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吾妻非人哉 > 第三十四章 两个人的青春
    “想啥呢泉哥?这么入神?”

    叶笙歌手肘碰了碰王泉。

    “交配喵,荷尔蒙的味道。”

    王泉回头看向坐在电视前拿着手柄玩儿游戏的阿玖......头上趴着的暹罗猫。

    这猫贼搞笑,脸上还戴了副特制眼镜。

    “不会说话就别说,明天我就带你去绝育。”

    “不要喵!好痛的!而且母猫绝育会死猫的!”

    “那就给我闭嘴。”

    王泉无语了都。

    阿玖说这豆包天天光喵喵叫听不懂什么意思,所以直接改造了她的大脑跟声带,直接让这小豆包可以理解人类的话并且学会了说话。

    现在这猫天天抱着电脑吸收知识,还搞成了近视。

    猫视觉灵敏度可是人的六倍。

    笑死,猫居然会近视!

    不过它会说话之后,一天天就开始逼逼叨。

    本来阿玖就话少,现在话变得更少了。

    甚至很多时候都是豆包代替阿玖发言。

    比如现在。

    叶笙歌若有所思,“所以就是泉哥你跟白夕瑶约会的时候又干了个爽?”

    “这次真没有,不如说,其实还挺温馨的。”

    回忆了一下白夕瑶羞涩的样子,王泉下意识咧了咧嘴角。

    “恶心喵!”

    王泉:“......”

    猫这种东西,还是只会喵喵叫的好啊。

    他只得转移话题,“白白在睡觉我可以理解,安小姐呢?她怎么也没影了?”

    “在准备跟泉哥你约会的场景呗,还搞的神神秘秘的。”

    叶笙歌手撑着下巴,“所以泉哥你啥时候跟我约会?”

    “择日不如撞日,那现在咱们就出发?”王泉试探着问道。

    “当然没问题,不过要先做点儿准备。”

    叶笙歌打了个响指,“泉哥你先闭上眼,我说睁开再睁开。”

    王泉挑了挑眉,顺势闭上双眼。

    大概过了五秒左右,他脑子里响起叶笙歌的声音,“可以睁开了。”

    王泉睁开眼之后,直接愣住了。

    眼前已经不在是自家的别墅,而是一间无人的教室。

    教室里的课桌是那种老旧的橘黄色带纹理木制课桌跟凳子。

    后面的黑板上画着黑板报。

    前面黑板上方是一个圆形钟表,钟表下面挂着塑料国旗,国旗两边分别贴着勤思博学跟文明守纪的红色塑料字。

    黑板右下角是各科老师留得作业。

    左下角是今天的值日生。

    上面的名字是王泉,以及叶笙歌。

    “泉哥?怎么还不去倒垃圾?”

    王泉抬起头,看到穿着校服身高矮了不少的叶笙歌扎着个马尾辫站在前门口,她校服袖子捋到手肘,手中还拿着个木柄的老旧拖把。

    明显是刚才去涮拖把了。

    王泉站起身,发现自己身高也矮了不少从一米七九直接回到了大概一米六八左右的水准。

    这是他初中时候的身高,他们那个年代学生的身高还没有几年后的学生那么高。

    “叶子,你......没用白夕瑶这个名字啊......”

    他的声音也变得沙哑许多——这是他变声期的声音。

    他已经明白叶子的意思了。

    重温一遍青春呗。

    他记得很清楚,白夕瑶的名字实际上就来自他学生时代暗恋对象的名字。

    而那个真正的白夕瑶,就是叶笙歌当初潜伏在王泉身边时候所用的化名。

    “因为如果我用那个名字的话,跟你约会的人岂不是变成了白夕瑶?”

    外表只有十四五岁的叶笙歌俏皮地挤挤鼻子。

    王泉笑而不语。

    叶子啊叶子,你也是个口是心非的温柔女孩儿啊。

    因为如果她用了白夕瑶这个名字,那白白算什么?

    她就连名字都没有了。

    叶笙歌实际上是放弃了这个名字,也代表着放弃了当初那段陪伴王泉一起渡过的青春。

    但这不代表她就默默放弃。

    最起码,她要让王泉记住当初的那个人是她。

    不过那不是重点,王泉不会忘记那些。

    实际上,现在的王泉要比以前更怕死。

    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这些姑娘。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曾叼着香烟在楼顶回忆着过去。

    然后他发现了一个细节。

    这些姑娘都是以他为中心这一点他很明白。

    但更可怕的是......这些姑娘,实际上几乎没有跟其他人的任何交流。

    也就是说,除了跟王泉在一起的时候像是正常人,跟其他人类几乎完全没交流。

    包括有其他人在的时候。

    这代表了什么?

