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不等你 > 第二十九章(中)
    4

    听说迟诺的爸爸迟栋梁要来,周碧云忽然捂着额头说,“依依,我不舒服,去屋里躺着了?”

    “妈妈,别装病,刚才不是还挺耀武扬威的嘛?现在人一家三口都到齐了,是决战的时候。”陈依笑眯眯地看着她,“你别怂啊,留你女儿一个人面对不合适吧?刚才还牛气冲天地说等阿姨回来,你要把她给骂服气了呢。”

    周碧云已经撅起来要走的屁股,只好又落回到椅子上,她扭着身子解释,“我是做好了面对一个奇葩的准备,现在突然变成了两个,我这心理落差大啊。”

    陈依把电视机音量调小,看一眼墙上的挂钟,漫不经心地说:“还没见过,就把迟诺的爸爸鉴定为奇葩,有些武断吧。”

    周碧云接话道:“因为老婆的一声呼叫,就快马加鞭地从另一个城市坐高铁赶过来,你不觉得这行为就很变态吗?”

    时间差不多接近饭点儿,陈依把遥控器扔在茶几上,准备去厨房做准备了,她说,“人家那叫夫妻恩爱。”

    “你爸爸要还在,我也不用受这个气。”周碧云说罢,话锋一转,“他受着就行了。”

    陈依笑出声来,与妈妈相视一笑,然后枕着她的肩膀,以哄慰的语气说,“妈妈,你还有我呢。”

    周碧云拍一拍陈依的腿,感慨地说:“我也只有你了,我年纪也这么大了,也不晓得这身子骨还能过多少安生日子呢,对你没什么要求,你别叫我操心生气就行,就说你和迟诺结婚这事儿吧……”

    “又绕回来了——”陈依直起身子来,再想说些什么,却被钥匙开门声打断了话头,母女都浑身一颤,正襟危坐,心中吹起了号角:来了!

    第一个进门的还是姜琼,紧接着便是迟栋梁,最后才是茫然无措的迟诺,这个迟栋梁个头很高,比他儿子只矮半头,但是因为轻微驼背所以显得块头更小一些,他似乎是个对生活颇为讲究的人,穿着雪白的衬衫和黑色西装裤与皮鞋,长方脸,二八分的发型,满面笑容,眼睛弯弯的,看起来很和气,不像个会与人吵架的类型。

    迟栋梁迈进屋里来首先环顾了四周一圈,对这室内环境发出了一声挺满意的叹息,他双手都提着超市购物袋,里面装满了食材,看来出了站后就和迟诺去采购了晚餐材料,“亲家好啊,哎哟,您这相貌可年轻呐,跟你女儿看着和姐妹一样。”他边嗓门洪亮地与周碧云打招呼,边将两大包东西在手里颠了颠问陈依,“好姑娘,这些东西搁哪儿?厨房行么?”说罢,自己便一转身大步迈向了厨房。

    陈依见状,出于礼貌不能叫长辈忙碌,便跟上去说:“叔叔,我来吧。”

    “不用不用,这里头海鲜和牛排怪沉的,我来吧。”迟栋梁把东西一个个从袋子里掏出来,边说,“这就快做了就别塞冰箱了,放案板上行么?”

    这会儿,姜琼因为还不愿意同周碧云说话,就贴着门框对着迟栋梁和陈依唠唠叨叨,“这首都超市就是不一般啊,什么好东西都有,什么牛排和分啥菲力、西冷、肋眼,什么澳洲谷饲,日本和牛,这么精细,还有三文鱼那么大一块地卖,龙虾八百块一条,比我这胳膊都粗,我要不差钱,真想吃上一圈,这辈子也算没白活。”她扬起声调,阴阳怪气地说,“可怜我就是差钱呀,这虾吧买的草虾,也不是虎虾,牛排愣是找了块冷柜里最便宜的,人穷就是志短,啥东西到我这里都得降级,就这么着,算上苹果、草莓、西瓜和青菜,这就一千出头没了,我跟老迟这一来一回还有五百块票钱,得,跑一趟北京,开销就是四位数,这日子像我们这种平头百姓可过不下去……”边说着,她走进来,拿起一包密封的杏鲍菇,眼神飘忽地在陈依脸上打转儿,“就说这包菌子吧,三根就要二十五,迟诺说你爱吃,跟那草莓一起非得拿上——”

    “阿姨破费了,要我把钱给你吗?”陈依回望她,淡淡地说,“是叫我出这杏鲍菇和草莓的钱呢,还是叫我出全部的钱?你开口就是了。”

