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其他综合 > 王妃娇养手册 > 第十一章 高攀
    莫不是,王爷其实是喜欢着秋未晚,而刚才那些话不过是在试探她的?若真是如此,他可要开心的不得了了。

    王爷这么相中秋未晚,若是按照那日在李府门前说的话,那不就会成为摄政王妃吗?虽说是他们家赚了,可若按照秋未晚那日跪着说的话,这肚子里的孩子是摄政王的,那么,也是他们高攀了。

    不过那又怎么样?人家王爷喜欢他家那清誉不明的女儿,这不是也赚了吗?与摄政王大眼瞪小眼后,秋未晚却突然环顾四周,闷声问了句。

    “我娘呢?”

    “你娘……”秋行备没想到在这样的好时刻,这个死丫头居然还提及夏婉清的名字,生怕那个下堂妇被摄政王听到,连忙转过头想要与纪则修解释,可没想到那人,却也很快的转过头来,眼神淡然,与秋未晚如出一辙。

    他自是没想到,这两人即未成亲,竟有如此默契的表情,实在是让人大惊。

    “你娘身体不适,便在房中休息,如今摄政王来了,就由妾身代替你娘,这样子,王爷看着也会觉得顺心不少。”

    赵氏扭着腰身,抢先秋行备一步的说出了那番早已经想要说的话。

    秋未晚蹙着眉,对着这个女人很是嫌弃。

    “父亲也的确厉害!你身为一名妾室,不应该在后院候着,反之如同主母一般待在前厅,的确让人好生疑惑,赵姨娘,您可否告诉我,您现在是以什么身份站在这儿吗?”秋未晚冷笑了一番,出言讽刺。

    这个女人真是一点都不知道收敛一点吗?如今在摄政王面前还这么耀武扬威么?“你!”赵氏顿时哑口无言,可眼珠子一转,立即笑道:“姐姐身子不适,妹妹替姐姐出来迎客,也是应该的,而且,王爷看到姐姐那副羸弱的样子,必然心气不顺。”

    “谁说本王会觉得顺心不少。

    秋行备,此人是秋未晚的亲生母亲么?”

    “不是。”

    秋行备听着他这番话,连忙跪下,不敢再旁边安安静静的坐着。

    赵氏有些发愣,却被秋行备拉着一起跪了下来,直到跪下,那女人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居然还莫名其妙的跪下,真是好笑至极。

    “那此人,是秋府的嫡母或是你的发妻?”秋未晚有些疑惑的朝着纪则修望了过来,心中困惑,这个男人,似乎是在帮她?刚才还不害怕她的秋行备与赵氏,居然就这么直直的跪了下来,好生搞笑。

    她四处张望,门外唧唧喳喳的声音也突然停止,似乎是因为管事的让人把大门给关上了,以免这家丑外扬出去。

    呵,看来她的确开始有靠山了。

    “不,不是。”

    秋行备连连摇头,生怕回答慢了,这尊大佛就怒了。

    “那为何,这个女人会佯装主母的模样在这儿招呼本王呢?无论秋夫人身体是否不适,可她身为嫡女的生母的确是要来这儿见本王的,你说是吗?秋爱卿。”

    面前的男人声音越发的沉闷,听得秋行备一阵寒颤。

    他有些害怕的咽了咽口水,随即出声。

    “王爷,您稍等,臣这就让这妾室退下,让未晚的嫡母上来。”

    秋行备连连行礼,随即转头与赵氏对望,示意了一下,那女人愣了一秒,委屈巴巴的离开了,不过也不忘礼仪,在离开之际,还和面前的纪则修行了一礼。

    纪则修佯装看不见,而紧接着,秋行备便立即让管事去北苑将夏婉清喊来。

    今天真是太惨了,没想到这个死丫头居然在这样关键的时刻提及她那个母亲,真是太气人了。

    一炷香过后,一个穿着素雅的女人,脖颈上带着一串佛珠便走了上来,对着纪则修微微一行礼,便柔声喊着:“妾身夏婉清,见过摄政王,摄政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做事落落大方,与秋未晚真是如出一辙。