    代表在姑娘们的眼里,其他的人类......这个社会,这个世界,其实根本不重要。

    因为这个世界有王泉,王泉生活在这个社会,所以她们才会在这里。

    因为王泉需要这个世界这个社会,而不是她们需要。

    她们......并不是人,也没有人类的思维方式。

    就连阿玖她们这些原本是人类的,其实也都是些问题儿童。

    她们只是跟王泉在一起生活的时候才看上去像是人。

    所以王泉现在很胆小。

    因为他不能出事。

    他要是出事,最轻也是世界毁灭,严重点儿直接就是叶笙歌苏醒让所有宇宙彻底灰飞烟灭了。

    “想什么呢?还不去倒垃圾!我还要赶紧拖完地回家写作业呢!”

    王泉抬起头,看着此刻竟比自己还高了些许的十四五岁模样的马尾辫儿叶笙歌。

    看着她身上有些松垮的秋季蓝白色校服,忽地笑了,“果然,校服这东西好不好看主要还是看谁穿。”

    叶笙歌忽然卡壳。

    特别是在王泉那种清澈的眼眸中看到了她自己的倒影之后。

    “没必要迁就我演戏。”

    王泉抬手敲了敲她光洁的脑门,“叶子,知道我对初中的时候什么事儿记忆最深刻吗。”

    叶笙歌想了想,歪着头,脑袋后面的马尾辫儿甩来甩去,“每月一号升旗的时候我作为年级第一上台演讲的时候?”

    “那肯定不是,一般那时候我都在跟别人闲聊,然后躲避老班的凝视。”

    王泉耸耸肩,“或者换个说法,其实我的青春就终结在那一天。”

    “哪一天?”

    “我那时候跟他们放学后去网吧,结果你每次都跟踪我。你不会以为我不知道吧?”

    王泉叹了口气,“当时他们都取笑我,说你喜欢我,我那会儿恼羞成怒说没有。

    “其实吧......我私下里还真觉得你是不是暗恋我。但又觉得没可能,毕竟你是年级第一,家境好还长得漂亮。

    “我吧,就一工薪家庭,学习成绩还拉胯,平时沉默寡言除了体育之外别的也不行。关键我体育也一般。

    “但我上心之后发现你确实每天放学都跟踪我。

    “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是看上别人了,还伤心过挺久的。

    “结果之后我自己跑去网吧,你还在跟着我,我就觉得你是不是真的也暗恋我。”

    叶笙歌听得双颊微霞,但眸子熠熠生辉,“然后呢?”

    很明显,她也很想知道那时候王泉到底怎么想的。

    “后来我的青春就破灭了。”王泉颇为无奈,“那天放学,我被班主任堵在网吧门口,然后你就站在班主任边上,还贼得意的看着我......

    “后来叫了家长,我被暴揍一顿,当时我对你就只有仇恨,我的第一次暗恋也结束了。嗯,当时你叫白夕瑶。”

    叶笙歌:“......”

    “泉哥你先听我狡辩。”她一只手玩弄着拖把柄,另一只手挠挠脸颊,“其实......当时我也入戏了嘛,不过一切都是以喜欢你的前提入戏的。

    “所以......”

    “所以?”

    “所以身为一个初三的年级第一,你觉得我会怎么做?”

    王泉耸耸肩,“那我咋知道。”

    “我想跟你考上同一所高中嘛!但你肯定考不上,我觉得班主任说的你肯定听,所以我找班主任抓了你之后,你就不去网吧能好好学习然后跟我去同一所高中了......”

    “这......”

    王泉斟酌半天,最终蹦出来一句话,“仔细一想,还特么颇具十四五岁文艺少女班干部的浪漫主义情怀。”

    叶笙歌嘟着嘴抱怨,“我当时也觉得奇怪,为什么明明初中毕业我在你的同学册上留了电话跟QQ,你都没联系我。”

    “嗐,当时班上六十多号人基本上全留了,结果后来人家好学生同学聚会也没找我们那群人。

    “再说你可是亲手毁掉我初恋的女人,我联系你才有问题好吧。”

    见叶笙歌抿着嘴不说话,王泉抓过她手里的拖把丢到一边,然后牵起她的手往外走,“走吧,既然难得你布置了这学校,咱们刚好逛逛。我也十三年没看过这里了。”

    后来他倒也来过几次,不过那时候学校硬件设施已经更新了。

    说来也好笑。

    他小学刚毕业,学校的操场就从土球场变成了草地球场,跑道也从沥青变成了塑胶。

    他初中刚毕业,学校开始装空调了。

    他高中刚毕业,学校设备全翻新了,还整上了多媒体。

    要知道他那会儿考试英语听力根本都听不清说的是什么玩意儿。

    那声音,糊成一片简直无语。

    不谈糟心事,反正现在王泉也不上学,上学时用到的知识也几乎用不到。

    他上次用笔写字是什么时候?

