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锦衣风华 > 九龙玉杯 第六十五章 誓不为人
    老鼠脸面色瞬间僵住。

    王初一亦是瞪大双眼,满腹狐疑。

    童大宝狞笑道:“老子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自己脚跟还没站稳,就来对我指手画脚的家伙,杀了老鼠脸,你来顶替他的位置,做不做的到?”

    老鼠脸欲哭无泪,哇呀一声瘫软在地哭天喊地。

    “亲娘呀,大哥,我错了,我真错了,我真不知结果会是这样,要不大哥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犯。”

    给你机会?

    童大宝将大环刀锤子插入地上,双手拄着刀柄再度狞笑。

    “好啊,别说当大哥的不念旧情,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要么杀了你面前的这小子,要么就洗干净脖子等着他来砍,怎么样?这个机会如何?”

    老鼠脸彻底傻眼。

    虽说他在王初一面前吹嘘的天花乱坠,更是信誓旦旦,可这原本就是基于他从前被人看不起的缘故。

    寻常老百姓咸鱼翻身的时候尚且嘚瑟一番,又更何况是他这个即将参与进来某个大计划的一份子?

    在王初一那里,老鼠脸固然有不少的豪气,可更多的却是急于显摆,真让他做什么事情,出出主意还行,至于这些舞刀弄剑的把戏,老鼠脸还真是不能胜任。

    老鼠脸憋屈道:“大哥,你还不知道我吗?我可是连鸡都没杀过,你让我杀人,这不是要我的命嘛?”

    “两条路已经给了你了。”

    童大宝拔起插进泥土中的大环刀,看向一脸沉思的王初一说道:“小兄弟,他不肯杀你,那便只有你杀他了,怎么样?做不做?若是不做,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

    王初一在思索童大宝的真实用意。

    单看童大宝如此凶神恶煞的模样,若是不知情的人,恐怕真以为他是要老鼠脸死。

    可童大宝如果真是如此一个丧心病狂的人?又怎会留着自己性命?为什么偏偏要等到老鼠脸动手?

    思索的光景其实不过一刹那功夫。

    王初一突然重重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一脚将童大宝手中的九环刀踢飞,此时童大宝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九环刀被王初一踢出一丈多远。

    “兄弟,我们走。”

    王初一不由分说就要拉起瘫软在地的老鼠脸。

    童大宝错愕。

    老鼠脸亦是根本摸不透情况。

    单手扶起老鼠脸,王初一骂骂咧咧道:“算你和我瞎了眼,居然跟上了这么一个废物大哥,真有能耐让咱们窝里斗,为什么不干脆在刚才那会儿跟锦衣卫拼个你死我活?我呸,摊上这样的大哥,算你倒霉,也算我眼瞎,从今天起你就跟着我,别的不敢说,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人前人后被人伺候,咱兄弟两也不屑于跟这样的孬种为伍。”

    尚在懵懂之中的老鼠脸被王初一半拖半扶的已拉扯出两丈之远,即将出门。

    面对着二人离去背影的童大宝突然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笑道:“小子,站住。”

    王初一停下脚步,似笑非笑道:“怎么?还要打算亲自对我哥俩出手不成?不是我瞧不起你,再往前走没几步就是大门,只需要我扯着嗓子喊一声,立马就会有人来你信不信?所以你觉得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声音快。”

    童大宝心中已有了几分赞许。

    除了京城里那些个达官显贵以及富家公子,道上的人根本就没几个敢与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当真是英雄出少年,我决定拉你入伙了,我还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有种的小子。”

    “啥?”

    老鼠脸瞪大眼睛。

    王初一亦是装作难以置信。

    “你说啥?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得了如此一个有种的小子,童大宝心情还算是不错,即便失去了客似云来这个据点。

    要知道童大宝别的没有,就是钱不少,虽比不得日进斗金的烟花之地丽春院,在整个京城做买卖的人中,也算是屈指可数。

    区区一栋酒楼,丢了也就丢了,以后再赚回来就是。

    可得到这么一个对胃口的兄弟,童大宝觉得这笔买卖十分划算。

    须知童大宝最初时候在京城安身立命的根本,便是因为有一群这样带种的兄弟事事冲在最前面,替自己省了不少麻烦。

    心情愉悦的童大宝笑道:“方才只不过是考验你小子罢了,你若是真二话不说提刀杀老鼠脸,非但我不会让你得逞,反而我会杀了你,因为如此果断想要表现的家伙,十有八九是奸细,不过现在我已经确定了,刚刚锦衣卫突然造访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戏剧性的变化让老鼠脸哭笑不得。

    “大,大哥,你可真是吓死我了。”

    “哈哈,我童大宝是什么人你也不在道上打听打听,我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兄弟的事情?倒是这位小兄弟,方才让他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为表诚意,这些银票就当是给小兄弟压压惊。”

    童大宝不可谓不大方,出手便是百两的银票好几张。

    寻常百姓家的家用一年也不过才二三十两银子,这几百两银子,足够一个普通百姓家庭衣食无忧一二十年。

    老鼠脸何时见过自家大哥对一个新人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银票?两眼放光的推了一把一脸阴沉的王初一道:“傻愣着干嘛?还不接住?”

