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其他综合 > 王妃娇养手册 > 第十二章 先行一步
    “本王知晓了。”

    纪则修悄声应答着郭成的话,随即转头,声音冷冽了几分:“如本王所言,即日起,秋未晚与其嫡母夏氏将与本王脱不了干系,若是你们秋府之人加以得罪,本王必然追究到底!如今,王府有事,本王先行一步,晚晚,日后有事,直接持着本牌来王府寻本王,即可。”

    话音刚落,纪则修便从怀里拿出了一块早已经备好的金牌,放在了桌子上,顺道移了过去。

    秋未晚有些发愣,可没想到事情居然会走到这一步,可看着周围投过来的眼神,最终还是决定在赵氏的眼眸底下,接收了这枚充满威严的牌子。

    “行!臣女先多谢王爷照顾。”

    “不必!你本就是本王的人,本王的人可容不得他人欺负。”

    纪则修轻笑着,随即给了郭成一个眼神,他便走到了纪则修的身后,抓着轮椅的把手,与秋未晚对视了一眼,礼貌的点点头,便推着他家王爷离开了众人眼前。

    这纪则修,还挺仗义的。

    虽说他们两个人这也算是第二次见面,可居然为她摆平了不少的面子,只是这金牌过于贵重,还是得寻个时间还给他才好。

    大门‘嘎吱’一声,被两名小厮推开,而郭成也让人放上木板,以供纪则修可以成功推着轮椅进出。

    秋未晚偏头,对着站在身侧的浣珠轻声道:“浣珠,你从后院出去,将王爷拦下,就说,我找他有事详谈,越快越好。”

    虽说她需要人撑腰,但却不想利用这样有威望之人,而且总觉得,那晚此人在她脖颈上留下的痕迹,很奇怪。

    浣珠有些发愣,可听着秋未晚略带严肃的声音,应声下来,便立即退后两步,悄无声息的从前厅离开。

    “哟!如今有人撑腰,倒是说些难听的话都挺直腰板了。”

    纪则修前脚刚走,后边便听到赵氏那不屑一顾的声音,尽管一旁的秋行备有些担忧自家女儿将事情说出去的拉扯着赵氏的手臂,可那个女人,就是看不惯秋未晚那一脸拽拽的模样。

    不过就是有摄政王撑腰嘛!如今摄政王是对她感兴趣的,若是日后她没什么用,还不是一脚给踢了。

    秋未晚紧紧攥着手中的金牌,努力的深呼吸了一口气,想着前世的种种,猛地睁开了双眼,蹙眉,冷笑道:“赵姨娘也是,王爷在此,竟以主母身份自居,呵,赵姨娘恐怕一点都不了解摄政王的脾性,他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不懂规矩的人。

    也是,赵姨娘是烟花场地出来的,怎么会懂这些王宫的繁琐规矩呢?”说着,秋未晚带着冷笑缓缓凑近了赵氏,望着她那副想要将自己撕碎的模样却被阻拦,越发的觉得好笑。

    她身侧的秋行备望着这样带着恐怖笑容的秋未晚,蹙着眉头,低斥了一声:“未晚!日后给为父注意点,就算你有王爷撑腰,可别忘了,你还是我秋行备的女儿,还是我秋府的千金,若是再出现那不懂维护自己清誉的举止,为父定会重重处罚。”

    这句话犹如要扳回自己面子一般,让秋未晚听进左耳,又从右耳出去。

    这秋行备,最注重的,不就是自己的面子吗?既然如此,她便尊重他一回,反正,这人今日也没有得罪什么。

    看着秋行备硬生生的拉着愤怒的赵氏离去,秋未晚脸上的冷意也退却了不少。

    身旁的夏婉清带着担忧的神色看向了面前的秋未晚,她的女儿似乎变了不少,变得强了,变得口齿伶俐了,以前可是听足了她的话,凡事容忍的呀。

    她在长清嬷嬷的搀扶下缓缓站起,莲步轻移的走到了秋未晚的身边。

    盯着赵氏离去的方向不知多久,夏婉清的手便碰触到了她的手腕,担忧的问道:“晚晚,你何时与摄政王相熟,莫不是那日说的是实话,这肚子里的孩子,真是他的?”

