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动摇

    朴仙翁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活了多久了。

    他原本只是一颗普通的树木, 在森林里日复一日的接受着阳光的沐浴,雨水的润泽。也不知从哪一天开始,原本没有自己意识的树木突然感受到了来自外界的信息。

    阳光开始有了温度,一切的一切都变得那样美好了起来。

    相比起其他争强好胜的妖怪, 朴仙翁的性格更为温和,他的身上似乎有一种神明般的慈悲,这也许和他本身的修行有关,从来不轻易杀戮, 远离是非。

    但尽管如此, 他那深不可测的实力依旧为许多妖怪所忌惮。

    而杀生丸的父亲,西国的统领斗牙王则是那许多前来向他挑战的妖怪中的一个。

    只不过, 虽然目的相同, 但结果却是截然不一样的。

    朴仙翁和斗牙王成为了好友。

    虽然身为一个妖怪,朴仙翁发现斗牙王在很多事情上的观点竟然和他不谋而同。

    这个拥有着强大力量的妖怪, 并不会因为自己的力量而滥杀无辜,更不会去看不起比起自己更加弱小的存在。

    比如人类。

    身体羸弱的人类拥有着妖怪所不具有的丰富情感和强大思维,后者需要长久的修行时间才能获得相似的东西。

    斗牙王和他一样, 早就超越了一般妖怪的境界,自然也开始思考起了这个问题,渐渐地, 他发现, 人类的确并非和他之前想的那般一无是处。

    从某个程度上, 人类比单纯信奉着弱肉强食的妖怪更令人在意。

    朴仙翁还记得斗牙王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力量不是为了摧毁, 而是用来保护重要的东西的。”

    而后不久, 他再一次见到了斗牙王。

    对方似乎已经找到了自己心中需要守护的对象,他想要用朴仙翁树身上的木头来打造一柄守护人类的妖刀的刀鞘。

    朴仙翁答应了他。

    再后来,那位老友似乎死去了,似乎是为了守护那个人类女人而死去的。

    哎……

    他的目光从时葵的身上移开,再次落在了眼前的杀生丸的脸上。

    真不愧为父子。

    还真是意外的相像呢。

    “朴仙翁,我需要借你的力量一用。”杀生丸淡淡的说,“你能够让她的灵力恢复吗。”

    她指的就是那个人类吧。

    朴仙翁看向了时葵,只思忖了片刻便缓缓说道:“可以是可以,但能恢复多少我就不知道了。”

    时葵倒是不在意能够恢复多少之前的实力,她只想能恢复一点是一点,多少也能够做一些事情,总比当一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好。

    荒的声音在此时响了起来:“去取它的树液回来吧。”

    只是,当她用小瓶子把朴仙翁身上分泌的树液接住的时候,却听到了他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真是奇怪,为什么我感受到另外一种气息……”

    时葵手一抖,差点没把那瓶树液倒地上。

    杀生丸听了这句话,略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另一种气息……”

    难道是那个名叫奈落的妖怪在时葵的身上留下了印记?

    朴仙翁说:“又不见了,或许是我年纪大了头脑有些不清楚了吧。”

    妖怪即使年纪大了,身体机能也不太可能像人类那样彻底的衰竭下去,所以朴仙翁感觉自己察觉到的那股气息应该是确实存在的。

    但一瞬之间,又不见了。

    时葵猜测他指的应该是荒,但是荒的存在不应该只有自己一个人感受得到才对吗?

    她也没有继续说,而是问:“只要服用了这些树液,我的灵力就能回来吗?不需要做其他的事情?”

    朴仙翁说:“我刚才用妖力查看了一下,你的灵力是被至邪的瘴气所侵蚀破坏了,用我的树液大概能恢复成之前的五分,剩下的只能慢慢修行回来了。”

    “谢谢您。”时葵捏着小瓶子,心情有些复杂的说道。

    朴仙翁则是笑着说:“这件事情你不应该谢我,而是应该谢杀生丸才对。”

    “我和他的父亲斗牙王是多年的好友,能够帮上他儿子的这点小忙,实在是不算什么。”

    时葵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一旁俊美的银发大妖怪,他似乎正在看她,两人的目光很快的接触了一下却又很快的离开了。

    虽然实际上已经是大龄女性了,但是多年没有接触过感情的她还是像个少女一样心跳漏了一拍。

    不过,朴仙翁一提到斗牙王,时葵突然也想起了他。

    斗牙王算得上是她的故人,而当年那件事情发生了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斗牙王了。

    夜叉大人死了之后,人类社会也恢复了少有的平静,也正因为如此,她很少知道有关于妖怪的事情了。

    也自然不知道后来的斗牙王的讯息了。

    “斗牙王大人,现在还好吗?”

    邪见听了她问朴仙翁的这句话,十分惊诧:“你怎么会知道老爷的名字?”

    时葵愣了一下:“我之前有见过斗牙王大人几次……”

    邪见怀疑她在说谎:“你怎么可能会见过他!老爷早就在很久之前就不在了!”