    没等姜琼接话,周碧云在客厅里坐不住了,站起来远远地喊道,“那菜买回来,不是大家一起吃的啊?谁吃谁出钱呗,等会儿咱们就看着,看谁伸筷子。”

    姜琼这才面露尴尬,嘀咕起来,“我也没说要钱啊。”

    迟栋梁截断她的话,一脸无奈地笑道,“你啊,不会说话,就别说。”

    5

    最后陈依在迟诺的搭把手下,做好了一桌香气蒸腾的饭菜,姜琼见着这像模像样的荤素搭配,看着和大厨出品一般的色香味俱全,心情总算豁然开朗了许多,边落座边点头夸赞,“不错,不错,咱家这儿媳妇儿确实做得一手好菜,这还真不是迟诺吹牛。”

    见她高兴了,迟诺也放松了一些,边往母亲碗里夹菜边赞赏道,“都说了不骗你吧,全世界还不敢说,但是在国内的中餐料理界,至少在皇城根脚下,我老婆的厨艺绝对是第一名,你尝尝这个小炒肉,保证你吃过就忘不了,又润又焦脆,这猪肉都泛着奶香。”

    “味道确实很好啊。”姜琼咽下去后,笑嘻嘻地看着迟诺说,“也有你的功劳,我看你一头扎进厨房里去,陈依没出来,你也不出来,你说,你有没有碰锅铲子?”

    见到气氛好转,迟诺咧嘴笑得更开了,他举起手中的筷子发誓,“我也就洗洗菜,连切菜的刀都没挨着,这菜好吃,荣耀百分百归属我老婆,跟我一分钱关系都没有。”

    “你这小混蛋,在家里天天背着双手,扫把也不挨一下,这要自己成家了终于晓得勤快起来了。”姜琼笑一笑,转头对陈依说,“不过啊,陈依,这男人呢都是要干大事儿的,厨房不是他们能呆的地方,你以后还是对他多关照一下,平时屋里要搬点儿重物啊什么的,那些力气活儿,随便使唤他,这洗菜刷碗的,就还是算了,你觉得呢?”

    知道姜琼这嘴巴又“来事儿”了,迟诺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冲她刚要喊,“妈——”

    周碧云已经先一步发起脾气来,她一摔筷子,冲周碧云吼起来,“什么觉得、觉得、觉得呢?你觉得我女儿是什么?奴隶吗?婢女啊?你家儿子是只能给人伺候的皇帝还是残废啊?他是什么日理万机的人物?洗个菜就屈才了?就活该我女儿在那吸着油烟又切又炒?告诉你,我们家陈依才是做大事儿的人。”

    姜琼一愣,似乎并未察觉自己刚才的话有何毛病,她瞪着无辜的眼睛说,“你看你,好姐姐,你这人怎么又发火了呢?有意见你不能好好说话?这脾气冲的。”她放下碗筷,双手交握在桌上,一副讲道理的样子,“中午关于酒席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是我的错,没考虑周全,迟诺呢已经说过我了,我呢,也跟我他爸商量了一下,婚礼的钱可以省一些。”

    迟栋梁接上姜琼的话尾继续说:“对,我的老婆吧重面子,我说她了,面子那是做给外人看的,咱们里子舒服才是真舒服,这钱啊,还是得放在改善小两口的具体生活上,也是对我们的孙子孙女的未来负责,教育基金那也是很大一笔钱呢。”他转了转头,看了看周围的家具电器后,托着下巴边思索边道,“这房子是很不错,但房间不够,这孩子生下来,得有人看吧?夫妻俩一间,孩子一间,如果有二胎就得两间,然后还得有一间留给我老婆嘛,她得帮着照顾孩子,请外人做保姆,费钱吧还不省心。”

    “等一下,什么意思?她要住过来?”周碧云为这话感到荒谬得不可思议,所以笑出声来,指着自己说,“那我呢?把我赶走?”

    迟栋梁赶紧举起双手摇了摇说,“别急呀,那再多算一间嘛,买个小复式多好,屋子多,孩子有地方跑动,我看现在这屋子应该就值不少钱吧?卖了再添一些,换个大的,为了结婚生孩子做好完全的准备。”

    他这话音一落下,陈依和周碧云都呆若木鸡了,迟诺后知后觉地也哑然了。

    陈依皱着眉头,缓缓地告诉迟栋梁,“叔叔,这房子不是我的买的,是我租的。”

    迟栋梁和姜琼也很惊讶,继而面面相觑,俩人的脸色都暗沉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