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九百零九章 做戏
    颦儿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看到安阳郡主坐在铜镜前,正痴痴的望着镜中的影子。

    她站在门口,双手绞在一起,看向安阳郡主,小声道:“郡主,唐大人非要进来,颦儿拦不住……”

    安阳郡主挥了挥手,并没有计较这件事的意思,回头看着她,问道:“今天的我,有没有哪里不一样?”

    颦儿看着她,疑惑的摇了摇头。

    安阳郡主轻咳一声,说道:“我提醒你一句,眼睛,我的眼睛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的……”

    颦儿恍然大悟,说道:“郡主的眼睛肿了,要不要我让厨房煮两个鸡蛋……”

    “笨丫头!”安阳郡主愠怒的瞪了她一眼,说道:“你什么都不懂!”

    颦儿傻笑着站在原地,安阳郡主没好气的瞥了瞥她,“还不快过来帮我梳妆,我要进宫一趟……”

    ……

    唐宁回府的时候,得知岳父大人尚书左丞的任命已经下来了。

    三年时间,从一个小小的地方县令,做到尚书省仅在两位宰相之下的实权官员,整个朝廷,怕是只有唐宁自己的升官速度能比得过他。

    陈玉贤一边为钟明礼的碗里夹菜,一边碎碎念道:“你说陛下是不是吃错药了,你当京兆尹才多久,怎么就又要做尚书左丞了?”

    钟明礼看了她一眼,说道:“不要在背后议论陛下,被别人听到就麻烦了!”

    陈玉贤又看向唐宁,问道:“宁儿,尚书左丞一般是怎么晋升的?”

    唐宁放下筷子,说道:“左丞一般会任五年,若是没有什么大的过失,便会调到六部的某一部任尚书,在尚书位置上再干五年,若是有机会任吏部或是户部尚书,以后就很有可能成为宰相了。”

    陈玉贤已经大致听明白,尚书左丞虽然官职和京兆尹一样,但却是为尚书和宰相预备的,她虽然不是官场中人,但也知道丈夫这几年的调动绝不是正常升迁,有些担忧的看着唐宁,问道:“这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暂时没有,只是王相已经年迈,尚书左丞行使的,其实已经是宰相的权力,差事要比以前更多,每一个决定,都关乎陈国的国计民生……”

    陈玉贤闻言,目光再次望向钟明礼,说道:“听到了吗,以后在尚书阁,要多加小心,别再给宁儿惹麻烦了……”

    钟明礼含糊的点了点头,只顾吃饭,并未回应。

    以前在京兆府衙,倒是没有觉得什么,现在到了尚书省,岳父反而成了女婿的下属,这让他以后在尚书省如何称呼他?

    叫唐相,他岳父大人的面子往哪搁?

    叫宁儿,又岂不是尊卑不分,不敬宰相?

    唐宁倒是没有像钟明礼想的那么多,他只是可以预见到,王相和他都不在尚书省的日子里,尚书左丞就是尚书省的一把手,他可以好好的过一把宰相瘾了。

    ……

    长宁宫。

    安阳郡主将一封信和一个瓷瓶交给赵蔓,说道:“这是他让我带给你的东西。”

    赵蔓将东西收起来,抱着她的胳膊,欣喜道:“谢谢安阳姐姐,等我逃出去了,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安阳郡主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你都要和他私奔了,还怎么报答我?”

    赵蔓想了想,说道:“那我让相公先报答你!”

    说到“报答”,安阳郡主便想起了那个她主动献上的香吻,面色不由的一红,语气却有些酸酸的说道:“还没嫁出去呢,这么快就叫相公了……”

    赵蔓有些害羞,见安阳郡主脸色有些憔悴,急忙转移话题道:“你的脸色不太好,是生病了吗,要不要叫太医帮你看看……”

    “还不是因为……”安阳郡主下意识的嗔怒出声,说到一半又觉得不对,总不能告诉赵蔓,她之所以彻夜不眠,就是因为整夜想着她的情哥哥,这么说两人不姐妹反目才怪。

    “好了好了,我没事的。”她摆了摆手,岔开话题,看着赵蔓,说到:“你和我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赵蔓想起和唐宁的往事,脸色微红,低下头,小声道:“啊,说这个干什么吗?”

    “说说嘛,别这么小气……”

    “那,那好吧……”赵蔓点了点头,说到:“其实一开始,我们还经常吵架来着,可是后来……”

    其实赵蔓和唐宁一路走来,安阳郡主都是看在眼里的,她也十分清楚,为了两个人的感情,唐宁做了多大的努力。

    他孤身入楚,冒着生命危险,将已经联姻的她从楚国带回来,如今为了带她私奔,又不惜犯下欺君之罪。

    对女子来说,得一心上人如此,人生夫复何求?

    她只不过是转移话题的随口一问,看到赵蔓脸上那洋溢着的幸福表情时,心中的酸楚更浓,终于不忍心再听下去,站起身,说道:“我先回去了。”

    赵蔓噘着嘴道:“人家还没说完呢。”

    “跟你家夫君说去吧……”安阳郡主伸手在她额头点了点,心中暗叹口气,走出了长宁宫。

    安阳郡主走后不久,赵蔓打开那封信封,看完之后,便将之丢在火盆中,付之一炬。

    她拿出那个瓷瓶,从中倒出一个药丸来……

    ……

    养神殿。

    陈皇已经不用别人扶着走路,在殿内缓缓踱着步子,看着走进来的魏间,问道:“蔓儿的病怎么样了?”

    魏间叹了口气,说道:“太医说不容乐观。”

    陈皇脸上浮现出一丝愠怒之色,怒道:“这也不能治,那也不能治,这帮太医在干什么,朕养他们都是吃干饭的吗!”

    两天之前,平阳公主赵蔓忽然病倒,太医诊断之后,也开了几服药,但她吃了两日,病情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更加恶化,这便是陈皇此刻发怒的原因。

    魏间想了想,说道:“回陛下,凌太医说,公主患的可能是相思之疾,要不要将唐大人唤来?”

    陈皇眉头皱起,想了想之后,终于开口道:“宣他进宫。”

    小半个时辰之后,唐宁随魏间进了长宁宫,魏间看了看他,说道:“唐大人,公主就交给你了……”

    他说完之后,又看了看殿内的宦官宫女,说道:“你们都退下吧,让唐大人给公主好好诊治诊治。”

    殿内的宦官宫女退下之后,魏间关上殿门,唐宁走到床前,即便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但看到赵蔓脸色苍白,虚弱躺在床上的样子,还是涌起一阵心疼。

    赵蔓看到他进来,立刻从床上爬起来,高兴道:“真的连太医都骗过去了呢!”

    这种药太医从未见过,太医丞凌一鸿又是他的师侄,制造出她身患重病的假象并不难,难的是他怎么将赵蔓带出宫。

    要说她的病只有黔地的蛊族长老能治,带她去黔地,虽然最为直接,但陈皇肯定不信,如此一来,只能按照计划,安排一场公主假死的戏码了。

    唐宁安慰了赵蔓片刻,便走出了长宁宫。

    再在这里逗留下去,怕是就要引起别人的怀疑,毕竟把脉号脉再久,也用不了半个时辰,说不得有人会怀疑他在这里还干了什么别的事情。

    回府的时候,他远远的看到一人从街上狂奔到唐府门口,那人衣衫破烂,一身风尘,显然是赶了很久的路。

    唐宁快步走过去,看着这位被他派遣去西域保护母亲和唐水的丐帮长老,疾声问道:“洪七,你怎么在这里?”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