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问鼎极峰 > 五百八十三章 傲天地,战无双
    偌大的妖域,景色优美的地方有很多,却没有一个地方及得上这里。

    这里不仅聚集了山水树,更有奇美清。

    山间奇形怪状的山石,林中恍如有人故意修剪的古树,蜿蜒的河流让这里的空气充满了湿气。十分适合植被的生长。

    这里植被种类繁多,耸立的银杉,迎客的黄松,果树成群结队的长在这里。似乎受到果树的吸引,花也常来这里看看,一年四季这里都有数不尽的美景。

    这里是妖域难得一见的平静之地——花果园。

    “花果园是个好地方!”熬荀紧随而至,“至少在我看来,埋你也算不错!”

    “据说你曾想来这里隐居?如今得偿所愿,可有什么想说的。”

    “傲山竹,你是否会后悔自己当年的决定太冲动?”

    傲山竹笑了笑,要说这辈子遗憾的事情不少,但他从没有后悔的时刻。错了就是错了,遗憾不能弥补那就放过自己,紧紧抓着过去不放的人得不到舒心的世界。

    而这些年闯荡神域,生活也曾多姿多彩。年少轻狂过,生死抉择过,踌躇不前过·······唯一让他觉得此生不悔的只有两件事,一是加入绝句,见识到了神域的艰难。隐藏在光辉的外表下的神域,有着自己的伤痛,有那么一群人孜孜不倦的修复着神域的漏洞,让一切都能稳步的运行,没有他们的存在,神域早已经是一片废墟,加入绝句,成为其中的一份子,贡献自己的一分力量,他不后悔。

    第二件事就是与雪霜清的相遇相识相知相爱,若思如此算起来,其实陈絮梅还算是两人的媒人。

    要不是当年陈絮梅逃到江南,雪儿也不会追来,更不会有后面的许多故事。

    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此时此刻,他还有心情想这些,一点也没有大战将至的样子。

    “冲动?”他对此表示无尽的疑问,“男欢女爱,男才女貌,天作之合,非天地羡慕不已的事情我会后悔?我是冲动?”

    “要说我这一生,最不后悔的事情,就是和雪儿相遇在江南,相爱在心中。”

    “倒是你,事事算计得如此精妙,到头来功亏一篑的时候会不会心酸到想哭。”

    “我等着看你哭!”

    这却是熬荀心中最痛楚的往事。

    当年妖神族元气大伤,他才有了入主妖神殿的机会。

    雪皇雪霜清带人追击轩辕家族的人进入神域一去不返,龙凤两族元气大伤,认命他为暂代守护,暂时掌管妖神殿。

    这么多年来,他用尽心机,始终不能真正的掌控妖神殿。

    怎一个心酸了得?

    “傲山竹,你让我千年谋略毁于一旦,今日····将是你还来的时候。”熬荀目光充血,没什么比杀了眼前的人更让他开心,“一界!”

    他手指虚空,无数玄奥的力量从身体内激射而出,带动着整个天地都开始发生变化。圣人,一念可改天地。

    他用自己的力量,硬生生的造了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一出现就带着极为狂暴的能量,无数的雷霆夹杂在其中,这是天地间最狂暴的力量,每一股雷霆都足有小山般大小。

    “呵,你说大话的本事不减反增!”傲山竹从容应对,“当年不是凭着妖神殿这杀器,你能奈我何?”

    “如今又想借助你诸天万界的力量,痴儿!!!”

    尽管嘴里极为看不起这‘一界’,但他的从容中有着一份谨慎。诸天万界,一旦让熬荀将龙族至高秘法施展到极致,是颇为麻烦的事情。

    这是一个世界的力量,他就算再强也不会去硬碰。

    随着傲山竹的力量涌现,一根棍子出现在他的手中。这棍子很普通,就像是从山中随意捡来的一根树枝。

    初始的时候棍子只有手指粗细,在他的力量加持下,棍子逐渐变大,直到有几丈大小。别看这只有几丈大小的‘棍子’,却让诸天万界的雷霆都不敢靠近。

    他手握战棍,浑身气势归于一点,‘棍子’上方一点发出耀眼至极的光芒。

    “傲天地,战无双!!!”

