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其他综合 > 王妃娇养手册 > 第九十八章 走投无路
    “好好招待招待这位小姐。”

    容嬷嬷闻言一步一步逼近涴珠。

    涴珠满脸恐惧,忍不住往后退,然而她已经走投无路了,后面是冰冷的墙壁。

    秋未晚狠狠瞪着纪则修,紧接着身子一空纪则修就将自己给揽入了他的怀中。

    只见他低声在自己耳边呢喃,“看好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突如其来的男性气息让她浑身一惊。

    紧接着便是对纪则修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恐惧感。

    紧接着纪则修推着轮椅抱着秋未晚到了外面的院子里。

    与此同时,之前没有将秋未晚给看管住,从而让秋未晚跑了的两个侍卫正跪在阳光之下。

    一个手拿着鞭子的大汉正在抽打着他们的背。

    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鞭子给抽破了,后背也一片血肉模糊。

    二人低着头咬着牙,强忍着痛。

    纪则修掰过秋未晚的头,让她正视这眼前一切。

    “看见了吗?都怪你,要不是你乱跑的话他们也不至于如此。”

    闻着空气中这浓烈的血腥气味,秋未晚只感觉胃里翻腾,但因为她被点了穴无法动弹,所以只能忍着这恶心的感觉。

    恶魔。

    这个男人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彻底的大恶魔。

    再回过神来,涴珠已经被容嬷嬷给按跪到了地上。

    涴珠隐忍着的哭声传入秋未晚的耳中。

    但是纪则修却不让她看到涴珠,只能听见她的声音。

    “别!”涴珠一声痛呼发出一声尖叫。

    那容嬷嬷直接给了涴珠几个巴掌。

    听着这静谧的空气中传来那清脆的声音,秋未晚浑身都忍不住一颤,她想要回头,但是却无法回头。

    “啊…”涴珠的尖叫声一直从空气中传来。

    纪则修突然感觉手心一润,秋未晚竟然哭了,她睁着眼睛,那泪水直直从她眼眶中滴落下来。

    顺着她如玉的面庞一直滴到他手上。

    “你哭什么?要不是因为你,他们能这样吗?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纪则修的声音在她耳边徘徊。

    秋未晚的眼泪仿佛不要钱似的,一滴一滴晶莹的泪珠使劲往下滴着。

    不到片刻纪则修的衣袖便润了。

    心头划上一抹酸涩。

    纪则修伸出粗糙的指腹,轻轻将她眼下的泪痕给逝去,然而却于事无补,仿佛打开了水闸般,这眼泪越擦越多越擦越多。

    “你哭什么?要是你答应本王以后不再乱跑,本王自会饶过她们。”

    此刻面前的两个侍卫已经被鞭子给抽晕了过去。

    纪则修示意众人将他二人拖走,看着那地上长长的血迹,秋未晚愈发的担心涴珠。

    见秋未晚收敛了泪水,这纪则修心头才稍微好过了点。

    紧接着他便伸手为秋未晚解了穴,秋未晚连忙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朝涴珠跑去。

    看着空荡荡的怀里纪则修心头不由有几分失落。

    秋未晚一把推开容嬷嬷,看着跪在地上满脸红肿的涴珠,满眼的心疼。

    她纤纤玉手轻轻碰了碰涴珠那红肿的高耸的脸蛋,小心翼翼的问道:“涴珠疼不疼?”涴珠摇摇头,声音里都带了哭腔,“不疼不疼,小姐别担心奴婢不疼。”

    怎么可能会不疼呢?只是不想她家小姐担心而已。

    突然秋未晚感觉自己手下一润,低头却发现涴珠腿上也是鲜血。

    而自己刚好按在她的伤口处,连忙松开手就要查看她的伤口。

    “小姐别别。”

    秋未晚现在哪里听得见这些,她强势的扯开涴珠那腰间的衣裳,却发现她白皙的肌肤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血洞。

