上,璃月绝不是邪祟,虽然不知道钦天监为何如此言之凿凿认定璃月是邪祟,但璃月是您请回来的,又是南王府的郡主,您曾经许诺的西浅皇后,璃月断然不能接受旁人所以的污蔑!”南璃月冷冷说道,渐渐开始步入正题。

    凌非墨颔首:“钦天监,南郡主身份与众不同,你确定她是邪祟,若南郡主不是邪祟,你便是欺君罔上,朕可要治你的罪了!”

    噗通!

    钦天监顿时就朝着南璃月跪下,声音越发铿锵肯定,“皇上,臣以臣的脑袋保证,臣觉得没有算错!”

    “钦天监,罗盘也许出了问题,所以才指向本郡主,而非本郡主是邪祟,你要不要检查一下你的罗盘,若是当真罗盘出了问题,皇上英明大度,是就不会问罪与你的!”南璃月看向跪在地上的钦天监。

    这个人也不过是受魏相的吩咐。

    倘若他能迷途知返,此时收手,她便给他一次机会。

    毕竟,她的仇人,不是钦天监。

    “南郡主,臣的罗盘,臣在使用之前,就已经检查过,绝对没有问题。且不说罗盘,便是臣夜观星象,也发现了南王府怨气冲天,所以臣肯定,南郡主定然是被邪祟附体,如今种种举动,不过是为了遮掩,不叫人查探你被邪祟附体,没有脉搏!”

    钦天监听了南璃月的话,不仅没有体会到南璃月的仁慈,反而笃定,南璃月身上一定有鬼,所以才言语暗示,叫他收手!

    当下,慷慨陈词。

    “皇上,璃月可以肯定绝没有钦天监说的三种情况!”南璃月目中一冷,对钦天监再无仁慈。

    凌非墨看着慷慨陈词的钦天监,再看看面容绝美肃冷的南璃月,也想知道南璃月到底是不是邪祟,便语气温柔说道:“璃月,朕相信你不是,真让人检查你一番,若钦天监胡言,朕诛他满门!”

    “皇上您如此说,璃月自然是相信皇上,什么都听皇上的。”南璃月抬眼看了一眼凌非墨,语气虽淡,但言语却深藏暗示。

    凌非墨眼中立刻就浮起一抹笑容,“朕也相信璃月。”

    口中这般说着。

    凌非墨对着其他人道:“去请一位大夫过来。”

    南璃月垂眸,压下目中的对凌非墨的讥讽。

    不一会儿一个道士,一个大夫过来。

    “贫道,草民见过皇上。”

    “不必多礼。”

    二人起身。

    南璃月朝着二人看过去,发现这二人都是熟人。

    “郭道长,你来看看南郡主是否身有邪祟,身上无活人温度?”凌非墨看向郭有为。

    郭有为吟唱一声:“无量天尊,贫僧遵旨。”

    “这位大夫,你去给南郡主把脉,看看南郡主身体是否健康?”凌非墨又看向中年大夫。

    大夫应道:“是,皇上。”

    南璃月看着前来的大夫,微微蹙眉。

    这大夫是先前给他诊断,察觉她没有脉搏的那一个,这次大夫还被魏可晴给叫过来,只怕……

    她伸手右手,让大夫诊脉。

    那大夫诊脉,察觉到南郡主的脉搏,有力正常,沉吟片刻,“南郡主,请换另外一只手!”

    南璃月换了右手,那大夫认真诊断,收手后恭敬对凌非墨一礼,禀告道:“回皇上,南郡主脉搏跳动正常,身体健康。”

    “不,这不可能,他明明没有脉搏。”钦天监听到大夫所言,顿时尖锐反驳道。

    那大夫被指责的怔了一下,见众人都看向他,肯定道:“回皇上,南郡主当真脉搏正常,不信的话,可以请别人来诊断。”

    “可你之前,不是诊断郡主没有脉搏吗?”魏可晴心中咯噔了一下,猛地意识到,事情失态。

    那大夫看了一眼魏可晴,目中微微错愕,“回夫人,草民不是已经跟您说过了吗?”

    南郡主身有怪病,可能没有脉搏跳动,不是很正常吗?

