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重逢

    当时葵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

    她的四肢健全,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但全身就像是失去了自主权一样动弹不得。

    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要抬起一只手,却始终无法成功。

    房间的摆设格调十分典雅,室内甚至还散发着淡淡的熏香气息。很显然和之前小山村简陋的屋子完全不一样,这里更像是一个贵族的居所。

    时葵很清晰的记得之前自己还和翠子在一起,她十分讶异,怎么转眼间就到了另外一个陌生的地方了呢?

    她将视线转下,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穿着已经换过了。原本红白素雅的巫女服,变成了繁复华丽的衣服。

    这显然是有人帮她换掉的。

    一切都显得是那么奇怪,时葵并不知道是谁将她带到这里来的。

    而将她带走的人的目的,又是什么呢?翠子是否已经发现了她被带走了呢?

    一时之间时葵心乱如麻,而就在她心绪繁杂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巫女大人……已经醒了么?”

    时葵听到这个声音,想要起身却又觉得浑身一阵无力,只得轻轻答应了一声。

    门外的人听到她的回应,于是便拉开纸门慢慢的走了进来。

    时葵也看到了声音的主人的模样,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她的眉眼和总是带着清寒之气的翠子不一样,可以说是柔情似水的类型,眼波潋滟,唇边的笑容淡淡的却意外让人十分安心。

    但是……她是谁?为什么要叫她大人?

    见她一副茫然的样子,女子跪坐在一旁,微笑着说:“巫女大人不必惊讶,是主公大人让我来照顾你的。”

    时葵仍然不明白,问道:“你说的主公大人……是谁?”

    女子的笑容就好像公式化一样的挂在脸上:“当然指的是夜叉大人了。”

    “等等……你说……主公大人是夜叉?!”时葵听到她的回答,心里的复杂情绪根本无法言传,她顿时瞪大了眼睛,急切的看向了眼前的女子。

    为什么……会是夜叉?

    虽然才想过无数次和夜叉重逢的样子,但是时葵在心里已经认为他是一个死人了。

    而且,翠子告诉她,夜叉已经死掉了,身体被妖怪给吞噬了……她根本不可能会骗她,而且翠子也没有理由会骗她。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但是请先忍耐一会吧……夜叉大人马上就回来了,到时候他会告诉你一切的。”

    女子低缓轻柔的声音带有一种安抚的力量,让时葵急躁的心也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昏睡了这么久的时间,大人一定饿了吧,不如让我来伺候大人吃点东西吧。”

    她手中精致的托盘里摆放着新鲜的鱼肉和米饭,还配了几样时葵认不出的菜。

    这已然是这个时代人们难以享受的佳肴了。

    “不用……我自己来。“时葵摇了摇头,她想要起身,却依旧像是中了迷药一般无法动弹。

    女子见状赶紧过来扶她起来,然后说道:“大人的身体现在还不能活动……”

    时葵见她一副着急的样子,也有些好奇自己的身体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她记得她并没有受伤,但为什么现在好像整具身体都不再受她控制了一样?

    不过说起来,因为长时间的不省人事,醒过来肚子已经很饿了。再加上身体无法动弹,就算她不太好意思让这个女子伺候她吃饭,也不得不接受了这种事情。

    靠在温柔大姐姐的肩膀上……被和哄孩子一样的喂饭什么的,确实是让人十分害羞……

    不过,女子看上去并不在乎,看来是已经习惯了。

    “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吃完饭以后,看着眉眼仿佛在发光的女子,时葵突然问道。

    “大人,我的名字……叫做清姬。”

    女子的名字和她的人一样温柔,再加上身上那种成熟的气质,让时葵由衷的觉得,和对方比起来,自己只是个没有长大的小女孩而已。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大人……清姬先退下了。”

    清姬说完这句话,很快就消失了,好像是去赶着做别的事情。时葵虽然很无聊,但是也没有留下清姬。

    她还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之中。

    清姬看上去像是夜叉的下属……但是之前的夜叉,她很清楚,他向来都是独来独往,从来不会带多余的累赘。

    而清姬……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时葵赶紧打消了念头。

    她摇了摇头,不对……两个人看上去并不是那种关系……而是,夜叉现在……究竟变成什么样子了呢?

