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其他综合 > 王妃娇养手册 > 第一百零六章 被逼无奈
    于是在赶路途中,她便高价收买两位姑娘,让她们换上自己的服饰。

    在几个城市招摇吃喝玩乐引起纪则修注意,而自己与浣珠则隐姓埋名乔装打扮,从小道前往莫城。

    “小姐可真是高明。”

    涴珠忍不住对秋未晚竖起大拇指。

    秋未晚摇摇头感叹一声,“这还不都是被逼无奈。”

    此刻二人已经到了莫城,秋未晚聪明伶俐,找到了曾经管理老宅的老嬷嬷,很快便拿到了老宅原来的钥匙。

    现在他们四人已经在这老宅里住下了。

    身上的银子所剩无几了,但是秋未晚依旧觉得很快乐。

    从荷包里捻出五文铜板,“涴珠,下午街上人少的时候。

    你去种子铺买一些蔬菜种子回来。”

    涴珠接过秋未晚手中的铜板,紧接着面露惊讶的说道:“小姐,我们是要种菜吗?”要知道她家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

    而且身份尊贵,怎么能和普通农妇一样种菜呢?秋未晚洞悉了她的想法,娇嗔了她一眼,“涴珠我们现在已经不比当初了,我们要学会自力更生。”

    浣珠懵懂的点了点头。

    紧接着扬起一抹明朗的笑容,“无论小姐干什么,奴婢都愿意一生跟随小姐。”

    秋未晚看着她的笑容,心也软成一片。

    紧接着怀中的婴儿一声啼哭。

    她连忙轻声拍手哄着,“哦,乖乖,别哭了。”

    “那小姐先忙奴婢就去买种子了。”

    浣珠见状轻轻一笑,觉得眼前的场景无比幸福。

    “早点回来。”

    “嗯!”莫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本地人倒是非常朴实,得知二人远道而来,周围的邻居都亲热地凑了过来。

    “这小姑娘长得可真俊。”

    王大妈笑眯眯的看着秋未晚。

    秋未晚对外宣称自己夫家早逝,母家又没有亲人,便想着回到老宅来自力更生。

    本来之前她还担忧这些人会瞧不起她们两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

    但出乎意料的这些人只认为她们辛苦,并未有其他想法。

    不由让秋未晚等人松了一口气。

    “秋娘对不?”

    “是的。”

    “乡里乡亲的,以后要是遇上什么困难,尽管来找王老婆子我。

    我这老婆子就喜欢你们这些贤惠的姑娘,不像我家那儿子,成天就知道舞刀弄枪的,一点儿也不讨人喜欢。”

    王大妈不一会儿便与秋未晚等人打成一片。

    不多时,夕阳西下,一天即将过完。

    朴实祥和的气氛在众人四周环绕弥漫。

    这种久违了的安全感,是秋未晚很久都未曾体会到的。

    “时辰不早了,我这老婆子就不和你们在这儿唠了,我那儿子还等着我回家给他做饭呢。

    秋娘,改日再聊,改日再聊。”

    王大妈爽朗一笑,站起身来与众人道别。

    秋未晚也站起身来微笑着送别他。

    紧接着剩下的人也依次的和秋未晚告别。

    “好久没有见到小姐这么开心了。”

    涴珠端来一盘水果,悦耳的声音从秋未晚背后传来。

    秋未晚纤细的手腕轻轻拨弄着怀里婴儿的面颊,温柔一笑,“浣珠,你有没有怪我将你从荣华富贵中给拽了出来。”

    涴珠坚定地摇了摇头,“我才不稀罕那些荣华富贵呢。

    不用再担心每日因为一点小错就丢了性命。”

    秋未晚淡淡一笑,“那就好。”

    纪则修带人追了半个月,才发现那二人并非秋未晚与涴珠,而此刻李云成的死引来陛下的盛怒,让纪则修不得不加速前往边疆。

    然而当纪则修带着军队赶到边疆之时,却发现边疆内部一片腐败,甚至在至关重要的士兵将军当中竟然有敌国的叛徒。

    把叛军清除完毕之后,纪则修正准备再去寻找秋未晚之时,边疆的小国又频频来犯。

    “本王自有分寸,你按照本王的旨意去办即可。”