    众人的目光,纷纷看向魏可晴。

    “我听你说表妹没有脉搏后,便担心的要死,大夫,你确定你没有诊断错,我表妹真的脉搏正常,身体健康?”魏可晴着重强调没有脑波,然后表现的十分担忧南璃月的样子问道。

    大夫不知道各种阴谋,点头:“确定,南郡主脉搏正常,身体健康。”

    “啊,那就好,璃月,你可担心死表嫂了,先前大夫诊断出你没有脉搏,有心的吃不下睡不着!”魏可晴一副璃月你没事,真的太好了的模样,关心说道。

    这是郭有为开口:“回皇上,贫道没有在南郡主身上观察到邪祟,另外南郡主手掌温热,并无冰凉之意。”

    “钦天监,你好大的胆子,朕如此相信你,你居然如此欺君罔上!来人那,将钦天监一门打入打牢,择日问斩!”凌非墨一想到钦天监欺君罔上,当即大怒。

    他猛地看向魏相,却见魏相眼神寒凉,拿出一个婴儿巴掌大小的布老虎。

    当下,钦天监软在地上,“臣学艺不精,冒犯郡主,虽无意却欺君罔上,臣知罪,只臣一家老小无辜,还请皇上绕过臣一家老小。”

    南璃月本想问钦天监,是何人指使他污蔑与她。

    看到魏相的举动,便知道,问是问不出来。

    “皇上,钦天监也是一心为了皇上,不如网开一面贬为平民,也好想百姓展示您的仁慈宽容!”南璃月求情道。

    她此番回京报仇,只想叫罪魁祸首生不如死。

    倘若真心实意做魏相的走狗,她自然也不会放过,但钦天监这种明显被人拿家人威胁的,她不愿意多造杀孽。

    钦天监本以为死定了,抬头惊讶看向南璃月。

    “既然璃月求情,朕自然是要给璃月几分面子,看在璃月的面子上,朕便绕过他,剥夺官职贬为平民!”凌非墨看向南璃月,眉眼温柔,“璃月还是一日从前善良,从不记仇!”

    南璃月心中耻笑了下。

    她倒没有想到,自己为钦天监求情,居然误打误撞,叫凌非墨觉得她一如五年前,还是那个不记仇的人。

    不记仇,就代表着五年前的事情,她虽然心中有委屈,但却并不恨。

    相信经过这一次,魏可晴再想告诉凌非墨,她是回来报仇的,没有确凿的证据,凌非墨也不会相信了。

    这倒是意外之喜。

    钦天监复杂的看了一眼南璃月,谢道:“多谢皇上,多谢南郡主!”

    “对了钦天监,你说本郡主是邪祟,这件事情是假,可你说南王府怨气冲天,有邪气这件事情,是真的吗?”南璃月忽然问道。

    钦天监不知道南璃月为何这么问,可回答假,就说明他当真有心欺骗,还牵扯更多。

    不得不回答道:“是真,不过草民能耐有限,并不能确认!”

    “如此啊!那表嫂,府中可要好好查一查找一找,可要看看这怨气源头在何处!”南璃月看向一侧温婉笑着,并不因为计划失败,而露出奇怪表情的魏可晴。

    魏可晴温婉道:“表妹放心,表嫂一定查的清清楚楚!”

    “皇上,南王府既然有怨气冲天,璃月便不留您了,以免邪怨之气冲撞了您,再次,璃月恭送您与文武百官出府!”

    南璃月亲自相送,冠冕堂皇的赶人,还在凌非墨处刷了一份好感。

    看着凌非墨一行人离开,南璃月看向魏可晴,“表嫂,那您就查府上邪怨之气的事情,璃月先回院子了。”

    “这种小事,自不用表妹放在心上,一切都有表嫂。”魏可晴笑的温婉善解人意道。

    南璃月眸光淡淡掠过魏可晴,一转身急切往回走。

    她刚才看到星儿了。

    就在明珠苑墙边的梧桐树上。

    飞速回到明珠苑,南璃月看向梧桐树,没有看到人,目中泛起一抹对夜无寒的恼怒杀意。

    许是情绪太过猛烈,原本平静的怨气猛地动了起来。

    “不好!”

    南璃月暗道一声,连忙往房间冲过去。

    “娘亲。”

    看到娘亲一双猩红双眸的冲进来,南沐星担心的要冲过去。

    夜无寒一把拽住南沐星,眉目微蹙,弹开南璃月次过来的银针,一把摁在南璃月的肩膀。

    眼见南璃月的双眸倏地恢复。

    夜无寒想到这几次南璃月失控,他每每刚碰触这人,这人就恢复过来的一幕幕,目光猛地一深。

    “你与我不同,平日里少动杀念!”夜无寒松开手。

    南璃月没有说话,一次两次三次失控后,夜无寒一碰就恢复,她再傻也知道情况。

    天煞孤星,煞气极重。

    居然又与夜姓之人扯上关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