    他之前为了救她,而独自一个人去阻拦那两个豹猫一族的妖怪……所有人几乎都告诉她他死掉了,就连翠子,也信誓旦旦的说夜叉不可能再活过来。

    但是清姬所说的话却告诉她,夜叉还活着。

    就在她还在烦躁的时候,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紫色的长发,金色的眼睛……那再熟悉不过的带着嚣张神情的脸。

    “……夜叉大人?!”她惊讶的直接叫道,心中又惊喜又觉得心酸。“你果然没有……”

    夜叉的样子和之前有了一点点的变化,他的眼睛看上去颜色更深了。但除此之外,他还是他,夜叉只有一个,是任何人,任何妖怪都无法模仿的。

    夜叉当然也看到了躺在中央的时葵,他的眼睛里涌出了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就好像小孩子终于找到了自己心爱的玩具一样。

    但是他没有立刻冲上去告诉她这段时间里自己经历的事情,因为这一切都太痛苦,痛苦到就连他自己都不愿意想起,更不愿意让她为自己露出难过的表情。

    这个秘密,就让他一个人知道就好了。

    如果不是因为她,或许他也不会再回来了。

    他的世界里本来只有冷漠和遗弃,从未想过会有另外一个人会关心他,只是因为他是夜叉而给予他温暖的滋味。

    也不仅仅是因为这样……她和他都是被遗弃的对象,所以他才会那么的在意她吧。

    正因为他和她是那么的相像,所以他更不能离开她了。

    “本大爷当然不会死。我说过,你只要好好的等着我回来就好了。”他皱了皱眉,露出了相当不爽的表情。

    “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看到他这个样子,时葵终于笑了。

    这段时间的担惊受怕和恐惧,好像在一瞬间都消失了。

    夜叉看着笑得如释重负的她,胸口的某个位置突然痛了一下。但是动作却要比想法更快,时葵还没回过神来,就意识到自己似乎扎进了一个并不柔软的怀抱。

    “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他的声音低低的,似乎带着某种情感。

    时葵此时的身体就是个有感觉的木桩,被这么抱着难免会感到害羞,再加上他抱着她还用低沉的嗓音说出这样的话,更让她心跳快到无法呼吸。

    一个平时总是嚣张跋扈的家伙,难得露出的温柔模样,也是相当打动人的了。

    “夜叉大人……快放开我。”

    她有些不自在的说,但是对方很显然无视了她的话,只是挑了挑眉,抱得更紧了:“你之前不是说我去哪里你就去哪里吗,我还以为这算是表白。”

    时葵诧异地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但是她仔细的想了一下,好像还真的有……她之前照顾受伤的夜叉的时候,他说他要去西国,然后她就说只要他想,她就愿意和他一起去……

    这算是表白吗?

    所以他就觉得自己喜欢他么?

    时葵很郁闷。

    在这之前,她只把夜叉当做一个很重要的同伴,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他会对她这么好。

    一直到最后,他为了她甚至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她才意识到了对方对于她的感情,不可能是一个主公对于侍女的感情,当然他们俩的相处模式本来就不像是上下级。

    只是,没谈过几次恋爱的时葵还是觉得太快了,快到她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已经主动地打破了这层关系。

    夜叉本来就不准备将这份感情遮掩起来,之前他想的是到了西国再告诉她自己的想法。

    但是现在他觉得,早一点晚一点根本没有区别。他不会再跟时葵分离了,因为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力量。

    见她整张脸似乎都在发红,他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你还记得之前,我们的约定吗?“

    “什么……约定?”

    “我之前说过,会带你去西国。”夜叉说,“不过本大爷现在不这么想了。”

    时葵不明白他的意思:“你之前说斗牙王是个了不起的妖怪,所以想要去他的麾下……而且,在那里,人类和妖怪都可以和平共处。”

    之前的他们,认为西国是理想中的家园,所以才会那么想在那里找到自己的容身之所。

    夜叉从来都是四处漂泊,从未有过真正的立身之处。

    “我准备过段时间再带你去那里,目前只有西国远离战乱,但是我不会去投靠斗牙王了。”

    时葵觉得自己有些猜不透夜叉的想法了,她很想问自己的身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就像是失去了自主能力一样,但是夜叉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像是没有看到她几近瘫痪的身子一样,只是眼神专注的将她搂在怀里,看了很久很久。

    他对待她的态度实在是太小心翼翼了,就像是手中托着一件珍贵的瓷器一样,生怕她会碎掉。

    时葵不仅身体无法动弹,就连身上的灵力都无法运转了。

    翠子之前收留她,希望她成为和她一样的巫女,正是因为她这具身体与生俱来的强大灵力,但现在,她的灵力就像是全部消失了一样。

    她抬起眼睛看夜叉,妖怪俊美的面孔一半隐藏在阴影之中,他那金色的眼眸似乎比起之前颜色更深,瞳孔之中的情绪复杂到她似乎已经看不懂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