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七百五十二章 过河拆桥【第一更】
    楚国的侦司,相当于陈国的密谍司,主要做的是谍报工作。

    除了常驻京师的使臣外,楚国在陈国京师还安插有谍报部门,当然,这些都是暗中进行的,陈国官方并不知道。

    国与国之间,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

    没有一个国家会将自己的后背放心的交给他国,唐宁相信,陈皇的密谍司,在楚国京都一定也有分部。

    处理唐家的计划,是唐宁在草原上的时候就做好了的。

    因此他事先就和李天澜沟通好了,这样就可以随时借用楚国的力量。

    唐宁从怀里取出一枚令牌,在那掌柜的眼前晃了晃,便又收了回去,说道:“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看到那枚令牌,掌柜的脸色更加恭敬,躬身道:“上使请吩咐。”

    一刻钟之后,唐宁走出茶楼,那伙计迎面走来,手里拎着一个纸包和一个酒坛,诧异道:“客官,你的酒和你要的肉……”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不要了……”

    “哎……”那伙计正要叫住他,茶楼掌柜从里面走出来,说道:“别喊了,那肉你留着自己吃吧,我要出去一趟,你看着店……”

    “自己吃?”伙计闻言一怔,随后便喜滋滋的捏了快酱牛肉送进嘴里,又拔掉酒塞,美滋滋的喝了一口后,掌柜的声音才从门口传来。

    “对了,酒钱和肉钱,从你月钱里扣。”

    ……

    这几日闹得沸沸扬扬的使臣遇刺案,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过去。

    当然,轻描淡写只是相对于时局而言,细微处的变化,对于有些人来说,意义重大。

    国子监没了祭酒,菜市口的石板上,褐色的血用了十几桶水才冲刷掉,空气中依旧弥漫着一丝淡淡的血腥气。

    百姓的生活没有发生任何改变,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刑部天牢少了一名狱卒,京师北区的某处破落小院,抱着孩子的妇人以泪洗面。

    端王府。

    端王并没有因为唐家的事情,而有任何的不悦,他刚刚进宫拜见母妃回来,听了一些话,心中也生出了一些从未有过的想法。

    此一时彼一时,他以后是要做皇帝的人,拥有这世上绝对的权力,绝不希望有人能够掣肘或是约束到他,也不希望唐家恢复到以往的强盛。

    他已经是父皇亲口承认的太子了,再也不用夺嫡,不用算计,不用------唐家。

    这样想来,唐家没落,他心里反而有些开心。

    从这次的事情中,他也看到了唐宁在朝中的恐怖实力,毫无疑问,在父皇的恩宠之下,他会成长为比之前的唐淮更加强大的权臣。

    这样想来,唐家继续没落,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父皇用唐宁来牵制唐家,他需要用唐家来牵制唐宁,这是他从父皇那里学来的帝王术。

    想到这里,端王看向下方的一名随从,说道:“准备些礼物,本王要去唐家一趟。”

    唐家遭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与之相对的,应该是端王的失利,若是在之前,人们自然会想到康王。

    然而在夺嫡一事上,康王早已出局,即便是唐家被从京师权贵中除名,端王依然是端王,他早就是无形的太子了,根本不用再借唐家的势。

    康王像是被人遗忘,已经有很久没有出现在百姓们的言谈中了。

    康王府中,康王也已经得知了此案的结局。

    他站在檐下,有些遗憾的问道:“就只有这样吗?”

    徐先生站在他身后,缓缓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唐家身后有端王,有惠妃,陛下不会一点儿都不留情面的。”

    康王叹了口气,说道:“父皇可真是偏心啊,他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偏心……”

    徐先生道:“殿下不要再管这些事情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筹备好几个月之后的祭典。”

    康王深吸口气,说道:“先生说得对,不管赵铭和唐家了,再重要的事情,都比不过祭典重要。”

    他转过身,缓缓的向殿内走去,一边走,一边叹道:“定国侯啊定国侯,你太让本王失望了,你要是能拿出当初对付本王一半的力气,就能顺便将唐淮的太子少师也拿了……”

    唐家。

    这次的事情,唐家虽然境况危险,但也算是平安的逃过一劫,国子祭酒本身就没有什么重要的实权,丢了也便丢了。

    端王今日带了厚礼前来慰问,临走之时,看着唐淮和唐琦,说道:“不过是一个国子祭酒而已,舅舅不必介怀,等到本王上位,必定让唐家重回往日巅峰……”

    送走了端王,唐琦面露一丝疑色,喃喃道:“今日的殿下,似乎也以前有些不太一样。”

    “太气定神闲了。”唐淮接口道:“以往他早就怒不可遏,这一次却似乎事不关己……”

    “本来就是事不关己啊……”唐昭看了看二人,说道:“唐家有事,又祸及不到端王表兄,已经没有人和他争皇位了,他为什么要怒不可遏?”

    唐昭此言一出,场间的气氛有些寂静。

    唐琦看着他,咬牙道:“你说什么?”

    “你们还不明白……”唐昭看了看他们,叹息道:“唐家就是端王表兄过河的桥,推磨的驴,现在他过完了河,推完了磨,桥在不在,驴死不死,对他而言,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说的是什么混账话?”唐琦怒道:“这么多年,唐家站在他背后,为他付出了这么多……”

    “过河拆桥,卸磨杀驴,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唐昭看着他,问道:“史书上这种事情还少吗,我们唐家都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他语气一转,又问道:“而且,你们觉得,等到他成为了皇帝了,真的希望唐家变的和以前一样强大?”

    唐昭悠悠的说道:“此一时彼一时,到那个时候,他想的一定是怎么掌控朝堂,不会希望有一个家族能像以前的唐家那样,权势滔天,把控朝政,所以啊,不要看唐宁现在风光,等到端王表兄上位,他的下场也不会比现在的唐家好到哪里去,当然,到那时候,唐家虽然不能恢复到往日的辉煌,但肯定也比现在好多了,这一点倒是不用担心……”

    唐淮唐琦面色阴沉,唐昭的话,就像一把把尖刀,每一句,都直插二人的心脏。

    良久,唐昭又悠悠的舒了口气,喃喃道:“不过,还有件事情很奇怪啊……”

    唐琦的目光看向他,至此,他已经不能再忽视这个从来没有被他正眼瞧过的儿子的话了。

    唐昭看着他,解释道:“使臣遇刺案被翻出来这么久,事关己身,楚国那边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莫非楚国没有使臣在京师?”

    唐琦身体一震,目光望向他,艰难道:“有……”

    荣小荣说

    攒着一起发果然不可行,两天了,就攒了一章,后面还是写多少发多少,今天没啥事,写一天,保四更争五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