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其他综合 > 酱香满园 > 第三十二章 狼狈
    男人这时说道:“可否请姑娘去我徐府做这道菜,我会给姑娘双倍工钱。”

    “我是卖烧鱼的,不是厨娘。”

    “人往利边行,姑娘先别急着拒绝,你一箩筐鱼也不过卖一两银子,而我给你五两,如何?”男人笑吟吟地凝视着她。

    男人看似和颜悦色,可利诱的意味更明显了,杜兰立刻提高了警惕,她又不认识他,凭什么听信他的话。

    “对不起,我跟你不熟,你还是另请高厨吧。”她冷声拒绝。

    看杜兰满脸戒备,男人呵呵笑道,“我徐府二公子近来食欲不佳,我只是想请姑娘去府上烧鱼,并没有其他意思。”

    杜兰不为所动。

    男人指向那一马车的酒坛,“我们徐府是做酒水生意的大户人家,经常给酒楼送了趟酒,不信你问问周边的摊贩就知道了。”

    杜兰往马车上扫了一眼,的确是一车酒坛,又看了眼这附近的几家酒楼,便信了几分,想着她将来做料酒还要用到酒,说不定跟他打上交道,以后会有好处。

    她挑了一条像样的糖醋鱼,给卖豆腐的大哥送去,谢过他借刀的恩情,顺便向他打听了一下。

    卖豆腐大哥说他常年在这摆摊,的确经常见到徐府送酒。

    得到确认,她走回来问中年男人,“徐府离这远不远?”

    “过前面两条街就是。”男人客气道。

    杜兰存有私心便答应下来,心想顾佑安应该很快就回来,就拜托卖豆腐的大哥帮忙照看一下摊位。

    反正那辆木板车和箩筐也值不了几个钱,况且卖豆腐的大哥常年在这,人家不可能贪图她的破玩意。

    中年男人带她从后门进了徐府,又让伙计带她去厨房,而他则往前厅禀报。

    杜兰一路跟着,眼睛不断打量徐府的后院,亭台楼阁,鸟语花香,果然是大户人家。

    “到了,姑娘请吧。”

    杜兰点点头,抬脚往里走。

    饶是知道徐府很大,很奢侈,可还是被眼前的厨房给惊了一把,宽敞明亮,置物架菜篮井然有序。地面都用青石板铺成,刀具锅铲一应俱全。

    厨娘伙计分工明确,正各自忙着,见来了个人,当即停下手里的活看过来。

    杜兰当即拿出她大主厨的风范,开始指挥厨房的下人。

    “喂,你去洗几个西红柿,在锅里烫一下。”

    “你给我把鱼清洗干净。”

    “你赶紧去烧火。”

    厨房的人正忙得晕头转向,听见她对自己颐指气使的,顿时就不乐意了。

    薛府的伙计斥了一声:“都没长耳朵吗?快点动啊。”

    “可是我们都忙着呢。”为首的厨子道。

    “不听话小心我告诉大管家。”

    此话一出,厨房的人这才积极配合起来。

    有人打下手,杜兰很快就做好糖醋鱼,酸甜香气溢满厨房。

    中年男人刚到前厅,发现大公子正接待盛京来的客商。

    他走进去,朝两位客商行了一礼:“宝卿见过薛公子,陈公子。”

    “宝卿啊,许久不见,你胖了不少啊。”陈敬亭笑着打趣道。

    徐宝卿走到徐鹤宁身旁,拱手回道:“都是家主仁厚,我们当下人的日子过的逍遥,我得感谢家中各位主子。”

    “宝卿这张嘴会哄主子开心,日子能过不好吗。不过在主子面前玩虚的,可算不得忠心耿耿,鹤宁你说是吧?哈哈哈!”陈敬亭冲徐鹤宁朗声大笑。

    “敬亭兄提醒的是,今后我得仔细辨别宝卿那句话真,那句话假。“徐鹤宁开完玩笑,对薛宝卿问道:”你进来可有何事啊?”

    “遵从大公子的吩咐,我给二公子寻到能开胃的特色菜。只是那姑娘把菜卖光了,奴才就把人带了回来,现在正在厨房给二公子烧菜。”

    提及烧菜,薛岩与陈敬亭对视一眼就站起身来,“时候不早了,我们兄弟二人也该告辞了,咱们改日再叙。”

    徐鹤宁连忙起身挽留,“薛岩兄和敬亭兄远道而来,我应该给二位接风洗尘才是。正巧家中请了新厨子,二位仁兄就留下来吃个便饭吧。”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薛岩也不客气,朝徐鹤宁拱了拱手。

    “那请二位仁兄随我去食厅,咱们边吃边聊。”

    徐鹤宁朝二人做了个请的姿势,随后又对薛宝卿吩咐道:“管家,让新来的厨子多做几道拿手菜。”

    “是!”

