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其他综合 > 王妃娇养手册 > 第一百一十章 心中咯噔一下
    “你这个小丫头倒是有趣儿,但是,我不管你抱着什么样儿的心思接近王爷的,我都劝你将那份心思收一收,且不说王爷的脾气不好,我阿饶的脾气更加不好,若你让我发现半点儿不臣之心,何须七日,我现在就可以了解了你的性命。”

    说完,阿饶就重重的哼了哼,大踏步的朝着屋子的方向走去。

    秋未晚心中咯噔一下,阿饶?这个阿饶,是纪王的心腹?纪王身边儿竟然有人近身服侍,既然有人近身,再加上纪王速来恶名昭著嗜杀成性,那么被派来的下人,应该没有人会抢阿饶的活儿,最后因为自己的毛手毛脚害死自己的性命吧?难不成,以往那些七日必死的下人,都是阿饶动的手?而纪王嗜杀成性,亦不过是阿饶伪造的假象,就是为了防止府中旁人过分接近纪王。

    阿饶这样小心翼翼,他到底要隐藏什么秘密?而且,阿饶这样做,是纪王授意的还是阿饶另有主子,若是前者倒是不用担心什么,至少一切还在纪王的掌握之中,但是要是是后者的话,那么纪王恐怕就危险了。

    不行,她一定要弄清楚这个阿饶到底是什么来头,若这个阿饶是纪王的心腹怎么都好说,若不是,那么她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救纪王于危难,她们秋家几十口人命还等着纪王来平反呢,纪王,绝对不可以出任何的意外!也就是思考的功夫,秋未晚已经跟着阿饶来到了纪王的卧室之中。

    纪王正在熟睡,那张好看的脸上泛着一点儿病态的苍白,气色很是不好。

    阿饶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床榻之上的纪王,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将手里面的食盒放到了一边的桌子上,然后才带领秋未晚跪下,恭恭敬敬的说道:“主子,这是秋未晚,新来的婢女,苍嬷嬷安排过来的下人。”

    “主子可要秋未晚服侍用膳?”阿饶恭敬的说道,只是说出来的话,让秋未晚很是费解。

    刚刚还警告自己不要有任何过分举动的人,这会儿,怎么反而给自己制造接近纪王谋害纪王的机会?这个阿饶,这是在这儿试探自己?秋未晚知道自己正在被人怀疑,此时应该避嫌,再加上她还没有摸清楚纪王的性情,暂时不敢做出任何的举动,若一不留神激怒纪王,从而害了自己这可就不好玩儿了。

    秋未晚并非丫头出身,很多丫头会的活儿她都不会,很多时候,根本就不需要伪装什么,她的毛手毛脚就可以轻易惹怒主子。

    所以,现在近身服侍纪王,对秋未晚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麻烦倒是会有不少。

    但是,一想到秋家惨死的那些人,秋未晚心就一抽一抽的疼,她想尽快为自己的家人平反,她不想每次去祭拜家人,都只能祭拜那些不敢刻名字的碑文。

    微微咬唇,秋未晚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说道:“奴婢秋未晚,见过纪王殿下,殿下可要用膳,未晚服侍殿下用膳吧?”

    一直紧闭双目的纪王嘴唇轻轻地动了动,对着阿饶说道:“阿饶,你先下去忙你的吧。”

    “是,主子。”

    说完,阿饶就深深地看了秋未晚一眼,然后匆匆忙忙的离开。

    秋未晚目送阿饶离开,然后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纪王,见纪王没有在做出任何的吩咐,自己直接站了起来,打算服侍纪王用膳。

    食盒里面只是简简单单的放了几样素菜,一点儿荤腥都没有,看的秋未晚有些发愣。

    堂堂纪王殿下,平日里就吃这些东西吗?“愣着干什么?苍嬷嬷平日里就是这样教你伺候主子的。”

    纪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戴整齐站到了秋未晚的身后,将秋未晚吓了一跳。

    急忙跪到地上,惊慌的说道:“奴婢该死,还望殿下息怒。”

