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中毒

    “……这是……我……”

    当他看到湖面上的倒影的时候, 原本还算平静的面部表情突然扭曲了起来, 瞳孔之中是深深地不可置信。

    湖面上倒映出来的他,已经不再是一个人类了。

    满身血痂和甚至能够看到森森白骨的残破肉身, 苍白的好似已经死去的脸孔让他突然想到了那一天——

    没错,他早就不该存于人世间的。

    他……原本一个没有名字的盗贼,早已经死去了。

    死在了某一个没有人注意的角落里, 无人为他伤心, 亦没有人替他收尸。

    没什么好可悲的,这本就是他的宿命……不是吗?

    看着夜叉陷入令人痛苦和难以接受的情绪深渊之中,奈落反而笑了, 一旦看到其他人因为黑暗的真相而感到震惊和堕落的时候, 他的内心却油然产生了一种阴暗的快乐。

    就好像当初看到犬夜叉和桔梗因误会而分开的时候, 虽然因为体内鬼蜘蛛的存在而惋惜桔梗的死去,但更多的是一种报复般的快意。

    奈落缓缓说道:“你终于想起来了。”

    原本沉默不语的盗贼总算抬起了头。

    他的目光不再充满炙热的情感, 而是空洞的仿佛一潭死水。

    胸前那两片四魂之玉的碎片静静地发出黑色的光, 那光芒越来越盛,甚至就连空气中似乎都散发出了腐烂的味道。

    “我知道你已经想起来了……去吧, 去结束这一切吧。”

    奈落的声音低沉而充满了诱惑,就好像满天迷雾之中出现的点点光明, 指引着他下一步的行动。

    半身沉入黑暗之中的男人应了一声,然后慢慢的走了出去,神色仿若平常。

    奈落看着他的背影, 略不可闻的轻笑了一声。

    他很期待即将上演的一切。

    ……

    时葵看着外面的天空逐渐亮了起来。

    夜叉他还没有回来。

    她心中那种不祥的预感又再次升了起来, 更多的是一种未知的恐惧。

    害怕夜叉又出什么事, 害怕他再次……在她的面前死去。

    事先放出去的小纸人们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但是经历了各种事情而变得多疑起来的时葵却并没有放下心。

    尽管他说要自己却解决和那些强盗的事情,但是……万一发生了不测怎么办?

    但很快的,距离门口的不远处的地方似乎出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正在慢慢的靠近此处。

    她的心雀跃了起来。

    时葵看到了那张眉目张扬,俊美肆意的脸孔,再也掩不住心中的情感,上前去抱住了他。

    “夜叉大人,你终于回来了。”

    对方的身体有些僵,应该是从未见过她这样主动亲密的样子而感到惊讶吧。

    她的理智还是没能压过情感。

    尽管她知道他的性命和胸前的四魂之玉碎片有关系。却在他温柔地告诉她:“我带你一起离开。”这句话之后,再也下不了手了。

    未来的事情……未来再说吧,至少现在,她想要和他在一起。

    夜叉迟疑了一下,然后慢慢的伸手回抱住了她。

    他的声音有些怪怪的,就连反应都似乎慢一拍一样,没有平时那样的热烈:“……嗯。”

    时葵却在他的身上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心下一惊:“?你受伤了?”

    夜叉低垂着眼睛,没有看她。

    “没有。”

    他的语气是如此的冷淡,而他刻意想要遮掩的表情终究没有逃过时葵的眼睛。

    阴沉而冰冷,仿佛没有阳光照耀的井底。

    “他有些奇怪。”

    突然,脑海里出现了神明的声音,只不过他的提醒却并没有让时葵放弃和他走的念头。

    “也许是因为我……他放弃了原来的同伴,所以他才会变成这样的吧。”

    听到这句话,荒只是摇了摇头。

    他没有再出声,作为高高在上的神明,他似乎已经习惯了俯视所有人类,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他们的命运。

    不管未来会变成如何的情况,都是人类自己的选择。

    只是时葵是帮助他恢复了部分记忆的人类,所以他才会出声提醒。

    夜叉只是看着她,突然收紧了怀抱,问了一句:“真的要跟我一起走吗?”

