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其他综合 > 王妃娇养手册 > 第六十五章 血口喷人
    这一声,好似是在给他们这头顶上无端端的一顶黑锅帽做辩解,可是这辩解却显得那么无力和苍白。

    “本王血口喷人?”纪则修抬眸,眼眸之中带着一丝嘲讽。

    白氏顿时哑口无言,也不知道如何辩解。

    “那还请游夫人继续听下去,才知道本王是否是在血口喷人。”

    一旁的游庆生怕这摄政王在这大殿上发怒,连忙将妻子拉到了身边,并给了一个眼神,继而小声说道:“你先别乱说话,可别到时候自己认了这罪责,你又不是不知道,涛儿和程儿二人平时的品行是那么的不堪。”

    作为父亲,游庆说出这番话语,也觉得很是丢脸。

    府中还有游涛的三名侍妾,游程那说是侍妾又不是侍妾的女人,那女人乃是游涛拐来的,听说是妙音阁里的一位音姬,那人如今在府上一哭二闹三上吊,整天想死,弄得他们很是烦躁。

    若是今天可以将这件事情给解决了,游庆也欢喜。

    只是,今日这落到头上的罪责,恐怕是要承受了。

    “等等!修儿,你说,那两人将晚晚的贴身丫鬟给打了?”

    “是!若是母后不信,大可去丞相府将那丫鬟叫入宫,来个人赃并获。”

    “行!”吴太后连想都没有想,当即转头看向了旁边的喜嬷嬷,吩咐道:“嬷嬷,你去吩咐,让人将这丫鬟给带上来。”

    “是。”

    喜嬷嬷原本喜气洋洋的脸上也一点笑容也没有,反观却是很是严肃。

    得到吴太后的允许,喜嬷嬷退下,而底下的两个人是越发紧张。

    在吴太后的示意下,这纪则修便继续阐述着。

    “那儿臣便继续说了……”纪则修抬眸望了一眼那白氏恶狠狠地眼眸,嘴角带着一抹轻笑,说着:“儿臣不知道他们二人是用什么办法将晚晚带走,可等待那委扬与郭成到了破庙时,晚晚衣衫不整就算了,那游程站在外面,游涛便在里边,准备脱着上衣……你说是吧,阿成。”

    这郭成哪里想得到,这箭头居然指向了他……他如何都不会想到,今天这场战争会和自己有关系,心底有些沉淀,所有人的目光也随之望来,不禁咽了咽口水。

    耳旁的低声咳嗽,让郭成顿时打起精神。

    对!他是摄政王的人,就算是将这个事实扭曲了,也不会经历惩罚,况且这……不也是纪则修的想法吗?思索了一番,他沉重的点了点头,凝了凝神朝着吴太后望去,好似与死去的游涛心灵相通一般。

    “回禀太后娘娘,当臣与那护卫一起赶到后,便听到游涛说了一句低俗的话,好似在嘲讽殿下和秋姑娘……”吴太后蹙眉,此时的她周围的气息哪里好似刚才那么轻松,倒是带着淡淡的恐怖,好似随时随地都要将面前的这群人给杀了一般。

    是的!若是这死去的人真的惹上了他们活着的人,那么,这游府之人,就是要替他们的儿子受罚了!“什么话?”吴太后的声音,沉重了几分。

    “这……”郭成有些吞吐,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只听到,耳旁传来纪则修的声音:“说吧!有本王在,你不会有事。”

    这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落入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游庆哆嗦了一下,只觉得背后一阵寒风拂过,他那逝去的两个孩子,似乎真的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看着郭成那副模样,这,该如何扭转啊!这强烈而邪恶的风,好似朝着他们吹来了。

    紧接着,便看到郭成轻轻颔首,继而看向了座上的吴太后,扬声道:“那游三公子说,王爷乃是残疾之体,选了王爷,必定不会有好的未来,选了他,才是上上之选。”

    听着郭成这番话语,那游庆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真这么说?”吴太后眯着眼睛,嘴角的笑容也消失了。

    “是!随后我与那护卫便看到游涛露出低俗的模样,脱着衣服,朝着秋姑娘而去……”

    话音刚落,又听到那白氏不服输的说着:“这位公子!你这种话可不许乱说!就算民妇那三儿子真有这样的胆子,但是那秋姑娘也不是善茬,她怎么就不走呢?”

    “秋姑娘那时……被绳索绑着,无法自行离开。”

    白氏有些吃惊,她哪里想到得到,自己的三儿子为了得到一个女人做事居然这么绝!如今他们倒是死了,苦的可就是她和他们的父亲了!不,不行!她可不能这么坐以待毙,若是就这么受刑那一刻的到来,她岂不是就是傻子了?沉思了好一会儿,白氏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正要开口,便被一个声音给打断了。

    吴太后见那白氏还想要辩驳,便当即开口。

    “白氏,你还想要替你那死去的两个儿子说什么?本太后倒是要看看,你这张嘴,能说出什么!”见太后说话了,白氏也好似壮足了胆子,丝毫不顾身后丈夫的阻拦,直接大声质问。

    “太后娘娘!民妇不懂那些所谓的大道理,但是民妇只想要说一句话!如今人已经死了,嘴巴长在这公子身上,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话是真是假,我们可都不知道!”好一个人已经死了!纪则修有些无语的笑了笑,他真是没想到,这白氏在游府当惯了母老虎,居然还敢跑到吴太后面前撒泼,真的是壮足了胆子!又或者,这个女人是想到了等会儿她的结果,如今心底正在害怕呢,所以才会说出这么一番言论。

    吴太后蹙着眉头,也冷静了下来。

    刚才的怒火好似在这一刹那,因为白氏的一句话而全部扑灭。

    其实,吴太后也不太愿意相信这郭成说的话,也是因为如今人已经死了,若是真的怪罪到游府头上,也没有证据,说出来岂不是笑话死人?正在此时,一声熟悉的声音在大殿响起。

    “秋姑娘丫鬟到!”这一声将所有人的心脏都给揪了起来,除了纪则修。

    他可是一点都不担心,虽然说他刚才说的话里面有一点点掺假,可那妙音阁里面发生的事情,可全都是真的!他今日,就是来为秋未晚报仇的!喜嬷嬷气喘吁吁地回到了吴太后的身边,凑到了她的身边说了两句话,吴太后略带吃惊,随即那双凤眸染上了一丝怒意,继而点点头。

    “宣!”喜嬷嬷的声音在大殿传开。

    继而,那红毯尽头的大门被两个宫婢打开,一鼻青脸肿的丫头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惧色与期盼,好似期待见到自己认识的人一把。

    刚一转头,便看到郭成与纪则修,眼睛当即一亮,可还是很快的来到了吴太后不远处,轻轻俯身,随即声音有些颤抖道:“奴婢……见过太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平身吧。”

    吴太后的声音在见到她的脸之后柔了不少。

    这个女孩瞧上去也不过十七八岁,居然就要忍受那个游涛的非人待遇!若今日这件事情就是如此,吴太后也不愿意在思考了!

    这游府一直仗着与她亲近的身份吃了不少福利,如今,可算是要讨回来了!而且,听闻那两兄弟猥亵过的女孩还不少,今日也算是替她们讨公道!“丫头,别害怕!等会儿本宫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老老实实回答就好,今日就是来为你家小姐讨公道的。”

    吴太后还记得这个小丫头!上一次召唤秋未晚来跟前的时候,这丫头还跟着,看那时候的模样与扑前扑后的模样,本就是个忠厚老实的丫头,竟是被这么欺负了!这两个男人还真不是人!听着吴太后那温柔的语气,浣珠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