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病娇

    就在时葵情绪低落的时刻, 放在身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拿起手机,接通之后那边传来了赤司温和的声音。

    赤司的声线很特别,清亮华贵,说话的语气温和而笃定。听到他沉稳而清透的声音, 时葵的心一瞬间竟然平静了下来。

    “有什么事情吗?赤司君。”

    “今天下午,你有时间吗?”在电话里,赤司并没有察觉到她细微的情绪变化,只是微笑着问道。“有一个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

    “重要的消息……?”时葵怔了怔, 随后问道:“难道是之前黄濑遇到的那个小男孩的事情?”她有些震惊赤司的办事能力, 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他们的下落。

    “嗯,没错。”赤司说道, “我已经找到了他们现在的住址, 只是情况有些特殊,还是当面说比较好。”

    时葵点了点头:“好, 那下午我们在哪里见面?”

    赤司征十郎轻声说道:“我会派人你来接你过去的。”

    时葵虽然觉得有些怪怪的,但是也没有拒绝对方的好意,毕竟两人的交往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

    等到了约定的时间, 日暮神社的门口出现了与上次不同的另外一辆银白色的豪车。

    草太刚放学回家就看到这辆车,他虽然还小,但作为一名男性已经开始对于车这种东西产生了朦胧的兴趣。

    草太背着书包往鸟居前的长长的阶梯走去, 一边走一边回头看那辆不知是谁的豪车。

    刚往上走就看到了出现在鸟居下面的时葵, 草太和她已经很熟了, 于是兴奋地挥了挥手:“时葵姐姐!”

    时葵走过去笑着揉了揉他的头, 她挺喜欢戈薇的弟弟, 因为他的性格的确很不错,虽然年纪小,但是一点也不熊。

    “你要去哪儿啊?”草太好奇地问,还指了指门口那辆车。“这辆车也不知道是谁的,在那里停很久了诶。”

    时葵看了一眼车,明白这是赤司派来接送她的人到了,只是……这颜色好高调,和赤司的风格好像有些不符??

    “有事要处理,草太,帮我告诉阿姨今天晚上我不回来吃饭了。”

    草太乖乖的应了一句,然后扭过头朝上走去。

    过了一会,快要走到阶梯最高处的他又转过了身子,看到时葵坐上了车子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

    时葵并没有什么感觉,毕竟她脱离现实社会已经很久了,除了吃饭要钱,别的方面她都没什么需求。

    所以即使坐上了豪车,她的反应和坐自行车的后座一样不惊不喜、毫无波澜。

    司机在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时葵。

    长得算漂亮,气质也很不错,只不过光从外表来看的话赤司少爷认识的那些大小姐们更漂亮的也不是没有。

    但是从来没有让他亲自去接送其中的哪一位。

    哎,算了,年轻人的事情他也管不了,或许赤司少爷就是喜欢这种类型的吧。

    唯一值得感叹的果然还是,自己亲眼看着长大的少爷也到了追求异性的年纪呢。

    前方路段红灯,他停下了车,用手背擦了擦几乎有些湿润的眼角。

    时葵并不知道赤司的专属司机已经误会了她和赤司的关系,后者脑洞一开就完全停不下来了,脑子里甚至幻想出了小赤司的模样。

    她看着周围的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的景象,脑海里浮现的却是树木参天,一片葱郁之色的森林。

    还在发呆的时候,司机将车停在了路边,然后他极快速的下车,帮时葵打开了车门,站在一旁,微微垂着头。

    她一下车,就立刻吸引了不少目光。

    时葵的表情有些微妙,因为她并不习惯被人用这种目光注视着。

    大概是被误认为了有钱的大小姐,但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呢……

    赤司说的地址是一家极为高级的料理店,环境雅致清幽,一般要提前订座。

    她一走进去就被迎面而来的侍者带到了极为隐蔽的包间。

    赤司已经坐在里面了。

    他微微侧过头,时葵看到今天的赤司似乎有一些不太一样。

    他的面容依旧整洁而俊秀,一头红发柔顺而亮眼,只是身上时常穿着的洛山高校的校服换成了一件白色的浴衣。

    除此之外,赤司的心情好像还不错。

    他的嘴边一直噙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就连那双异瞳都不再像之前那样的咄咄逼人。

    时葵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她和赤司的关系很显然没有好到能问长问短的地步。她在赤司的对面坐下,看着他脸上的笑容,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赤司君你今天看上去好像格外高兴的样子?”