    纪则修一身冰冷的铠甲,骑坐在高头大马之上。

    手中拿着还滴着鲜血的利剑,冰冷的对旁边的人说道。

    这半个月他的权利被皇上极具削弱,留在手下被他好不容易保下来的兵权不过十万左右,因此他必须时刻警惕周围人的反叛。

    “传我命令下去。

    西北方进攻,东北方向的人防御。”

    不过半个月他便已经带兵十余场。

    然而无一例外屡战屡胜。

    “遵命!”战士们的厮杀声再次响起,纪则修一夹马腹,又急速冲到了敌军当中。

    半个时辰不到一场战争就这样结束了。

    接过旁边侍从手中纪帕,他低声问道:“还是没有消息吗?”对方摇了摇头,“王妃像是凭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这几个月来我们的人到处寻找,连王妃的影子都没有瞧见。”

    纪则修将手中的剑插回剑鞘,让人摸不清他的神色,“找!继续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本王就不信了,她们两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还能藏到哪儿去?”

    “遵命。”

    转眼间,黑暗便笼罩了整片大地。

    纪则修独坐在房顶之上,饮着一瓶白酒,冰冷刺鼻的酒水顺着他的唇流到身上,甚至在没人注意的时候,这酒里还混入了一滴咸咸的泪水。

    嘭!突然一声纪则修将手中的酒瓶狠狠扔到了地上,酒瓶顿时碎成了一地的渣子。

    “秋未晚!你要是敢这样离开我…我!”说到最后他一个大男人的声音里竟然带了哭腔。

    月明星稀霜满野,无情最是多情种。

    兵权被削弱的越来越多,边疆的战事越来越吃紧。

    已经连续三年创立战无不胜的神话的纪则修,终于战败了。

    嗖嗖嗖!无数带着火光的利箭从天而降,如星辰坠落般朝军营落下。

    “众将士听令!撤!”纪则修独自站在城头,目光沉稳如水,手里拿着长刀,鲜血溅在他刀削斧凿的面容上,整个人浑身笼罩着一股肃杀之气。

    “你们先走我断后。”

    现在的他就像是一尊神圣不可侵犯的雕塑。

    身边的将士犹豫的看着他,“王爷…”纪则修又一手砍掉十几根火箭,扭头看着众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本王让你们赶紧走!”

    “快走啊!”众人眼去眼眸中的痛楚,当下也不再犹豫,朝纪则修跪下磕了好几个头,便拿着武器赶紧离开了。

    “王爷,我们会带兵回来救你的。”

    见众人离开,纪则修终于从城头上撤了下去。

    他满眼猩红,目光远眺。

    “陛下,你想要的就是这样吗?”

    “那我这条命就还给陛下了。”

    墙头之下密密麻麻的叛军朝纪则修飞奔过来。

    却不料纪则修竟然从高高的城墙之上一跃而下。

    “不!”还未走出多远的众将士们,看着纪则修从城头跃下的身影满脸不可置信。

    “王爷!”纪则修拿着刀剑,仿佛一尊杀神。

    在城门外与密密麻麻的叛军厮杀。

    不多时他浑身已经染满鲜血,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敌人的。

    “杀!”敌军主将一声怒吼,再次向纪则修围攻而来。

    没过多久,他的身影便被淹没在人群当中,让人无法分辨出来。

    纪则修在厮杀的时候,脑海中只有最后一个遗憾,那就是秋未晚和她的两个孩子,这些年他找过,但是后来他也不想要找了。

    因为他说过只要她平安生下这两个孩子,他就愿意给她安稳的生活。

    可是这心却始终是放不下,每当夜深人静之时,往事就如同昨日般历历在目。

    纪则修这一举动为众人争取到了更多的逃跑机会,舍去一个人,一座城池,会为他们带来更多的生机。

    “走吧!”众将士满脸悲痛,紧接着便带着仅存者的士兵消失在人海当中。

    摄政王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