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回家就立马来敲她的门,她可不认为他是来关心她,估计是要教训她吧。

    反正上一世她已经看淡父女之情,这一世无论他会如何对自己,她心里也不会太过难过。

    反手关上房门,她跟在后面进了书房。

    叶振华的书房布置的古色古香,她一进门就看到叶振华坐在红檀木书桌后面,见她进来这才抬眸看她。

    “不会叫人了?”叶振华语气里带着谴责。

    对于父亲这个称呼,已经离她很遥远。

    她已经记不住有多久没有叫过他。

    不是她不想叫,而是他的行为让她心寒,她也没机会叫。

    “你找我有事吗?我玩了一天,想要休息,要是有事就赶紧说。”她并没有叫人,而是直接问目的。

    前段时间,她被林凤花诬蔑流产,他立马打了电话回来,劈头盖脸把她骂了一顿,吓得她连夜坐火车逃走。

    不过,她还是要感谢他,不然她都没机会重生回来,更加没机会再跟啸哥在一起。

    叶振华瞧着她这幅态度就来气:“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样跟父亲说话的吗?”

    父亲?他还敢提!

    “抱歉,我从生下来就只有一个父亲,那就是我养父,是他一把屎一把尿拉扯我长大。你除了生我,你为我做过什么,你又给过我什么。当初负不起那个责任,就不要见色起意,最后害得我母亲难产而死!你可知道,她死前都在念着你,而你呢,早已经娶妻生子,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估计也早已经忘记大山里有个女人在等你回去!”她红着眼,冲着他大吼道。

    她早就想要问问他,当初对自己的母亲究竟是怎么样的感情,不然怎么就一回城就再也了无音讯。

    叶振华被她的话,彻底震慑住。

    思绪一下子,被拉得很远。

    那个遥远的山村,青山绿水,少女站在田坎上,回眸一笑的瞬间,少年整颗心都遗失在她身上。

    因为两人都是知青下乡,有共同的话题,很快双双坠入爱河。

    后来,因为接到家里的书信,叶振华急急赶回景城,留下叶半夏的母亲一个人守在山村,盼了一天又一天,人没有盼回来,倒是盼到自己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直到自己难产而死的那一天也没能盼到叶振华回来。

    看着他没说话,叶半夏讥讽一笑:“意识到自己曾经做过什么吧,以后别以一副父亲的口吻来教训我,你要记住你对不起我,更加对不起我母亲。”

    她话已至此,不想跟他多说,越说自己越气,何必给自己找罪受。

    见她要走,叶振华忽的想起了什么,立马喊住她:“我是对不起你母亲也对不起你。这不已经接你回来,弥补了。关于你母亲的事,以后都不要再提。”

    叶半夏听了这话,简直为自己的母亲不值。

    叶振华就是个渣男,母亲是瞎了眼才看上他。

    “我叫你来,是有事要给你说。打扮好看点,一会儿有人来家里吃饭。”

    叶半夏惊讶的挑眉,叶振华这话怎么听都不是什么好事。

    “别人来吃饭就吃饭,我用得着打扮好看点吗?又不是去相亲!”她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叶振华微微蹙眉,还是老实开口道:“就是相亲,要是吴书记的儿子看上你,那你这辈子吃穿就不用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