    王初一心中早已乐开了花,白白打入敌人内部不说,还得到了这几百两银票,他虽对银子没什么概念,可锦衣卫的上上下下开支可都需要用钱,再加上因为某个躺在床上的家伙不爽的关系,使得他现在极少动用锦衣卫的公款,不知不觉就已囊中羞涩,这几百两银票可真算得上是雪中送炭。

    王初一怀抱双臂一脸羞愤道:“大哥,你觉得小弟来投奔你是为了你的银子不成?实话告诉你,老子为的是给自己争一口气,也是为了给我爹争一口气,为了不让别人说我是二世祖,败家子,我要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

    老鼠脸闻言,一拍大腿,怒道:“兄弟,说得好,老子生平最瞧不起得就是那些个混吃混喝等死的王八蛋二世祖,就冲你这句话,老子今天算是没白引荐你给大哥。”

    童大宝一脸错愕。

    京城富家子弟的作风他非但不陌生,反而可以说是十分了解,不说那些个表面上待人有礼,背地里总喜欢干一些伤天害理事情的王八蛋,就说那些个一派读书人作风,大家风范的伪君子,谁没有勾引过几个大家闺秀行一些苟且之事?又有谁没有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倘若直接对外标杆自己为二世祖,王八蛋也就罢了,最可恨的是这些家伙还享受着人前无数人的夸赞。

    类似的事情也不是没亲眼见过,刚在京城立足时候便见到过一位公子遇到了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命令下人配合他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把戏,并且故意将自己弄伤,感动的那女子眼泪如雨,又禁不住那公子的一番花言巧语,当夜里便住进了一家京城的客栈。

    至于后来,就是最为常见的女子暗结珠胎,公子为了息事宁人,不得不以残忍手段快刀斩乱麻的戏码了。

    童大宝看在眼里,恨在心里。

    童大宝虽是一介武夫,却也十分清楚恩怨分明的道理,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什么人该杀,什么人不该杀。

    眼前这怀抱双臂,长的也算是英俊的家伙虽然也是富家子弟,但身上并没有京城富贵人家的那股子张扬跋扈气息,更多透露出来的是一种江湖人才有的够义气。

    更何况这家伙能自己承认是别人口中的二世祖,败家子,比起那些做着禽兽的事情,却不承认自己是禽兽的家伙岂非要好出太多?

    “兄弟,别误会,我没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能够得到一位如此够义气的兄弟,心中高兴罢了,我童大宝当然知道对于兄弟你来说,这点钱什么都不算,兄弟你看这样如何?”

    说罢,童大宝竟又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

    算下来光是这见面礼都差不多有一千两。

    “这些银票兄弟你且收下,当然也不是白收的。”

    童大宝咧嘴一笑。

    “将来需要你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要花钱的地方还有不少,总不能让你帮大哥我花钱吧?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一千两银票。

    若非极力克制自己,王初一差点没两眼放光。

    这家伙,果然财大气粗。

    我若是再不要,可别真被他收了回去,那岂非亏到姥姥家了?

    王初一撇撇嘴。

    “算了,大哥你说的也有道理,既然如此,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先收下了,不过这些银子花在什么地方,我王某人会一笔一笔记下来,绝对不多拿一个铜板。”

    思索间,王初一已打算重新给自己安排一个身份,作为打入这个组织内部的准备。

    甚至连人选都已确定清楚。

    “哈哈,这就对了,那从今天开始,咱们可就是自己人了。”

    童大宝大笑,似乎之前被锦衣卫包围的阴霾一扫而光。

    “正好今天晚上有安排,到时候小兄弟你跟老鼠脸一起来,我也好向兄弟们引荐一下你,免得将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了自家兄弟的亏,对了,还没问小兄弟你的名字。”

    “我姓王,名王处一,家父乃是城东专做布匹生意的王大财主。”王初一胡编乱造了一通,也不怕被童大宝查,毕竟以锦衣卫的办事速度,很快就能把一切准备就绪。

    童大宝疑惑道:“王大财主,为何我从未听说过?”

    王初一面色如常道:“京城这地方三步一侍郎,五步一尚书,达官贵人更是不胜枚举,哪儿有所有人都认得的道理?若是不信,只管叫人去查就是。”

    “言重了,言重了,兄弟你这是说的哪里话,莫非信不过大哥我?”