    随着他的话语不间断的传出,棍子的气势达到一个顶峰,在这一刻,他就是主宰。

    “一棍撼天地!”

    棍影随着圣人力量的加持,增长到无限大,这一棍,几乎笼罩了整个妖域的天空。漆黑的夜忽然降临这片地带,若是从高空鸟瞰,会看到这一棍之下,整个妖域被分为三个明显的区域。

    中间的黑暗地带加上两边的光明地带。

    好在傲山竹有分寸,波及范围虽然广阔,但是力道控制的极为精准,只有少部分的力量倾斜到其它地方。

    余下的力量全数被他掌控,向着那个男人冲击而去。

    熬荀身为龙族嫡系后裔,虽然没完全掌控龙族虚空的奥秘,但是真正能让他退避三舍的人,整个九域都不多。

    他退后一步,双脚呈前后分开,以一个稳扎的马步半蹲在地上。身上的气势凝聚膨胀化为巨人。

    这巨人拥有巨龙的头颅,人的身躯。他双手环抱一把将碾压天地的棍影抱住,这一刻,天地轰然崩碎。不管是天空还是大地,都在两个圣人的力量作用下分崩离析,规则被压迫至扭曲。

    当力量到达极致的时候,规则的破灭是万物损毁的起点。紧随而来的是湮灭,所有的东西在碰到两人迸发的战斗余波都被这股力量焚烧殆尽。

    “你果然心狠手辣·····”傲山竹望着眼前的一切,心中已然相信了几分,“真的就像陈絮梅说的一样,你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死去,才接下这一场战争!!!”

    原本傲山竹对力量的控制很有把握,这一棍下来,只针对某一个人,并非无差别的范围性攻击。但是熬荀利用诸天万界的特性,硬生生把这力量分散,一股脑的倾泻到妖域无数地域。

    这一棍之下,砸死至少数十万妖族将士。

    在圣人的手上,妖兽引以为傲的肉身根本就是个笑话。在他的终极招式面前,即便是大妖也难以承受,难逃一死的厄运。

    “今日任你巧舌如簧,也难逃一死!”熬荀可不会与他纠缠,“诸天万界加身,妖神裁决现世!”

    熬荀不仅仅可以利用诸天万界的力量分散即将到来的攻击,也能利用这能力得到一部分掌控妖神殿的力量。

    这些年他就凭借这个与雪霜清争夺妖神殿的控制权。

    在他的力量作用下,数千万里外的妖神殿四季之地内,无数的天地灵力被妖神殿吸收,春天里的万物复苏被打断,夏天的枝繁叶茂被阻碍,秋天的丰硕果实变得枯萎,冬天里的一剪寒梅迅速凋谢。

    妖神裁决!!!

    天空中忽然出现一把巨大的天刃,它燃烧着熊熊烈火,傲然挺立在当空。这天刃的大小比傲山竹霸绝天地的棍影更大,几乎笼罩了整个星球。

    “开始了!”书圣看到这景象已然明白,“你们都去!”

    “这一战,不容有失!”