    薛宝卿匆忙来到厨房,闻到浓郁的甜香,目光落在盘子里的鱼上,喜道:“这就是糖醋鱼?”

    “嗯。”

    “这味道比你在外面卖的香多了。”他忍不住夸道。

    “那是,这是刚烧好的,热气腾腾的,香味自然更浓郁。”杜兰脸上相当自豪。

    “那是,那是。”薛宝卿对杜兰谦和的笑着:“府上来了几位贵客,劳烦姑娘多做几道好菜,工钱我再给你翻一倍。”

    “好啊。”杜兰将糖醋鱼出锅装盘,轻易应承下来,对她来说做菜轻而易举,何况还有钱赚,何乐不为呢。

    “你们都好好配合这位姑娘,若谁不听话,小心板子伺候。”薛宝卿冷眼扫过厨房众人。

    “是,大管家。”

    临走,又叮嘱一直守着厨房的伙计把糖醋鱼给二公子送去。

    天气渐热,徐府二公子徐鹤鸣懒洋洋地靠在摇椅上,身边丫鬟不停地给他扇着蒲扇。

    伙计端鱼走上前来,讨好的笑道:“二公子,这是大管家特意从外面给您请厨子做的,您尝尝合不合胃口。”

    徐鹤鸣眼皮都懒得抬一下,“走开,本公子不饿。”

    “公子,您好歹尝一口吧,这道菜小的还是第一次见呢。”说着,将盘子往他面前一递。

    香喷喷的热气直钻鼻孔,徐鹤鸣睁眼一瞧,“这是什么?”

    “回二公子,这是糖醋鱼。”

    还真没听过,徐鹤鸣对身后的丫鬟道:“喂本公子尝尝。”

    “是。”丫鬟接过盘子,仔细地把鱼刺挑出来,在糖醋汁里蘸了一下喂到徐鹤鸣嘴里。

    徐鹤鸣一尝,心里豁然开朗,“本公子把洛安城都吃遍了,怎么从没吃过这种味道,厨子打哪找的。”

    “回二公子,这是外面一个姑娘做的,大管家见这糖醋鱼味道奇特,就把人带回来给您做了。”

    “姑娘?什么样的姑娘?”徐鹤鸣来了兴致。

    “十五六岁的模样。”伙计如实回答。

    徐鹤鸣眼底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光,“带过来,就说本公子重重有赏。”

    “小的立刻就去。”

    杜兰正在厨房炒菜,伙计来叫她,说二公子对她的菜赞不绝口,要重重嘉赏。

    想着薛府家大业大,打赏应该也是常事,便随他前往。

    穿过凉亭楼宇,垂柳小河,再绕过九曲回廊,不知拐了几道弯,才来到二公子住处。

    一路上杜兰羡慕不已,薛府家境不是一般的殷实,什么时候她能赚来这么多钱,住进豪华大宅。

    “到了姑娘,公子在屋内等您,请吧。”

    杜兰在院子里环视一周,见屋门敞开着,抬脚就走了进去。

    “咦,怎么没人呢?”她心里奇怪,刚要转身,忽然被人从身后牢牢抱住。

    杜兰心里一惊,屈起手肘朝身后狠狠戳去。

    徐鹤鸣侧身一躲,顺势抓住她的胳膊,“妹妹别急,小爷只想陪你玩玩。”

    “玩你娘的大头鬼!”她快速蹲下,唰地一个旋风腿横扫过去。

    徐鹤鸣连忙跳起,怪笑一声:“吆呵!有两下子。”

    刚落地,一脚又迎面踢来,他连忙闪身,趁机一把拽住杜兰的脚,一脸痞笑:“跟小爷玩,你还嫩了点。”

    杜兰见状,快速抬起另一只腿,徐鹤鸣再伸手一抓,两只脚都被他牢牢抓住,上半身顿时失去支撑,直直朝地面仰去。

    眼看就要摔倒在地,杜兰侧身一转,单手撑在地面。

    瞧着手里的女人如此狼狈,徐鹤鸣哈哈大笑:“这下落在小爷手里了吧。”

    “无耻!”杜兰愤然怒骂。

    “娘的,不识抬举,看小爷我怎么收拾你。”说罢,把杜兰往身下一拽,邪恶地朝她扑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