    童大宝面露不悦。

    虽有疑心,却也并没有表达出来。

    又简单的交代了一番之后,童大宝才离去。

    这时候,老王带领的锦衣卫侍从对客似云来的包围已经告一段落。

    面对老鼠脸的啧啧羡慕,王初一十分刚直不阿的说道:“这一千两银票可不是我的,你也别想。”

    说罢将银票揣进怀里,又摸了摸确定不会丢失或者掉落,才放心下来。

    白得了这么多银票,又得到了童大宝信任,天下难道还有比这更让人舒心的事情?

    老鼠脸见状,只得讪讪一笑。

    “哪儿能啊?兄弟你瞧我是那样的人吗?我老鼠脸能得到老大重用,靠的那是义气。”

    义气不义气王初一不清楚。只晓得自己被老鼠脸坑过一次,这才发现了城外百里破杨柳庄的秘密。

    此时老鼠脸的酒劲已醒了一大半,也在为酒醉后的意气用事感到后怕。

    好在,这一关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今夜子时,大哥让我带着你去参加咱们的议事,你若是没别的事情,我看你就干脆别回家了,晚上跟我一起去就行。”

    老鼠脸如此说道。

    常言道酒品见人品。

    老鼠脸虽在酒醉之后夸夸其谈,吹的云雾缭绕,再加上之前的那次坏肠子,难免让王初一有些排斥,可方才老鼠脸的那一句连鸡都没杀过,应当做不得假。

    这样的人,通常有点小聪明。

    但这点小聪明绝对不至于成大事。

    王初一先是学着老王的动作掏了一把裤裆,又一只手横在胸前,另一只手放在这只手上,摸了摸下巴,以肩膀靠了靠老鼠脸道:“今晚会来很多人?”

    老鼠脸不假辞色道:“那还用说?恐怕东南西北,京城四个片区的带头人都会来议事。”

    王初一面色犯难。

    “大场面啊?”

    老鼠脸嗤之以鼻。

    “他娘的说的都是些废话。”

    “那不行,我得赶紧回家一趟,知会我家老头子一声,我得告诉他,他的宝贝儿子有惊天动地的大事要做,今晚可能不会回家,要不然,估计老爷子又会以为我去了哪个青楼搂着小娘喝的酩酊大醉了。”

    王初一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一脸小人得志模样。

    老鼠脸对此抱以白眼。

    “去吧去吧,难得你这家伙这么雄心壮志一次,不过提前告诉你,不该说的话可别说,否则一但走漏了风声,大哥这边固然好说话,可大哥的三个兄弟定不会饶了你,莫说是你,便是连我也要跟着倒大霉,快去快回,莫要耽误了正事儿。”

    “那这边的事情可就拜托兄弟你了,若是有什么突然情况,你可得给我兜着点儿。”

    一番吹嘘之后,王初一极其不舍的掏出一张百两银票塞给了瞪大眼睛的老鼠脸。

    “咱们做兄弟的得讲义气,这一百两银票算是兄弟我请你喝酒,不过你放心,这可是我自己的钱。”

    “你看,你这就见外了不是?”老鼠脸故作推辞。

    实际上可不是如同王初一一般心中畅快?

    毕竟当初自己自告奋勇加入这个组织的时候,童大宝可没像今日这般大方,也就跟着自己喝了一顿酒罢了。

    “是兄弟就收下,这边的事情就麻烦你了,我先回去走一趟。”

    出了这聚香园的门后,王初一仍有意在城里多绕了几圈,并没有发现不对的地方。

    心道也许在自己去了丞相府之后,跟踪自己的那人就已经选择了回去通风报信。

    左丞相李肆。

    也不知这群胆大包天敢掳走兵部尚书的家伙,会不会对你也一视同仁呢?

    ……

    黄拜佛已经被送回了杨柳庄。

    最初在见到这位老人如此伤势之后,青竹娘一脸阴沉,不过随后得知自己的属下并未被萧无忌过多为难之后,青竹娘脸上的阴霾又一扫而光,即便如此,依旧板着脸,虽说眼神里绝对找不到半点感同身受。

    “出师未捷,黄老前辈如今已成了这幅模样,还如何能与我们共成大事?”

    面对着面色冷漠的丫鬟小桃红,以及在房间里双手负后来回踱步的薛大老板。

    青竹娘满面愁容。

    薛大老板怒道:“锦衣卫,欺人太甚,他们这分明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青竹娘淡淡道:“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事情。”

    一旁小桃红在彻底检查了一番黄拜佛的伤势之后轻声道:“若是换成其他人,在经受如此酷刑之后,不死也只剩下半条命,好在黄老一身修为不俗,受伤虽重,但精心调养一番,未必不能恢复如初,只是这冬郊狩猎的行动……”

    “交给我去做。”

    一直气息虚弱的黄拜佛咬牙切齿。

    “如果不能手刃萧无忌这小儿的头颅,我黄拜佛誓不为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