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游方散仙 > 第五卷妖人乱南疆 第十四章 花城酒巷 蛊师对饮
    花城中夷人众多,不少改土归流的夷人和雍人混居,其间雍人和夷人风俗合并,形成了新的民俗,而花城的酒巷就是一种混合的产物。

    夷人在此定居,由于变得安定不再需要养蛊防身,但是一些风俗被保留下来,酒巷里的酒不少是各种毒虫浸泡,功效复杂。

    由于夷人在深山中,里面充满毒物,因此也得到了以毒攻毒的真传,可以说每个夷人都或多或少知道毒物的功效。

    酒巷中有许多酒坛,里面浸泡着各种东西,夷人常说各种东西都可以浸酒,但是每坛分量种类不同,对应能喝的也不同。

    柳真全独自行走在酒巷,这里也是山中夷人最喜欢来的地方,这不柳真全凭借声音就知道三十六洞的夷人都在此饮酒。

    话语中无不充满着对离开深山夷人的鄙夷,认为他们放弃了祖先的生活,不在是深山中的人。

    这里根本不会有有用的信息柳真全也懒的打探,找了一处幽静的酒馆坐下。

    还未点酒,对面就坐下一人。

    “这里有如此多空位,朋友你为什么要坐我对面?”

    “我看道长不是凡人,因此过来和道长喝一杯。”

    “贫道自己一个人自在惯了,请您换一桌。”

    来人也不理会柳真全,自顾自的说道:“我们夷人擅长毒虫泡酒,但是道长第一次来不知道喝什么,请容我为道长解惑一二。”

    转身对着酒馆老板说道:“老板,来五碗五毒酒,再来些乌头草。”

    “客人,乌头草有毒,和五毒酒一同饮用会使人中毒的,而且是剧毒。”

    “那是你们这些不懂的才这么说,如果深知药理毒性,适当调配可是千金不换的没酒,只管拿来。”

    老板执拗不过来人只得去取,“五毒酒深埋酒窖,客人稍候。”

    来人对柳真全说道:“还未自我介绍,我叫郎里,是我们寨子的蛊师也是寨子里唯一的医生。”

    “贫道不想知道阁下姓名,也不想和你有任何交集。”

    “蛊神刚刚传讯给我,命我来结识道长,我想既然要结识道长,普通的酒配不上道长身份,因此特意自己调剂一下好酒。”

    柳真全微微皱眉,不曾想自己并未出手已经为蛊神所知,看来这蛊神比自己想象的厉害很多。

    “蛊神这么快知道我了?”

    “正是,就在昨夜道长将蛊神座下一只小妖杀了就知道了。”

    “就是那只当花魁的蜘蛛精?”

    “不错,蛊神还让我带些话给道长。”

    “请说,贫道也好奇是什么话。”

    郎里转过身接过老板的酒,“你看就来了,不如让我们边喝边谈。”

    柳真全不置可否,手指微弹一道太白庚金剑气破空而出,直接将老板手上的蚊虫打成粉介。

    “这老板辛苦卖酒,你又何必出手害人呢?”

    郎里透着淡淡的微笑说道:“既然道长不喜我就不多此一举了。“

    人命仿佛在其眼中根本算不上什么。

    “来,道长先尝尝我调配完的酒,”郎里用极快的速度从五坛酒中分别取出一些调配了乌头草,将酒递给柳真全。

    柳真全接过酒水,轻轻晃动“看来贫道不喝这酒,想来听不到蛊神传讯。”

    “不错,要是这都本领都没有,何必还需蛊神担心呢?”

    “也是。”

    柳真全一饮而尽,将碗底露给郎里看了看。

    碗中一滴酒水也无残留,柳真全饮酒之时特意使用了本就不熟练的御水之术,先过还别说谁用谁知道。

    展露这一手直接将郎里吓了一跳,自由其都是山中娇子,所有蛊术一学就会,更是幼年之时就接受过蛊神传法,可是却没有见过柳真全这类法术。

    “道长果然够爽快。”

    “酒也喝了,蛊神有什么要说的,可以坦言了吧。”

    郎里本来年轻的嘴脸突然开始变的狰狞:“蛊神让我告诉你,别多管闲事,如果安分守己,前次之事就一笔勾销,不然任你修为再高,也离不开南疆大山。”

    柳真全用小拇指挖了挖耳朵,放在嘴边轻轻一吹,“就这?”

    “道长看来是不愿同意了。”

    “是的,你答对了,但是没奖励。”

    郎里突然起来哈哈大笑。

    柳真全此时更没了酒兴,本来在王府不愿跟着钱先生喝茶,特意打听了酒巷想来此小酌一番,没想到遇到这么回事。

    当柳真全走出酒馆里面传出郎里的笑声:“三日之内,道长要是反悔大可来此地认错。”

    “聒噪!”

    柳真全转身吐出一口酒气,朝着郎里迎面打去。

    可别小看这口酒气,里面包含着柳真全孕育的太白庚金剑气还包裹着酒中毒液和毒虫。

    酒水中被郎里调配的时候下了蛊虫,柳真全可不会莽撞喝下,刚一入口早就被剑气包裹,此时蛊虫已经被酒中毒液所催化,长的如同苍蝇幼虫一般大小。

    郎里虽然善用蛊虫,但却缺少临阵对地经验,见酒气来的突然,急忙翻滚躲避。

    哪只柳真全已经超控剑气十分纯熟,不管如何躲避总是不能避开。

    郎里只得用自身蛊虫抗衡。

    张开嘴时里面图同毒虫巢穴,一大群毒虫从起口中飞了出来。

    蛊虫对上剑气各自消磨,地上掉了了无数蛊虫尸体,惹得郎里心痛不已。

    当郎里得空看向外面寻找柳真全时,早已经难觅踪迹。

    “我定讲你练成蛊人,蛊神威仪不容冒犯。”

    柳真全懒的认为此事还是应该尽早告知钱先生为妙,急匆匆的返回王府。

    钱先生正有条不紊的洗涤茶具,准备再泡上一份新茶,看见柳真全从拱门处进来。

    “柳道长不是去酒巷饮酒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说扫兴之事了,蛊神刚叫人传信给我,让我远离你这浑水。”

    钱先生微微一愣,“没想到还是被蛊神知晓了。”

    “也是我不曾想到,昨夜在花海烧了一个他的座下妖物。”

    “既然道长来我这浑水边上,不妨一同饮会茶,我有一事相商。”

    “那你还不泡茶,贫道活动了一番正好口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