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上门狂婿 > 第三章 透明人
    姚岑深吸了一口气,望着肖舜的眼神冰冷中带着复杂。

    爷爷曾逼她立下誓言,除非肖舜主动提出离婚,否则她终生不能主动提及,可谁又曾考虑过她的煎熬。

    从小到大的梦想的如意郎君,到头来却是一个靠不住的废物,这三年,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来的。

    三年,何其漫长、何其憋屈?

    可想到待会儿的事,姚岑又秀眉紧皱,心中复杂。

    肖舜在姚岑身边坐下,道:“爸,妈!老婆,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姚岑还未说话,坐在旁边的丈母娘何云香扫了肖舜一眼,冷着脸道:“有事?你这样的废物能有什么大事?我看是公交车没赶上吧!肖舜,今天可是家主的大寿,你可别告诉我,你是空手来的!”

    “妈,我……”

    肖舜这才想起,被那对爷孙俩一耽搁,自己忘记取礼金了。

    “别叫我妈,都是你个死废物拖累我女儿,要不是你,我女儿早嫁入豪门了,我至于坐这么偏僻的狗屁位置!?”

    刘云香越想越气,指着肖舜怒吼道:“待会儿你最好把尾巴夹紧点,让你做什么就做,再让老娘丢人,老娘抽不死你!”

    骂还不算,她还高高扬起了自己的手,狠狠一巴掌甩向肖舜。

    肖舜皱紧了眉,心中也是升起了一丝火气。

    以前他装成废物,是因为师命难违,可三年之约到,他修为突破先天,何须再受这份鸟气!

    他伸出手一把截住了刘云香打来的巴掌,刘云香瞬间气的满面涨红。

    “反了你了?还敢拦我?”

    就在此时,姚岑皱眉道:“妈,这人那么多呢。”

    “哼,等我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刘云香骂骂咧咧,狠狠地瞪了肖舜几眼。

    而姚岑不耐地看了一眼肖舜,道:“妈正在气头上,你别说话了!”

    姚岑清冷的声音,让肖舜心中的怒火勉强冷却了下来。

    这些年,姚岑不比他过得好。

    肖舜刚刚坐下,姚岑大伯姚德的妻子,李春莲走了过来,尖酸刻薄道:“哟,云香,你们家的废物女婿来了呀,带礼物了吗?”

    李春莲打扮得浓妆艳抹、脸上的粉都能挤死蚂蚁,平日里没少对姚岑一家落井下石。

    “带没带礼物关你什么事,今日二叔生日,老娘不想跟你吵!”刘云香看了李春莲一眼,率先接过话茬,心中恨不得再给肖舜这废物一耳光。

    “哟,火气这么大,不过火大伤肝,小心出了毛病!自己找个女婿废物,能怪的了谁!?”

    李春莲嘲讽的看了一眼刘云香,语气尖酸。

    “行了,今天是爸七十岁的寿宴,你给我收敛点!”

    李春莲旁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皱了皱眉,呵斥道。

    他便是姚岑的大伯,姚德,生着一双锋利的长刀眉,气势凌冽、逼人。

    他一开口,李春莲便瑟瑟不平地住了嘴,最后鄙夷的瞪了肖舜一眼。

    姚德轻撇了肖舜一眼,神色也是鄙夷,道:“来晚了就来晚了,可有可无的透明人,在意他做什么?”

    肖舜心中压抑着怒火,这些人,仍旧把他当成废物,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

    正在此时,坐在正位上的家主姚振书,大声道:“今日多谢如此多的贵客到访,实在是蓬荜生辉,老头子我先谢过诸位好友亲自前来贺寿了!”

    说着,他笑着站起了身,抬起了手里的酒杯。

    所有桌上众人哗啦啦站了起来,恭贺道喜声不绝于耳。

    孙国立也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姚家主,咱们马上就要亲上加亲了,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肖舜坐在旁,听到亲上加亲四个字,心中疑惑。

    刚才丈母娘刘云香让他听从安排,莫不成有什么事?

    他不由看了眼旁边的姚岑,后者却神色不大自然地避开了他的目光。

    席上有一位青年,名为姚瀚,生的高大英俊、剑眉朗目。

    他是姚振书的亲孙子、姚岑的表哥,也是姚家最有力的继承人选,平日里最为得宠。

    此时姚瀚手中拿着一个精心雕刻的玉盒,其上还可看到龙凤飞腾的雕花,他站起来说道:“爷爷,我给您准备了一份贺礼。”

    说这话时,他面带春风、自信洋溢在脸上,显得愈发玉树临风。

    看到站起来的人是姚瀚,姚振书的神色温和了下来,笑道:“乖孙子,你给我准备的贺礼,我可好奇得很,是什么呢?”

    姚瀚边打开手里的玉盒边说道:“不算什么珍贵的礼物,不过是一株百年的野山参罢了。”

    众人抬目望去,就连欧阳正都睁开了那双一直微闭的眼。

    百年野山参,还不算珍贵吗?居然说得跟送一株大白菜似的!

    只见精致雕刻、碧绿通透的玉盒中,放着一株白净、须发完整,似小老头似的一根人参,不过手臂长短粗细,开盒瞬间,便能闻到一股清香的参香味。

    “还真是百年人参!”

    “有价无市啊这东西,了不得。”

    “姚瀚不愧是姚家继承人,果然大手笔。”

    听着众人吹捧的话语,姚瀚脸上的笑意愈发浓了。

    姚瀚有自信,自己的礼物绝对是最为珍贵的,对老人来说,不就图一个长寿健康吗?

    欧阳正多看了两眼,点点头道:“人参主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除邪气,久服可轻身延年,果然是上百年的野参不错。姚老弟,你有这等为你着想的子弟,真是有福气。”

    姚振书笑的合不拢嘴,“哈哈,哪里哪里,欧阳家的子弟才叫人中龙凤啊,我家就一个姚瀚勉强算得上出彩,就是会耍点小聪明而已。”

    姚岑看向姚振书,挤出一丝微笑道:“二爷爷,我这次也给您挑选了一件礼物。”

    “哦?是什么礼物?”

    姚振书颇感兴趣地道,带着和蔼的笑容。

    说来也怪,平日里因为肖舜,姚振书对姚岑的态度也不大好、爱答不理,但今日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姚岑拿出了一个檀香木制作而成、手掌大小的盒子,双手递给姚振书。

    “这是我去龙江古玩市场淘到的珍宝,这是京城鼻烟壶名家李家做出来的,采用冰种晴水翡翠制成的莲花香草纹鼻烟壶。”

    说着,正好姚振书打开了檀木盒子。

    登时露出了一个精致小巧、手掌大小的鼻烟壶,瓶身通透、绿意明亮,如冰般纯粹美丽,瓶身上左右雕刻着两丛玉雕香草,正中则是一株盛放的莲花,看上去美轮美奂。

    “好好好,有心了。”

    姚振书笑眯眯地说着,手里拿着鼻烟壶,爱不释手。

    趁势,桌上的众人纷纷献礼,各类珍奇宝物层出不穷,诸如房地产大亨牛家送出的从滇南边境带来的象牙玉雕、娱乐业大亨侯家自欧洲带回来的中世纪古漆器等等奇珍,直叫人眼花缭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