    纪王看都没有看秋未晚一眼,直接做到了自己的位子上,说道:“起来吧,念你是刚来了,下不为例。”

    说完,纪王就拿起摆放在一旁的筷子,要去夹那素的不能再素的菜。

    秋未晚微咬下唇,急忙拿起备用筷子,抢下纪王筷子上面的青菜,一脸惶恐的说道:“殿下教训的是,奴婢知错,请殿下给奴婢一个机会,让奴婢为殿下布菜吧。”

    说完,秋未晚就不由分说的夹起一筷子青菜,然后很是‘不小心’的触碰到了自己手上的纯银戒指,又墨迹了一会儿,发现戒指没有变黑,秋未晚的心这才放了下来,笑着说道:“请殿下用膳。”

    纪王意味深长的看了秋未晚一眼,什么都没有说,细嚼慢咽的品尝起自己的饭菜。

    虽然是素菜,但是好歹也是王府里面大厨做给纪王的东西,单单是香味儿就够让人垂涎三尺的了。

    再加上秋未晚为奴为婢这些天,因为故意惹事儿,很是不招人待见,造成经常没饭吃。

    而她这次过来之前就没有吃东西,再加上折腾了这么长时间,秋未晚早就饿了,因此,肚子很是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

    秋未晚夹菜的手一僵,好不尴尬的瞧着纪王。

    纪王连一点儿表情都没有,继续吃着自己面前的饭菜,秋未晚的心这才放到了肚子里面。

    还好没有惹怒纪王,要是因为肚子叫让纪王讨厌自己,从而不愿意和自己说出当年厉王之乱的真相,那么秋未晚就真的要哭了。

    继续小心翼翼的布菜,暗暗祈祷肚子不要再叫了,肚子啊肚子,我知道你很饿,但是,还能稍稍的忍一会儿吗?就一会儿,一会儿就行,一会儿我就去给你找吃的。

    秋未晚狂吸自己的肚子,试图用这样的方式填饱自己的胃。

    但是面前的饭菜实在是太香了,她的肚子再一次不争气的叫出了声。

    秋未晚心中发虚,小心翼翼的看了纪王一眼,哪知道直接和纪王来了一个对视。

    纪王放下自己手里面的玉筷子,悠悠的看了看秋未晚的肚子,然后不等秋未晚跪下认错,直接说道:“坐下来一起吃吧,在这里,没有什么主子王爷,你见过像我这样被皇上幽禁于王府,被王妃幽禁在院子的狼狈王爷吗?”

    秋未晚抿唇不语,当初的厉王之乱,秋家被牵连满门处死,厉王被幽禁宗人府,厉王的亲弟弟纪王成了另一大受害者,禁足纪王府并险些剥夺爵位。

    出身名门,身份显赫的纪王妃那个时候刚刚过门没几天就摊上了这样的事儿,从此再也抬不起头来,心中难免委屈,私下里苛待纪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再加上纪王心中对纪王妃有愧,多加礼让也说得通。

    若没有纪王的纵容,纪王即使是再落魄,也轮不到纪王妃一个妇道人家对纪王指手画脚。

    由此可见,纪王心肠还是不错的,理论上有这样好心肠的人,怎么会是杀人狂魔?所以,那个阿饶,难道真的是王妃的人,是王妃用来抹黑纪王报复纪王的人?“怎么,我现在连让一个下人陪我吃饭的资格都没有了吗?”纪王看到秋未晚迟迟没有动静儿,有些不高兴的蹙起了眉头。

    秋未晚急忙坐了下来,解释道:“不是,奴婢,奴婢只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和善的主子,倒是和传闻之中不太一样。”

    “传闻?”纪王的嘴角浮起了一抹讥讽的弧度:“又是传闻?我这辈子,就是被这两个字给毁了。”

    说完,纪王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眉心的褶皱越来越深,脸也跟着泛红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