    买房子在合同上签名的时候。

    好多字让他手写,猛一下他还真想不起来(前提是不动用非人的大脑)。

    跟叶笙歌牵着手走在被夕阳笼罩出橘红色的操场上。

    微风徐来,拂动叶笙歌的马尾辫儿。

    “说起来,我从小到达到底身边多少人是你?”

    王泉还挺好奇的,“难道说这个地球上所有人类都是你的分身?”

    “当然不是,大概就类似女娲造人一样吧。虽然我想使用那具身体也随时能做到,就跟《黑客帝国》里的史密斯特工还有《X战警》里的X教授差不多。”

    叶笙歌耸耸肩,“不过从小到大陪在你身边的时间确实很长就是了。要不要猜猜看?”

    “这谁猜的到......”顿了顿,王泉问道,“我妈?”

    “这个不是,不过你家老房子楼下住的那个单身阿姨是我,当时你穿开裆裤的时候我还弹过你的......毛毛虫。”

    王泉:“......”

    “还有你上幼儿园时候的老师,那个短发的你还记得吗?每次吃完饭都多给你糖果,午休的时候喜欢坐在你旁边盯着你的那个。”

    王泉咧咧嘴角,“当时搞的我睡不着却还一直害怕的装睡的罪魁祸首就是你啊......”

    “哈哈,看来我给泉哥你造成的心理阴影还挺多的嘛。”

    叶笙歌牵着王泉的手跟她后脑勺的马尾辫儿一样甩啊甩的,“还有你小学时候的语文老师,那个也是我。”

    王泉点点头,“我记得,当时老师都是大专生,我那个班主任语文老师是少有的本科生,二十二刚毕业带的第一届就是我们班。

    “我还以为我能当上语文课代表是因为班主任一眼就看中了我在文学上的天赋来着......”

    这样来看,叶子真的是陪伴了他整个青春,或者说是二十八年的人生。

    一开始的邻居阿姨,到幼儿园老师,到小学班主任,到初中同班同学。

    “那高中呢?”

    “安婉莹啊,你暗恋的那个安婉莹就是我。不过那时候咱俩不在一个班,高中三年基本没怎么接触,然后我就把那些打算跟你告白或者跟你关系近的女孩儿都搞走了。”

    “......难怪当时我只是因为阑尾炎手术请了一个月的假,等回来之后学校里就各种谣传,有说我犯了案子的,有说我把同学肚子搞大的,结果高中三年一个跟我说话的女生都没有。敢情都是你干的......”

    “嘿嘿~所以大学我不是补偿你了嘛,还给你当女朋友来着。”

    “那为什么后来跟我分手?”

    “因为那不是我本来的样子嘛。”

    叶笙歌右手依旧跟王泉牵在一起。

    她左手自然抬起,把一缕被风吹拂的鬓角发丝捋至耳后,傍晚的暖阳在她稚嫩的脸上晕染出一片绯红。

    “最起码......我想用自己的样子跟你相处,我不想连这个都隐瞒你。我也是会嫉妒白夕瑶跟叶笙歌她们的啊......”

    看着脸颊似乎是被夕阳染红的叶笙歌,王泉忽然扶着她的脸用鼻尖碰了碰她的鼻尖。

    “叶子,其实以前我一直觉得你很假,假到不像一个活着的生命。我觉得你就像是人工智能一样,所有展露出来的感情只是设定好的程序。

    “但现在不同了。”

    以前的叶子就像是披着一层“叶笙歌”皮的其他什么。

    想来想去,也许是因为压根不了解她的想法吧。

    她从一开始跟王泉相处就是依靠的谎言。

    无数谎言堆叠,王泉根本无法分清哪个是真实的她。

    但现在,王泉感受到了真实。

    叶子......也是会吃醋的啊。

    “走吧。”

    牵起叶笙歌的手,王泉拉着她朝夕阳下的校园外走去。

    “二十八年的人生,我们之间的共同回忆......还有很多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