    对于这个女人,纪则修可是有太多的好感了,可看着她脸颊不太红润的模样,蹙了蹙眉,便当即喊道:“夫人身体不适便不用行礼,赶紧坐下吧。”

    “是,多谢王爷。”

    夏婉清点点头,在长清嬷嬷的搀扶下,坐到了旁边纪则修赐座的地方。

    纪则修上下打量了一番夏婉清,的确是一个美人,这秋行备赚得如此大发,发妻如仙子,就是那妾室虽然惊艳,可做事与穿衣,却很是俗气,也不知道为什么,纪则修就是提不上喜欢,才会如此站在秋未晚这边。

    这夏婉清,虽然身子羸弱,可模样看起来却十分讨喜。

    好在,他未来的丈母娘是长这样的,否则若是像那赵氏一般,岂不是女儿都要把摄政王府闹翻天了?而那秋行备从头到尾一直跪在那里,一直不敢随意乱动。

    “秋爱卿,起来吧。”

    “是,谢殿下。”

    纪则修摆了摆手,继而说道:“秋爱卿,你这发妻与这嫡女长得如此之好,也不是什么登不了场面的人,你为何如此宠爱赵氏?”

    “臣……”一时之间,秋行备不知道如何回话。

    看着他哑口无言的模样,纪则修的眼睛也是时不时的瞥向旁边的秋未晚,看着她那冷傲的模样,面具下的笑意真是越发沉了。

    “外面的流言蜚语,本王可是听在耳朵里,如今,本王求娶贵府千金,这事情,便和本王脱不了干系。

    秋爱卿,关于这样的流言蜚语,你作何感想?”

    “殿下,您就别逼我了,臣,也只是……为了秋府的面子着想罢了。”

    “为了秋府的面子?”纪则修有些惊讶,却也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回答了,随即笑道:“为了秋府的面子,就一定要用上自己的妾室吗?本王看你这妻子,也没什么不好的,只是脸色苍白了些,秋夫人,日后,本王会让王府的人给您送来燕窝羹,希望您能够接受。”

    那燕窝羹,可是上等的极品,就算是秋府拿到次品,这秋行备也是第一时间给赵氏送去,哪里顾得上发妻夏婉清,如今突然得此恩惠,夏婉清颤抖的身子一下子跪了下来。

    “妾身,对王爷的恩赐感激不尽,只是这恩赐未免过于贵重,不如王爷……”

    “日后你便是本王的丈母娘,本王想怎么对你就怎么对你,又何必在乎其他人所说呢?你说是吧,晚晚。”

    突然,纪则修的双眸看向了旁边的秋未晚,炽热且温柔,看的秋未晚一阵疑惑,却在与他的对视下,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这‘晚晚’的称呼,未免过于亲昵。

    可纪则修倒是没有注意什么,因昨夜发生的事情,纪则修的心情可是好得不得了,也就这么帮着秋未晚说话了。

    不知道与纪则修对视了多久,秋未晚只觉得脸颊一红,立即移开了双眸。

    这个男人,为何看人如此直接!秋未晚一下子都能感觉到那男人眼底下的炽热,只觉得内心猛的发慌,好像有什么小秘密被发现了一样。

    而转眸看向了旁边的赵氏,她的双眸里面迸发的火焰足以将人给吞噬,可秋未晚看着,却越发的爽快。

    呵,让你招惹我。

    还真以为自己仗着秋行备的宠爱便可以为所欲为?想得到挺美的,如今你没有你那个得力助手秋未央,对付我也只是徒劳无功,而我对付你则是轻而易举!秋未晚心中越发得意,可脸上的表情却是安静的,没有一丝波澜。

    不知道过了多久,郭成从外头走来,凑到了纪则修的耳旁说了什么,男人抬眸一望,与他相视,点点头后便应声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