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招呼,中年男人收回视线,脸色立马又变了。

    “特么谁敢打老子?站出来,看老子不打死你。”

    中年男人家里是祖业,算个中层豪门,放在省城,很少人惹他。

    所以,才会如此高声高气的站起来,大喊叫嚣。

    后座上,所有人都低垂着眉眼,默不作声。

    刚刚他们可是看到了是谁扔的拍价举牌,可他们不敢说。

    明明是目击者,却憋屈着不敢说,这种滋味谁体会,谁特么知道。

    见没人应声,中年男人气的要死,想到自己在美女面前丢脸,这是决不能作罢。

    正想说调监控,却不想,有个人站了起来。

    霍啸站起身,高大的身躯一点一点的靠近。

    中年男人一脸懵,啸少这是干什么?

    他有哪儿惹到他吗?

    中年男人只有一米七六,在一米九的男人面前,显得矮小不说,还被男人强大的气场所碾压。

    “啸,啸少,您这是有何贵干?”中年男人望着站定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战战兢兢,不住的擦汗,哪儿还有刚刚的气势。

    霍啸视线一直锁定在那抹银色身影上,她挺直着背脊坐在座椅上,视线看着前方,连眼角余光都不给他分毫,男人嘴角掠起淡淡的弧度。

    “抱歉刚刚手滑。”

    中年男人惊讶的同时,心里满是怨气。

    手滑?

    尼玛,那力度明显使用了力道,可疼死老子了。

    接下来,让他更惊讶的是霍啸接下来的话。

    “我只是想叫你,跟我换一下位置。”

    “什么?”中年男人错愕住。

    换位子?跟他?

    看着她冷漠的模样,霍啸心头沉闷,眉心紧蹙,视线幽幽的转到中年男人身上。

    “我要跟我太太坐一起,你有意见?”

    霍啸的话落下,引起现场的一片哗然。

    太太?

    啸少什么时候结的婚?他们怎么不知道?

    楚静静听到霍啸的话,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她这个未婚妻还在这儿,他竟然当众宣称叶半夏是他太太,究竟把她置于何地?

    震惊的不止宾客,就连叶半夏也惊讶不已。

    冷漠的面容终于皲裂,她震惊的转过头,愤然的瞪着他。

    霍啸见她看过来,对她勾唇一笑,眼底满是宠溺和温柔。

    这幅模样,简直让现场的人跌破眼镜。

    在他们心中,霍啸一项冷情冷性,心狠手辣,雷厉风行,更是不苟言笑。

    他们什么时候看过他露出温柔的一面?

    难道,这位美丽的小姐真的是啸少的妻子?

    叶半夏愤怒的握着拳头,正想辩驳,男人就在她身边坐下。

    “媳妇儿。”

    三个字,瞬间冻结住叶半夏的身体肌肤血液。

    以前,他们感情好的时候,他就是如此一口一个媳妇儿,喊的贼好听,她也爱听。

    有多久没有听过了,一晃八年过去了。

    原本以为时间能够冲淡一切,却是不想再次听到的时候,心里波动还是很大。

    只是再也没有最初听到的时候的那种喜悦,有的只是讽刺和恶心。

    “这位先生,我们认识吗?”

    她冷漠的声音,宛如冰刃一下子扎在霍啸的心口。

    ——

    好了,开始虐啸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