    “你不相信吗?”时葵有些无奈,“杀生丸大人可以为我作证的。”

    邪见望向了杀生丸,后者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普通人类怎么可能活那么久?!”邪见这才发现了时葵的与众不同之处,顿时大呼小叫起来。“可是你身上也没有妖气……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时葵叹了一口气:“邪见大人,我可没有说过我是普通人类。其实,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呢。”

    她心中还存有疑惑,便问朴仙翁:“斗牙王大人怎么会……他那样强大的存在。”

    朴仙翁的语气之中有一丝丝淡淡的惆怅:“当时斗牙王和龙骨精一战之后,虽然把龙骨精封印了,但自身也受了重伤,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好转。我曾经劝他好好修养恢复实力,但却没有想到他后来竟然为了保护一个人类不顾自己的伤势……哎。”

    毕竟是妖怪之中惺惺相惜的存在,斗牙王死了之后,朴树仙也十分的失落和遗憾。

    斗牙王竟然已经不在了。

    而且是为了保护一个人类,才会死去的。

    时葵难免有些吃惊。

    但此刻又想起了犬夜叉……他好像是杀生丸的弟弟,只不过不是完整的妖怪,而是个半妖。由此看来,应该是斗牙王和那个人类的孩子吧。

    她记得,第一次见到杀生丸的时候,对方对于父亲的尊敬和崇拜十分明显。

    父亲这样的离去,想必他一定十分不能接受吧?

    毕竟他是那样的讨厌人类……

    也许,正是自那件事情之后,才会更加讨厌人类的。

    正在此时,默不作声的杀生丸却对朴仙翁说:“我还有事情要问你。”

    “你想要知道的事情……。”

    朴仙翁缓缓的说道。

    眼看着他们俩似乎要进行一场秘密谈话,小妖怪邪见赶快跳起来抓起时葵的袖子就往旁边的树林里钻。

    “……你干什么。”

    时葵被他拉得老远了才总算挣开了邪见紧紧箍住她的爪子。

    “没看到杀生丸少爷要和朴仙翁大人说话吗,你这个人类怎么可以在场。”

    邪见哼哼的说。

    “好吧。”时葵虽然有些好奇,但她也不会跑去偷听,“那我们现在去哪里,邪见大人?”

    “当然是在这旁边找找看有没有接下来路程所需要的食物。”邪见正色说,“虽然杀生丸大人并不爱吃人类的食物,但是不准备也是不行的。而且你这个拖后腿的人类一旦临时停下来去找食物的话,又会耽误很多时间。”

    “那……你能回答一下我之前的问题吗?”

    邪见听到时葵的声音,没好气的回道:“什么问题?”

    “杀生丸大人他,喜欢什么?”时葵有些苦恼的说,“当然我特指的是吃的爱好方面。”

    “虽说杀生丸大人看上去好像什么都不喜欢的样子,但是我照顾他那段时间里感觉他有时候还是挺爱憎分明的……”

    邪见咳了一声:“你这个人类,还真是愚蠢啊。”

    “啊?”时葵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为什么会这么说?我并不觉得自己的问题有哪里愚蠢的地方……”

    邪见左看右看,然后凑近了脑袋一本正经的说:“杀生丸少爷,是犬妖吧。”

    “是这样没错。”时葵点了点头。

    “犬妖嘛,其实也是从狗进化而来的,对吧?”邪见说这话的时候非常心虚,虽然他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但还是怕杀生丸突然从背后走出来一爪子令他身首异处,所以有些不自在的缩了缩脖子。“只要是狗的话,当然是喜欢那种可以丢过来丢过去的……可以让他捡回来的东西?懂我的意思吗?”

    时葵明白了,她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

    “咳……总之就是这样。”邪见又忍不住朝身后看了一眼,“我可不是在说杀生丸少爷的坏话,像杀生丸少爷这样完美的大妖怪,自然应该是和那些犬类不同的。”

    “……”

    而在另一边,朴仙翁的一席话让杀生丸陷入了片刻的沉思。

    “你来找我是为了铁碎牙的事情吧。”朴仙翁说,“其实我早前已有预感你应该会在这个时候来找我。”

    “这样吗。”杀生丸淡淡地说。“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么就直接告诉我吧。”

    “我觉得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朴仙翁看向了杀生丸腰间的天生牙,“已经用过这把刀了,对吗?”

    杀生丸虽没有回应,但树妖知道这是默认。

    “天生牙才是真正适合你的刀。杀生丸。”朴仙翁的目光中闪烁着睿智的光,“铁碎牙不仅仅是一把守护人类的刀,你的父亲……想要以此来保护力量尚且不足的犬夜叉。”

    “犬夜叉只是个半妖,一旦陷入极度危险的境地,犬夜叉体内的继承的大妖怪之血就会起作用,使他的力量在一瞬间之内增强,但那妖怪之血对于他来说是在是太过强烈的,半妖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

    “而杀生丸你,会陷入那样绝望的境地吗?”

    杀生丸听闻愣了一下,只是冷冷的说:“把我逼到走投无路,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或许是那样吧。”朴仙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的微笑,“但是在将来,谁也说不准事情会不会成为我所说的那样。”

    ※※※※※※※※※※※※※※※※※※※※

    邪见经常吐槽杀生丸,前几天重温,有一集邪见在一旁吐槽杀生丸说他毕竟只是一条狗啊,脑子也不聪明,怎么可能会想到把身体变成人形然后挣脱束缚呢。。然后杀生丸似乎意识到了他内心的吐槽,无比冰冷地瞪了他一眼……

    哈哈哈哈超级萌

    喜欢[综漫]八百比丘尼请大家收藏:()[综漫]八百比丘尼更新速度最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