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七百五十六章 疯狗
    唐宁这几日在尚书都省,每日批阅奏章无数,看似过的十分充实,心中却空落落的。

    三年时间,唐家从云端跌落到尘埃,并且再也没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

    当日的凶手已经人头落地,唐淮唐琦,从身居高位的当朝大员,变成了普普通通的平民百姓,羞于在众人面前露面,对于一个曾经叱咤朝堂的家族来说,他们付出了惨痛的近乎难以接受的代价。

    大仇得报,他心里是舒服了一点儿,但也十分有限。

    在如今的他看来,即便是曾经巅峰时期的唐家,也不过如此,将本就没落的唐家,踢出权贵圈子,并不能获得多少存在感。

    仇恨在他心里,始终只是占据了一个小小的角落,唐水有一句话说的很对,人不能总是活在仇恨中,在唐宁看来,这世上有很多事情,都远比仇恨重要的多。

    想到唐水,唐宁便有些庆幸,幸亏这次他回京之时,她已经带娘去了江南散心,等到她们回来,唐家的事情,早已尘埃落定。

    她们生在唐家,长在唐家,和唐宁不同,对于曾经的家族,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感。

    今日休沐,唐宁哪里也没有去,只是待在家里。

    方新月今日又来找了一次小小,不知道老乞丐这次带她去哪里历练了,竟是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少了她们两个在耳边叽叽喳喳,唐宁觉得这家里都冷清了许多。

    朝堂上倒是一点儿都不冷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些日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常抛头露面的端王,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又重新走到了人前。

    其实所有人已经近乎默认,端王已经是陛下选好的太子,因此朝中的一些官员,从康王被罢黜的时候开始,就有意的亲近端王,短时间之内,他的身边就聚集了不少官员权贵。

    正是因为如此,即便是没有唐家,端王在朝的势力,也已经稳如泰山。

    这几日,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的端王,以及他手下的附庸,忽然一反常态,开始以各种莫名其妙的理由攻击康王和怀王,让包括唐宁在内的不少人大惑不解。

    康王已经被排除在皇权之外,怀王虽然时常在朝中活动,但从陈皇对他的态度来看,他根本没有将怀王列为太子的候选人,怀王对端王,根本无法构成威胁。

    在这样的情况下,端王忽然狂性大发,宛如一条疯狗,对着康王和怀王狂吠,抓住谁咬谁,他和康王正储最激烈的时候,也不过如此。

    对于此事,朝中官员普遍认为,端王怕是要将京中皇子赶尽杀绝才能安心,以他的狠辣,皇室可能要重蹈二十多年前的覆辙。

    康王从亲王变成嗣王,已经够惨的了,每天还要面对这么多的弹劾,明显有些疲于应对,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

    至于怀王,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来上朝了,对于端王的弹劾攻击,既不反驳,也不回应,他强由他强,他横由他横,以不变应万变。

    今日的早朝,怀王却不得不来。

    因为今日要商讨的,是国子祭酒的官位之事。国子祭酒品级不低,实权虽然只限于国子监那一亩三分地,但国子监里面的都是陈国未来的花朵,朝堂上的中流砥柱,国子祭酒的位置,也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坐的。

    国子监原本归端王管,几年前的一场政治斗争,康王将之争取到了手上,后来唐琦虽然被调过去了,但却处处受端王打压,国子监的控制权,还是在康王手上。

    再后来康王倒台,国子监由怀王接手,没多久,唐琦又被调走,新的国子祭酒还未确定,国子监一应事务,都由怀王打理,这种重大事情,他自然不能缺席。

    今日的早朝之上,端王依旧对康王和怀王发动了猛烈的攻讦,有些属于吹毛求疵,有些则是捏造的子虚乌有之事,最后就连陈皇都忍不住了,让他闭嘴一边儿待着去。

    国子监祭酒的职位,早朝终了,百官也没有商议出结果。

    原因在于自从唐宁行走六部以来,陈国的朝堂上,高级官员的调动就成了常事,一大批高官落马,就有相应的官员晋升。

    国子祭酒是从三品的官职,有资格坐上这个位置的,在这之前,起码要是四品正印。

    到如今,高级官员各司其职,拆东墙补西墙的事情是不能再做了,相比于国子监的事情,那些高级官员的本职工作显然更加重要。

    于是陈皇干脆将此事放下,国子监事务,交由怀王一同打理。

    退朝之时,唐宁碰巧和怀王一同走出大殿,怀王偏头看了他一眼,笑道:“还未恭喜唐大人加官进爵。”

    唐宁客气道:“都是陛下厚爱。”

    三位皇子中,他虽然和怀王没有什么交情,但也不像康王和端王那样不能两立。

    或许是因为两人身上有着某种共同点的原因,他对怀王,始终提不起什么恶感。

    比如两人的性子都比较咸鱼,都宠老婆,都大婚好几年没有孩子……

    当然,唐宁没有孩子是因为未来两年唐家可能会有大的变故,他暂时不打算要,怀王成亲这么久,夫妻恩爱,还没有一儿半女,可能纯粹是因为身体问题。

    不管怎么样,宠老婆的男人一般都坏不到哪里去,这大概是唐宁始终对他讨厌不起来的重要原因。

    “虽然父皇的确对唐大人厚爱有加,但这也都是唐大人应得的。”怀王笑了笑,和唐宁并肩走出宫,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宫门口处,端王面色阴沉,看着和唐宁有说有笑的怀王,咬牙道:“原来是你!”

    ……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端王前几日像一条疯狗一样,抓住康王和怀王猛咬,这两天又放过了康王,对怀王增加了火力。

    陈皇这两年交给了怀王不少任务,朝中一些不太重要的部门,都是怀王一手在抓,端王不能拿怀王怎么样,就将矛头直指他手下诸部的官员,导致朝中不少人近日都像躲避瘟疫一样避着他。

    尚书省,近日来,从端王手下递过来的弹劾折子数不胜数,唐宁看到了,都是将之扔到一边。

    尚书右丞抱着一堆折子走过来,终于忍不住,抱怨道:“端王殿下这些日子是疯了不成,难道怀王哪里又得罪他了?”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谁知道呢……”

    端王现在在众人的眼中,已经和疯狗没有什么区别,疯狗的心思有谁能懂,或许他只是因为怀王那天下朝之后和自己多说了两句话,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