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其他综合 > 王妃娇养手册 > 第八十九章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她们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尖酸刻薄的熟悉声音,秋未央!秋未晚瞬间知道来人是谁,随即她的拳头紧紧捏起,每次见到这个女人,她的心情就不美丽。

    不过为了不让自己的心情继续糟糕,她准备默不作声地不搭理他们。

    不料秋未央这个女人竟然步步紧逼,自己竟然不要脸的走上前来,一把拉住了自己的手臂。

    “喂!我说你这个女人,快放开我们家小姐!”浣珠本来也打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打算,没有像平常一样反驳回去。

    正打算跟自家小姐进茶馆,没想到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一把上前拉住了自家小姐。

    简直是太可恶了。

    因此他这才气愤地瞪着大眼睛,冲着秋未央指责。

    “这位,还请松开你的手,秋姑娘已经怀了王爷的孩子!若是有一点闪失,你担待不起。”

    长安皱了皱眉,好心的劝诫道。

    “呵呵?什么啊?王种?我没听错吧?就他这样低贱的女人,还能怀上王种?”秋未央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秋未晚的肚皮上,同时挺了挺自己的肚子,“像你这种怀孕还不知道肚子里是不是王爷的孩子呢!指不定是为了留在王府使出的计谋。

    真以为你能像我一样幸运,短短时间就能有了自己的子嗣。”

    秋未央得意洋洋地炫耀着,同时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挽着的李云城的胳膊,李云城稍微皱了皱眉。

    “未央,别忘了咱们还有要紧事,可不要为这种烂女人耽误了正事。”

    李云城提醒道。

    “哎哟!是是是,看看,我见了自己的姐妹都差点忘了要紧事。

    咱们这就走吧,不过当姐妹的还是有一句话要留给未晚,希望你不要介意。

    人家摄政王指不定想留子去母呢。”

    秋未央怎么都不会相信两个人是真爱,估计是自己这个姐妹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对此,秋未晚仅仅微笑,一个孕胎都不显的女人大家半斤八两,就恨不得要自己难堪,指不定什么时候堕了胎有时候哭也来不及。

    像这种随意生气可是很伤身体的,想到这里,秋未晚反常的压抑着自己的怒火。

    “呕!”正当这时,秋未晚捂着嘴,只感觉一股呕吐感,想要涌上心来。

    “抱歉,我看到某个姓李的长得就想让人反胃,我需要换个地方,好好静一静。”

    说完,秋未晚,微微一笑。

    目光毫不示弱地盯着对面的李云城,她仿佛看见这男人,眼神间最后一丝愧疚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转而便是升腾起无边的怒火。

    “说什么?你这个女人?”李云城有些难以置信,“你真以为你攀上摄政王,就能掩盖和我在一起的历史?还是说攀上摄政王就能报复我,劝你最好不要这么想,这么做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李云城眼神怨毒地凑到秋未晚的耳根子旁,小声地嘀咕着。

    他以为秋未晚是在记恨自己,同时他也有些害怕,秋未晚真的生下摄政王的儿子。

    “报复?呵呵,简直可笑极了。

    你觉得你们配吗?报复你们,我都嫌脏了我自己的手。

    难道你们心里没一点数吗,我本来不想搭理你们,今天是你们非要上赶着找难看。”

    “我告诉你们,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们最好别逼急了我。”

    秋未晚的眼睛有些红润,只感觉眼眶里有一种东西在滚动。

    他盯着眼前这个一脸怨毒的男人,曾几何时,这个男人还口口声声的说多么爱自己。

    如今却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哼,最好如此,不要以为你给人家生了孩子就能步步高升,王侯将相家的事多着呢。

    你在那里也不过是一粒泛不起涟漪的灰尘。”

    李云城眼神一闪一闪的,夹杂着自己那恶毒无边的心思。

    “呵呵,那就不劳您费心了。”

    “你!”李云城顿时被气得胸腔一滞,“好好,好个不劳你费心!”听到秋未晚,毫不客气的这么说。

    李云成被气的邪笑了几声,同时心中也开始盘算起来。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个女人生下摄政王的孩子,那就除掉他肚子里的孩子!”想到这里,李云城的嘴角勾起一丝阴狠。

    “如果没什么事,那麻烦请让开路。”

    秋未晚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李云成的神色变化。

    她的心中隐隐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此刻他也隐隐猜到对方应该又在搞什么计谋。

    果不其然下一刻她就见到。

    ,李云成跟秋未央相互之间交流了一个颜色。

    弄掉这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两个人恶贯满盈,坏事做尽,做坏事的时候早就心有灵犀。

    此刻他们的想法早就不谋而合。

    看到这里,秋未晚激凌地打了一个寒战,总感觉这两个人像是魔鬼一样可怕。

    “你们还不让开吗?能不能不要像狗一样挡着路,没看到大街上都是人吗?传出去的话对你们来说好听吗?”秋未晚皱了皱眉,虽然不知道这两个人又在谋划什么,但是这时候她不应该输了气场。

    “喂,你们这两个讨厌的家伙,赶快滚吧!真打算让我通知王爷啊,要是摄政王他来了,你们想走也别走了。”

    这时,浣珠突然开口了,只见她挥舞着小拳头,气冲冲的,像是赶两只恶狗一样。

    “一个丫鬟而已,主人哪来你说话?是不是秋未晚,就没有管教过你?”秋未央见在秋未晚这里讨不到什么好,便将恶狠狠的目光转向丫鬟浣珠。

    浣珠被这一句话顿时气得不轻,此时她也意识到平常小姐好像对自己确实疏于管理。

    “我的丫鬟管不管跟你有什么关系?莫非你是闲吃萝卜淡操心,还是说自以为怀上一个孩子就能管全世界了?”眼看浣珠就要被气得小眼睛通红,即将抽噎起来,秋未晚直接冷笑两声,霸气地怼了回去。

    “你!好你个秋未晚,攀上了王爷就敢跟我这么说话了?你最好不要再回娘家,否则给我等着瞧!”秋未央被这一句讽刺直接气的不轻,从之前的秋未晚孕吐反应她也能看出来秋未晚怀上了孩子。

    而她也失去了炫耀的资本,因此只能在威胁上做文章。

    “威胁我?就算我回娘家怎么了,我吃的你的还是住的你的?而且父亲他也不会说什么吧,以后回娘家指不定是谁灰头土脸呢。”

    如今有了摄政王的关系,秋未晚不相信秋家的人不知道轻重,依旧是偏向秋未央。

    因此她才有自信说出这种话来。

    “好你个伶牙俐齿的秋未晚,果不其然你是想要仗人家王爷的势,你就乖乖等着留子去母吧!”嘴上虽然这么说,不过秋未央的拳头却是紧紧的捏了起来,她也觉得有必要杀掉这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

    作为秋家的千金之一,她不允许秋未晚比自己过得还好,想到这里,她的眼神渐渐怨毒深邃起来。

    秋未晚可不管秋未央在想什么,现在的她一点也不想再看到这对狗男女了,转身带着浣珠便走,浣珠看了眼秋未央,正好见到她的眼神,被吓得一个激灵,连忙跟上秋未晚,心里暗暗防备。

    “小姐,刚刚秋未央的眼神很可怕呀,我怀疑她会对你不利,你可要小心呀。”

    浣珠跟上秋未晚后,便说出了自己刚刚的想法。

    “哎呀,安啦,她们能做什么?再说了,等回府了,也害不到哪里去。”

    秋未晚无所谓的说着,她确实是这样想的,虽然秋未央恨她,那又怎么样呢?有纪则修在,她不敢动手,而到了王府,更是铜墙铁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