    “娘亲放心,这件事情女儿自会处理,长清嬷嬷,麻烦你将娘亲送回房间,前不久鞭打留下的伤痕自然是还没有好,还请长清嬷嬷多加照顾。”

    “奴婢遵命。”

    长清嬷嬷似乎感受到了秋未晚的气势,连连抓着夏婉清的手,轻轻使力,柔声道:“夫人,我们回屋吧,还得给你的伤口涂药呢。”

    夏婉清皱眉,转头与长清嬷嬷对望,两人也不知道是在眼神交流什么,竟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夏婉清也不说什么,安安静静的跟随着长清嬷嬷离开。

    前厅,一瞬间只留下秋未晚与其他两个丫鬟。

    就在她即将离开的时候,两个面生的丫鬟带着几个家丁走了过来,竟想要将那四箱聘礼给带走,秋未晚蹙眉,当即低吼了一声。

    “住手!”几个家丁皱着眉头齐齐望了过来,当看到一身素净的秋未晚站在跟前,竟是无视了继续干活。

    秋未晚没想到这几个人如此大胆,当即声音大了不少。

    “给我住手!你们在干嘛,这是我的东西。”

    她记得很清楚,这是纪则修留给她的,虽说她带着一些私心,可那东西始终是纪则修的,日后还得还呢!“赵姨娘让我们来将这些东西搬进她屋。”

    赵姨娘,又是她?这个女人还真是贪慕虚荣,利欲熏心,难道不知道不是她的东西不该拿吗?“你们莫不是不知道这些东西是谁留下的,又属于谁。”

    几个家丁面面相觑,他们是从后院被驱使过来的,这件事情自然是不知道。

    随即,耳旁便听到了秋未晚那冰冷的声音:“那是摄政王留下的东西,是给我秋未晚的聘礼,这,你们也要拿?况且,你们有资格拿吗?”一句话刚出,面前的家丁瞬间抖了抖手上的箱子。

    这,这是摄政王的东西?那尊大佛的东西,他们怎么敢随手乱碰,随即便抖了抖,就差一点要摔下来了。

    “等等!”秋未晚似乎想到什么,看着那群面带惧色的家丁,继而说道:“我给你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将这些东西搬到我房阁中,便饶你们一命。

    而你们两个,回去通知你家赵姨娘,这东西,不属于她,她也别痴心妄想。”

    两个丫鬟望着秋未晚那杀人的眼神,害怕的一哆嗦,连连颔首,快步离开。

    那些个家丁也听着秋未晚的话,将那些东西一气呵成的搬起来,朝着她房阁的方向而去,或许是不放心,秋未晚并没有及时离开,反之是侧头,对着身后的两个丫鬟说着:“你们二人去盯着,若是这些人有违反之意,待我回来,立即告知。”

    “是。”

    两个丫鬟也悄然离去,而秋未晚则是脑袋一动,直接跟了上去。

    她深深的知道,那赵氏定是在那两个丫鬟回去后,听到那番话后大发雷霆,气得跺脚,想着那模样,秋未晚的嘴角便上扬着。

    真是舒畅!这番,秋未晚前脚刚会院中,看了一眼那两个丫头没有做出过分的事情,后脚就离开了后院,快步朝着后巷而去,此时,浣珠正在那里等着。

    “浣珠,如何了?”浣珠的小脸微红,脸上带着焦急之意,当看到秋未晚到来之时,立即绽放笑颜。

    “小姐,你可算来了。

    半炷香前,奴婢拦下了王爷的马车,并说了小姐委托奴婢说的话,王爷说可以,并约小姐半个时辰后在丽荣客栈的雅间见面。”

    半个时辰……想必他的确是府中有事才会即刻离去,不过就此,秋未晚也很满意了,连忙抬起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