    从这个位置看去很直观,一把无比巨大的天刃悬浮在星球上空,这是足以把妖域劈成两半的巨大刀刃。

    绝句的成员纷纷离去,他们各自为战,有人提供战争堡垒作为入侵妖域拖延时间的据点,也有人悄悄潜入,为后续的战斗做准备。他们是神域的巅峰,在各自的道路上都有着惊人的成就。

    其中一个人就在不远处驻足,深吸一口气而后狂涌的喷出,一团数千米大小的风暴从天空中落下,初遇陆地便发生了激烈的反应,与天地灵气纠葛在一起,与妖域原本的规则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场席卷大地的风暴。

    “圣人的力量,的确太惊人!”书圣望着这样的场景颇为感慨,“难怪上古修士要定下至尊盟约,限制圣人的出手。”

    “至尊盟管不到这里!”林丛云尽管不愿看到这样的场面,可是以绝句之主的身份说出的命令,他也不能违抗。

    他不出手,也不能阻止别人出手。

    “他们都只是借助了别的力量达到这样的成就而已!”他微微叹气,“这样的力量,本该用在保护神域的战争上,却用在了这里。”

    “这要是引起妖域众多妖圣的注意,只怕会引来一场新的大战。”

    “席卷九域的大战!!!”

    “到那时生灵涂炭,清心,你可曾想过都是你的过失!”

    “我说了,万千罪业我一人背负!”书圣清心道人不耐烦的回应道,“前辈,你若肯出手,我欢迎。”

    “若不出手,便不用在这里表现你的悲天悯人了!”

    “我敬你是前辈,对你给予足够的尊重,但这不代表你可以无视我身为领袖的权威。”

    林丛云忽然面色一滞,这话说的有些过分了。但是仔细一想确实是这样的道理。论辈分来说,他比书圣大一辈,他是上一代绝句成员。

    一朝天子一朝臣,他的位置只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来接替而已。

    在持续为绝句服务的近万年时间里,他做过多少事,曾数次拯救神域于水火之中,早就了神域无敌的威名。

    但他对书圣,没有足够的尊敬。

    或者是前代绝句之主的忽然离世,也可能是轩辕家的灭绝让他心中愤愤不平,但他做的事,的确从未将书圣放在眼里。

    “或许····我也该准备一下了····”他心中想到,退后了几步伸手招来一块天外陨石,就坐在上面如同待在林氏的原生世界之外一样。

    书圣对绝句成员说:确定秦林继承人的身份,让各家的人该去准备的就去准备了。

    看来书圣是想退了。

    不然也不至于从现在就开始未雨绸缪。

    如果是这样,那是不是代表自己真的错了?

    这些问题注定不会有答案。就如书圣质问他是否忘记了本心而他不可能承认一样,书圣也不会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

    这就是圣人,能理解就理解,不能理解就算。

    但要让认错?不好意思,圣人不会错,错了也不可能认。

    这一瞬间,林丛云老了很多岁,他·····心力憔悴。

    “或许林琅·····的确是个好苗子····”

    ···········

    天刃惶惶,烈焰灼灼;巨大的天刃受熬荀气机引动,确定了目标之后便落下。相比于傲山竹精准的操控自己的力量,这天刃才是对力量掌控到极致的标杆。天刃的威能何其庞大,足以将妖域劈成两半,但这力量仅限于傲山竹一人。

    就算傲山竹有用诸天万界那样奇异的手段,也不可能把这力量引导向其他方向。

    天刃是保护妖域的终极手段,任何时候都是如此。

    四季之地的灵力在一瞬间被妖神殿抽空,雪霜清便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她盘坐在妖神殿上层区域,意识跟着天刃而行,瞬时热泪盈眶。

    圣人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平常时候压制的好,不代表永远不会爆发。

    上一次见傲山竹,是在这四季之地内,那时他硬扛着天刃之威,撑着来到这里,只为了见一面,以解思念之苦。

    如今雪霜清意识跟着离去,见到了那张脸。

    “还是不帅····胖了,也瘦了····”她满眼泪水,说出来的话让人捉摸不透。一个人怎么可能同时表现出多种状态?胖了?瘦了?那时胖了还是廋了?

