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民国少女风水师 > 沐幽番外
    我叫沐幽,是一个郎中,一身本事都是跟着爷爷所学。爷爷有一身通天的本事,不仅可以医人,还可以医鬼。可惜爷爷儿子早逝,只留下我这么一个孙女,只好把一身的本事都传给了我这个女子。

    按照祖上的规矩,家里若是有什么手艺,是应该传男不传女的,我这个女子能得到爷爷的传承可以说是一个意外。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是我的幸运。

    爷爷说我天资聪慧,学什么都很聪明,一点就透。真是上天赐给他的宝贝,只是我知道他欣喜的同时,还有遗憾,若我是男子,他会更高兴吧。

    后来我听爷爷说他医人医鬼可以积攒功德,积攒够了就可以进入地府作鬼差,虽然只是一个小鬼差,但好歹不用再入轮回了,只要不犯什么大错就可以一直在地府生活下去,不用再受生老病死的折磨。若是可以立下什么功劳,说不定还可以升为地仙,那就是仙官了。虽然那种几率十分渺茫,但还是有希望的。

    我很努力的跟着爷爷学本事,希望在死之前也可以积攒足够的功德做一个鬼差。我们计划的挺好,谁知一直到爷爷阳寿尽了的时候爷爷的功德还是不够。

    爷爷心疼我,不忍心我再受轮回之苦,把自己身上的功德都传给了我,以至于我不到三十岁就攒够了鬼差的功德,进了地府。

    初入地府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升为地仙,因为升为了地仙我不仅有了仙籍,也有了权力,成了官。我手里有了权力就可以寻找爷爷,帮助爷爷早日摆脱轮回,成为鬼差。

    在地府里,我的工作就是引领那些阳间下来的魂魄到阎君处接受审判。也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我见到了那个让我爱入骨髓的男人,青松。

    青松是转轮阎君,分管地狱魂魄。那一日,一个十八层地狱跑出来的恶鬼领着一群不愿在地狱生活的鬼魂想冲出地府,跑到阳间。他们打伤了很多的鬼差,我看着这样血腥的场面,吓的瑟瑟发抖。我是最胆小怕血的,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恨不得找个角落躲起来。

    可是鬼差有镇压鬼魂暴乱的责任,我若是临阵退缩躲起来,事后肯定要被责罚的,说不定耗费爷爷一生,给我谋来的这个鬼差之位就要没了。我一边给自己鼓劲,一边站在那里,手握镇魂刀,看着那些暴动的鬼魂双腿发抖。

    那领头的恶鬼似乎看到了我,眼中闪过一抹狠厉,朝着我就劈了过来,我吓坏了,想躲,却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退,想反抗,却是手脚发软,动弹不得。眼看着对方就要把我劈死,身边飘来一股松香,一个身穿黑色蟒袍的男子从天而降,轻轻一伸手,就收了那恶鬼。

    “你是新来的?”男子清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看到眼前男子眉眼清冷,目若朗星,眉若刀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俊朗的男子,就是那些明星也半点及不上面前的男子。一时竟然看呆了,直到他开口我才回过神来,怯怯回道:“是,我是新来的鬼差。我吓坏了,忘了反抗。”

    说到后一句话我羞红了脸,胆子小,绝对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可是那男子却没有小看我,只是淡淡的嘱咐我跟在他身后,不要乱走。

    就这样,我躲在他的身后,跟着他一点点朝着暴动的鬼魂走去。起初我还有些害怕,那些鬼魂的数量太庞大了,这男子就算再怎么厉害,哪怕是个地仙,也只是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他哪里是那么多鬼魂的对手。

    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些鬼魂遇到他的时候就如土火遇到水一般,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他一挥手那仿佛无边无尽的魂魄就都进了他的袖里,仿佛他天生就有操纵魂魄的能力一般。我看着他潇洒的举止心中悄悄悸动,同时想着,若是能得他青眼,就是死也值了。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听到了我的许愿,这位男子还真的对我青眼有加,他一人单枪匹马平息叛乱后,把我带到了阎君面前,跟阎君说这次平息叛乱我也曾帮忙。阎君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笑着给我记了一功,那一刻,我的心不自觉的跳动起来,那一刻,我知道了他不是什么地仙,而是青松,转轮阎君青松,十殿阎罗之一。

    也许是从前看多了,幻想着也许青松阎君跟我这个小鬼差偶然泄露,开始一段良缘,尽管地府里的人都说青松阎君是十殿阎罗里最冷心冷情的人,我还是丝毫不为所动,也许我就是那唯一一个可以让他动心动情的人呢。我美滋滋的做着白日梦,找着各种机会企图接近青松阎君,尽管他对我的接近没有一丝好感。

    我知道自己长的漂亮,莫说是在地府了,就是跟那些天上偶尔下来办差的仙女比,也是不差的,我对自己的长相有着十分的自信,也就对青松阎君多了一分妄想。

    可惜,我再地府里过了千年,做了千年的接引鬼差,看到的始终是青松阎君眸子里的古井无波,无论我做什么,他都不曾对我假以辞色。而我,却对这样的阎君,越陷越深,我知道,我对他的爱,已经无法自拔,尽管我知道,他是真的冷心冷情。

    有时候,一旦陷进去了,心就不再受自己控制。所以,在知道他要下界历劫时,我毫不犹豫的跟了下去,尽管我知道擅自离开地府,回来以后等待我的很可能是革职入轮回,但为了可以和他做一世夫妻,我宁愿再入轮回。

    弱水河边,我与他初见,那个少年此时褪去蟒袍,没有了地府时的威严,却多了一分清隽。我施展自己低微的法术救了他,他轻轻拉着我的手,对我说:“救命之恩我愿倾尽一生去报,我愿娶你做我唐国皇后,你可愿嫁我?”

    他的话让我的心雀跃不已,这是我等了一千年却不曾得到的话,尽管他的眸子中依旧是地府时看到的古井无波,尽管他的眸子里根本没有我,甚至没有任何人,但我还是泪流满面的答应了他的求婚,做了他的皇后。

    我利用自己在地府学的那微末法术,用了十年的时间帮他平定了所有的叛乱,帮他这个傀儡皇帝坐稳了皇位,真正一言九鼎。可功成之后等待自己的却是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

    他要杀我!

    十年夫妻,他对我山盟海誓,眸子中却从来不曾有过我,我都是知道的。但我这般出生入死,他竟然狠得下心杀我,果决的不曾有丝毫犹豫。

    我是最胆小怕疼的,可是烈焰焚身时我竟然不曾有丝毫惧意,我只知道,那一刻,即使烈焰焚身都及不上心中彻骨的痛意。

    我第一次承认了地府众人所说,青松阎君真的是冷心冷情。

    魂归地府,我心中已然麻木,我不稀罕他给的什么地仙,只求万世轮回,可以让我断情弃爱,忘了他。忘了烈焰焚身都焚不去的刻骨爱意。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有些人,即使将你伤的鲜血淋漓,你却依然爱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