    赤司收敛起了笑容,说:“我父亲的病好多了,昏睡的时间比起之前来,明显变短了很多。”

    原来他是在为这个高兴。

    时葵瞬间理解了这个老成的少年在自己面前露出真实情绪的原因,听到赤司父亲的病情有好转,她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

    “赤司君,你之前说要告诉我的重要的消息,是什么?”

    赤司端起茶杯小小的饮了一口,才看着她慢慢地说道:“凉太口中的那个女人和小孩,并非母子关系。”

    “这个我知道……”

    “这件事情要追溯到五年前。”赤司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动作优雅又淡然。“那个女人是社长夫人,是对方的第二任妻子。结婚几年之后社长就去世了,她因为社长临死之前立的遗嘱继承了一笔不菲的财富。”

    “丈夫死了之后,女人因为寂寞,经常出入风俗店,却迟迟没有结婚。三年前她曾经一个人出国旅游,回国的时候身边就多了一个孩子。”

    “就是那个小男孩?”时葵问。

    “嗯。”赤司点了点头,“因为她的交际面很窄,父母一直居住在乡下,亲戚也不在身边。平时要么去风俗店要么就是呆在家中,所以并没有多少人怀疑这个孩子的出处。他们都以为,这个小孩是她自己的孩子。”

    “我并没有查到她是如何遇到这孩子的,她对这件事情也是闭口不提。一开始的时候,她就像这孩子的亲生母亲一样照顾他,但中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三个月之后,这个女人开始频繁的变更住所,就好像在躲避什么一样。”

    “是在躲避那个孩子吧?”时葵叹了一口气。

    “应该是这样。”赤司突然露出了有些微妙的表情,“只不过,据我的猜测,那个孩子或许并不是真正的小孩。因为他的行为显然太具有预谋性了。”

    “如果他真的是一个小孩的话,那么事情会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

    时葵明白他的意思。

    成年人没理由会害怕一个小孩子,或许这个孩子身上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或许还有一种可能性……他并不是人类。

    “我查到了那个女人现在所处的位置。”赤司递给了时葵一张纸,上面写了他找到的地址。“她和那孩子刚搬到这里。”

    时葵低头,在手机地图上找了一下这个地址,距离她现在所在的位置大概几十公里。

    现在是晚上八点。

    “我想……现在就去这里。”时葵说。

    “你一个人去?”赤司说,提醒她道:“那个孩子很危险。”

    “我知道。”时葵突然露出了一个微笑,笑容中隐隐带有感激。“不过,我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

    赤司皱了皱眉,但最终看着时葵决绝的样子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等时葵赶到赤司写的那个地址之后,从出租车上下来的她望着不远处的一栋别墅,那里没有灯光,漆黑一片,唯有自己身侧的路灯发出寂寞的光。

    她没有直接进入到别墅里,而是召唤出了一个小纸人,低语了几句,让它们去帮自己查看别墅里的情景。

    时葵站在路灯下面,望着它们一个个朝着别墅的窗户缝里飞了进去,心情却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

    她总觉得,小纸人们会给她带来不好的消息。

    就在此时,时葵突然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自己,她的手心忍不住出了汗,背后竟然生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一转身,就看到了一个矮小的身影从路灯下面慢慢地走了出来。

    黑发黑眼的小男孩在昏黄的灯光照耀下,清秀的眉目竟显得有些森然,他的眼睛很黑却没有一丝光泽,怀中还抱着一只毛绒玩具。

    他的目光移到了时葵的脸上,渐渐地,他的眼睛里似乎焕发出了一种异样的神采。

    记忆中那人的面目忽然清晰了。

    喜欢[综漫]八百比丘尼请大家收藏:()[综漫]八百比丘尼更新速度最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