    她望了好一会儿,天刃的威慑下傲山竹艰难的支撑着,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作为妖域的终极杀器,妖神殿有着傲视苍生的资格。

    严格来算,睚之一族的灭神矛,其实应该算是高仿,仿造妖神裁决成型的杀伐之术。

    唯一不同的是,灭神矛是依赖人的力量;妖神裁决依靠的是整个妖域的力量,生灵万物都在妖神殿之下。

    她眼中的泪水干涸,目光从悲怆转为决绝。

    她还是妖神族,有自己能做的事情。

    以前她不做是有限制存在,现在没了后顾之忧,怎能不做?为了自己的爱人,为了自己的女儿,牺牲一切都足以。

    她的身上有火焰燃烧,作为雪皇族她最讨厌的就是火焰的温度,但此刻她选择如此,燃烧自己,照亮爱人的路。

    ··············

    没有星空的世界里,秦林带着几人缓慢的前行。自从那一日斩杀了阿虫之后,已经遭遇了好几拨埋伏,要不是秦林还有几把刷子,他们早就见了阎王。

    雪莲的计划落空,意识不存的不灭火无法通过时间的力量得到解决,那就代表他们只能埋头冲冲冲。

    这里的一切都很古怪,魔气的侵蚀已经开始影响到修为。妖狸刚刚晋升的天仙境居然直接跌落了,更为恐怖的是她的性格产生了很大的变化,温婉害羞的小狐狸变得嗜血,眼中经常有暴虐的情绪蔓延。

    “不能往这边走!”秦林一把拉住雪莲和妖狸,“没注意到吗,他们在把我们往那边引。”

    “可是能怎么办!”雪莲一向都很有主见,“既然要引,那就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

    “冲出去不可能!”

    几只硕大的虫子堵住了后路,每当他们想改变方向的时候,就会有无数的怪虫呼啸而来,大战一场却又不杀死他们,只是让他们明白,朝着哪个方向走就不会有事。

    可越是如此,秦林的心里就更加不安。

    那边有什么????

    从这里望去,一望无际的路看不到尽头,估摸着再走个十天二十天场景还是不会变。

    “别拉着我,信不信我吃了你·····”妖狸可不管眼前的局势,她目光充血的望着秦林,一把扑到他的身上,发出阴冷的笑声,“嘿嘿嘿嘿····人族,人族·····血肉很嫩很嫩的人族·····嘿嘿嘿嘿嘿····”

    她似乎还有一点点理智,没有真的动手。只是说了几句以后便离开了秦林的身体。雪莲望着这一幕,心中未尝没有恐惧。

    但是作为妖神族传承者,她有义务和责任弄清楚,这里到底是哪里。

    妖苒的力量借用不上,那就自己去探索,虽死也不后退。

    秦林点点头,算是认可了雪莲的说法,冲出去?他试过好几次,都是徒劳无功,不止如此,他身上的伤痕就是来自这些怪虫。

    “按理来说,这身上的伤势早该恢复如初了!”他望着身后的人看着周边越来越浓郁的魔气,“看来这里真的有可能是魔域。”

    在魔气的侵蚀之下,他的身体出现了不良反应,黑莲原本具有的高强度修复能力受到了些许阻碍。

    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有一个庙宇,这里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那个方向。目光穿透空间直接看到了雪莲。

    “一个妖神族后裔·····”魔神大人深处暗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嘴唇,“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啊,哈哈哈哈····”

    “估计这些小家伙都不知道,九尾妖狐一族的秘密吧!”

    “哈哈哈,你,去迎接他们····给我快些!!!!”

    “老子已经等不及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他的命令被那个仆人听到,他的身体微微一颤,恭敬的离开。

    他很感谢魔神大人,上一次得见亲人,可见魔神大人对他还是很好的。这么多年来,至少他的家人都没有死。

    至于阿虫,他只能默哀了。

    阿虫太嚣张了,性格导致了他不可能真的等到魔神大人的调配才会行动,以至于招致杀身之祸。

    不过那个人人族的确很强。

    出众是每个有目标有理想的年轻人的愿望,但有些时候,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此时此地,杀了魔神大人的爱将,离死不远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