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其他综合 > 王妃娇养手册 > 第七十一章 用眼神吓唬人
    “民妇夏氏多谢王爷厚爱。”

    纪则修对于这礼节只觉得有些多余,刚要开口就察觉到了一旁秋未晚的眼神,只是与她对视了一眼便立即低头不再说话。

    纪则修低头无奈的轻笑着,他的这个小未婚妻还真是喜欢用眼神吓唬人。

    也罢了!之前好不容易让秋未晚不要这么见外,也费了好大的劲,如今看着夏婉清这副模样,恐是更难劝了。

    反正日后过日子的也不是夏婉清,也就不逼迫了。

    “那便这样吧!管事!”管事从旁边走了过来,却是一直低着头,丝毫不敢抬头望向面前的几个人。

    “王爷。”

    “推本王去书房吧!阿成,你留下来照顾夫人与秋姑娘。”

    “是。”

    两人异口同声的应了一句,夏婉清便被秋未晚拉到了一侧,目送着纪则修朝着后院而去,对于这突然的变化,夏婉清自然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与秋未晚对视着,才安心着与自己的女儿去了后院。

    夜色降临,有夏婉清的一日相陪,秋未晚大致也知道这几日秋府的变化。

    自从那日母亲去西院寻了父亲,且说出了那样的话后,秋行备那个男人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对母亲另眼相看,虽然是没有上门与她见一面,可却是吩咐赵氏带一些东西去晚茗阁,改善了一下晚茗阁的风格。

    这不,虽然夏婉清觉得很莫名其妙,但是自己所住的环境有所变化,她的内心还是开心的。

    两人在好生休息后,秋未晚甚至还听到了夏婉清对纪则修的称赞,心下感叹。

    这母亲与自己一样,对这纪则修的态度与品行都是喜欢的,只是不知道外界究竟是为何会传出这样不好的传闻,日后定要找个时间去查一查。

    吃了晚膳,秋未晚便站在门口目送着夏婉清所坐的马车远去。

    由于浣珠不是王府的人,便不能硬生生的留下,虽然很想她能够陪在身边,但是秋未晚怎么都知道规矩二字,便没有强迫,反而是任由纪则修安排他的人。

    这长安,也不是坏人。

    “咱们进去吧。”

    “是秋姑娘。”

    长安应了一句便当即凑了上来,搀扶着秋未晚往里面走去。

    虽然长安这一系列的举动都不如浣珠做的让她欢喜,可这人好歹也是纪则修的人,若是起太大的疑心,才会让人觉得她心怀不轨吧!那头的夏婉清,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便被郭成护送至府。

    本想着就这么让郭成离去,可不知道为何,那家伙说秋未晚在府中专门吩咐了他,让他一定要带着母亲回到晚茗阁才可离开。

    前几次来了丞相府后,郭成大致也知道路怎么走,也就答应了。

    只是这夏婉清着实见外,心下也有些无奈。

    “夫人,您若是想让在下回去,便让在下先送您进去吧,这时间也不早了不是?”这话刚落,夏婉清便愣了一下,她们也差不多拖沓了一盏茶的时间,在这么拖下去也不是时候啊!最终,也只能点点头同意了下来。

    只是,夏婉清如何都不会想到,她这日子刚刚变好,便受到了其他人的嫉妒。

    刚一入府,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了那人的尖嗓嫉妒。

    “哟!姐姐可终于舍得回来了,妹妹还以为姐姐对王府是恋恋不舍呢!”听那人那嫉妒的声音刚想起,郭成便眯起了眼睛。

    原来,那秋姑娘担心的居然是这么一回事!这惹事的人来了,他可不能轻易离去。

    夏婉清本就因为一日陪伴女儿的缘故,导致身子有些承受不住疲倦,她有些半倚靠在长青的身上,可没想到这赵氏居然乘着秋行备在书房的时候,故意来自己面前挑刺。

    只是这声妹妹,她实在是不喜欢。

    见夏婉清满脸不适,一旁的长青便立即开口,不满的说着:“赵姨娘,您没看到夫人已经不舒服了吗?您找茬就不能找另个时间?非得要在外人面前耀武扬威?证明您的地位么?”长青从来都是有话直说,也正是因为如此,年轻的时候经常招惹到这个被秋行备疼爱的侍妾,只是她从不后悔。

    她就是看不惯这个赵氏,身为一个连侧室都不如的女子,竟有胆子在这里耀武扬威!“你!”赵氏突然怒红了眼睛,她可没想到这个下等的家伙居然还敢在自己面前这般说话。

    当然,那赵氏从来没有把郭成当做身份地位都极高的人,在她心底,这男人就算是纪则修最宠爱的心腹,到头来也不过是下人一等罢了!

    赵氏双手交叠于胸前,一脸不屑的扭着柳腰走了上来:“呵!我倒是真没见着有哪个不舒服的人还敢离开丞相府的,况且我与姐姐说话,你这个下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我的不是,我这么说也的确没错呀,也没有在证明自己的地位啊。”

    这话说得自己还真是无辜啊。

    郭成真没想到,这丞相府里面还有一个那些想要争先上台的戏子……诶,对啊,这个女人未入王府之前不就是一个戏子吗?一个上不了台面的戏子!刚抓到这一个死穴,郭成就没有想过让这个女人可以随便的离去。

    长青嬷嬷哪里想得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不要脸!一副白莲花的模样,那二小姐还真是学足了自己母亲的样子!刚要开口回嘴,一旁的夏婉清便立即用手阻止了她的做法。

    长青愤怒不已,刚要说什么,就看到夏婉清摇了摇头,好似是在阻止她一般。

    这夫人,就是太善良了!“哟,不敢说话了?姐姐,你若是假装生病,何必装的这么可怜?如今女儿即将成为王妃,怎的?就开始耐不住了?”

    “你!”夏婉清气得有些气急攻心,胸口也有些烧得慌。

    长青正准备回话,就听到那头郭成抱着佩剑,双手放于胸前,冷笑了一番道:“我倒是第一次看到比在下还要下等的人在这里说着这样的大话!”这话刚出,那赵氏就涨红了脸,好似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立即瞪了过去。

    “你,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在下就是觉得,赵姨娘您曾经也不过身为一个戏子,能比在下高贵在哪里去?尽管夫人如今娘家已经不在,可人家也是大家闺秀,您呢?您不过就是一个戏子罢了,生也是如此,死也是摆脱不了的。”

    “你!”

    “您是不是想要和丞相大人说在下的不是?您当然可以说,在下可一点都不怕,但是您要想清楚,若是您说了,在下也无需担忧和王爷说个清楚了。”

    这一句话刚落,就看到那赵氏涨红了脸,很明显就是被这郭成给吓到了,都不敢再发言了。

    “赵姨娘如果没什么事情还是回去把,可别挡道了。

    而且您可别忘记了,这丞相府丞相正妻可是夏氏,可不是你这个戏子,这件事情,还请赵姨娘可要记得牢牢的!”郭成望着那赵氏准备离去的背影,被故意做出提醒。

    只见那抹背影抖了抖,随后愤恨的跺了跺脚,便离去了。

    郭成脸上露出得意之色,随即转过头去,察觉到长青脸上露出了惊讶的模样,才低头轻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抱歉了夫人,让夫人见笑了。”

    “不会,只是你这般做,回去不会被王爷责怪吧?”夏婉清当然担心的是这个,总归这郭成也是外人,若是那赵氏跑到了秋行备的面前故意投话,恐怕到时候秋行备就会来到自己的面前,故意在那里耀武扬威,又有可能,会跑到摄政王面前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