    紧接着她扭头便看见容嬷嬷手里拿着那长长的针。

    这个女人竟然敢用针扎她的涴珠!心中莫名悲愤,她站起身来就要找容嬷嬷拼命。

    容嬷嬷哪里敢动秋未晚?紧接着便被秋未晚给推倒在地上了,想着秋未晚肚子里的胎儿,纪则修脸色阴冷。

    连忙推着轮椅上前将秋未晚给拉了回来。

    “放开我,放开我!”此刻的秋未晚像一个撒泼的疯子。

    “秋未晚你清醒一点。”

    秋未晚现在满脑子都是涴珠那浑身血洞的样子。

    想着自己所有人遭遇的这一切都是因为纪则修,她便扭头恶狠狠的望着纪则修。

    “纪则修你到底要怎样?你难道要我身边的人都死绝了,你才善罢甘休吗?”见秋未晚还在和自己犟。

    纪则修狠狠捏紧秋未晚的下巴。

    逼迫她与自己对视。

    纪则修的力气很大,秋未晚感觉自己的下巴仿佛就要被他给捏碎了。

    “你要是再这个态度对我,我可不保证我还会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来。”

    纪则修满眼的森然杀意。

    此刻涴珠从地上站了起来,她跪在纪则修的轮椅前,浑身颤抖满眼泪水的对纪则修说道:“求求王爷饶了我家小姐吧,我千刀万剐都可以,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家小姐。”

    看着涴珠这幅卑微的模样,秋未晚心中非常的生气。

    “浣珠…别求他!”艰难的说出这句话,纪则修仿佛用了更大的力气。

    秋未晚眼睛里再次被疼出了泪花。

    “来人将这个奴婢给本王带下去。”

    紧接着一旁的容嬷嬷又将涴珠给带走了。

    “没有本王的命令不许停。”

    秋未晚满眼恐惧,没有想到纪则修竟然这么残暴。

    “只要你答应我不再乱跑,我必然就饶了她。”

    “你求我也可以。”

    纪则修再次将秋未晚给禁锢在自己怀中,秋未晚咬着牙这恳求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口,他的自尊,他的骄傲,不允许他说出口。

    紧接着耳边又传来涴珠的惨叫之声。

    听到她的惨叫,秋未晚再也忍不住了。

    她喘着粗气儿,感觉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稳了稳心神,“好,我求你,我答应你我再也不乱跑了,我求求你。

    放了涴珠吧,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纪则修如愿以偿看着眼前这一幕,紧接着抬头松开了秋未晚。

    “住手吧!容嬷嬷。”

    涴珠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秋未晚赶紧从纪则修怀里挣脱出来去看涴珠。

    涴珠扯出一抹虚弱的微笑,望着秋未晚,“小姐别哭,小姐哭起来可难看了。”

    秋未晚怂了怂鼻子,“好,好好我答应你我不哭。”

    话虽这么说,那眼泪却怎么也关不住,依旧直直的流了下来。

    “小姐。”

    顿时两个人抱在一起哭作一团。

    最终在纪则修的威逼利诱之下,秋未晚答应不再逃跑出去。

    而是安安心心的在府里面养胎。

    可是这心中有所顾虑,这哪怕吃的住的再好,秋未晚也一天天看着消瘦下去。

    渐渐地这肚子愈发的大了。

    看着那么瘦小的一个人儿,却挺着那么大一个肚子,涴珠总是在夜里暗自神伤。

    “小姐这是王爷从宫里请来的厨师做的汤。”

    涴珠双手端着一碗金翅灵芝鹿茸大补汤,放到秋未晚面前那张梨花木雕的桌子上。

    最终在纪则修的威逼利诱之下,秋未晚答应不再逃跑出去。

    而是安安心心的在府里面养胎。

    可是这心中有所顾虑,这哪怕吃的住的再好,秋未晚也一天天看着消瘦下去。

    渐渐地这肚子愈发的大了。

    看着那么瘦小的一个人儿,却挺着那么大一个肚子,涴珠总是在夜里暗自神伤。

    “小姐这是王爷从宫里请来的厨师做的汤。”

    涴珠双手端着一碗金翅灵芝鹿茸大补汤,放到秋未晚面前那张梨花木雕的桌子上。

    秋未晚撑着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看着那泛着油光的汤,心头忍不住泛着恶心。

    “端下去。”

    她扭过头依旧什么都吃不下。

    “小姐不吃点东西怎么行了?你不为你自己想也为你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