    “尽管……我只是一个不堪的盗贼。”

    这句话是第三次问了,夜叉第一次问这句话的时候,是近百年前他们第一次遇到的时候。

    “为什么又要问这样的问题呢……?难道你不相信我么。”

    时葵毫不介意他身上浓重的血腥味,反而将头靠在了他的胸前,看着那两片四魂之玉碎片发出熟悉的光。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再告诉你一次吧:无论你想去哪里,我都愿意和你在一起。”

    这已经是她能够说出的最肉麻的话了。

    他的身体又僵硬了一下,然后夜叉轻扯了一下嘴角,最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冷漠的神光逐渐变得温柔起来。

    “好。”

    然后,下一秒,时葵就突然感受到有一把尖锐的利器刺破空气,狠狠地捅进了自己的胸腔处。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凝固住了。

    胸口传来的窒息的痛楚让她呼吸都感到痛苦,时葵只听到自己一字一句地说:“……为什么?”

    眼前的男人低着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时葵看不清他的神色,因为极度痛楚不自觉流出的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的耳边终于传来了他冷漠的声音。

    “我都说了,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了。”

    这是她最后听到的话了。

    无动于衷的分开了时葵紧紧环住他腰的双手,因失血过多而昏迷过去的巫女身体失去了支撑点,不由自主的朝后倾倒了下去。

    好多血……

    男人看着她胸口渗出来的血,突然觉得眼睛被这样的情景给刺痛了。

    他突然跪倒在地,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头。

    跌跌撞撞的朝着时葵的身体走了过去,颤抖着伸出了手,却在看到她平静苍白的面容的时候条件反射地顿住了。

    他的表情极度的悲痛,夹杂着愤恨,后悔,以及迷茫。

    最后,他逃离了这里。

    “……看来不得不出手了。”

    依旧不能显出自己身体的荒叹了一口气。

    时葵的身体构造虽然和一般人不同,但是奈落在那把刀上淬了剧毒,外加非常有个人特色的瘴气。

    这种邪恶之物一旦侵入她的身体,一时半会就算是吃了人鱼肉的身体也无法恢复过来。

    这种剧毒的瘴气,是巫女极为纯净的身体最为抗拒的东西。

    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中了这样的毒,尽管是时葵,也没有任何办法。

    荒自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因此尽管他用上了自己的力量,也没有办法替她将全部剧毒瘴气排出体外。

    奈落大概是用上了相当多的分量。

    他想要她死。

    此时的另一边。

    清晨的林间逐渐散去了阴霾,并不明晰的阳光投进了树叶的缝隙里,洒下了一地的细细点点的斑驳。

    略带凉意的风拂过,堆积在地面的树叶纷纷发出了声响。

    身姿挺拔面容昳丽的贵公子望着远方现出鱼肚白的天空,总是淡漠的神色上突然出现了一丝异样。

    他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

    那个女人……

    那个方向传来的风里似乎夹杂着她血的味道。

    杀生丸没有回头,他只是紧抿住了嘴唇,下意识的朝着气味的方向快速地赶去。

    “杀生丸少爷……等等我啊!”

    主动去寻找食物的邪见费劲的抱着一堆东西回来,却发现原本站在原地沉默不语的杀生丸早已走的老远了,连忙急的手一松,拿起人头杖就朝着他的方向奔去。

    ……

    而就在时葵的身体旁边,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色人影。

    总是鬼鬼祟祟的奈落总算在时葵的面前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他那阴沉苍白的脸竟然和失血过多已经昏迷过去的她有的一拼。

    奈落倾身,鼻尖传来了一股浓郁的血的味道。

    巫女的整个身体都被他那黑色的瘴气给污染了,周身淡淡的灵力还在坚持,却这力量也已经十分微弱了。

    若是与她正面对决,他绝不可能比这个活了百年的女人更厉害。

    但是只要是人类,就会有弱点。

    而他奈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伎俩,正是利用了这人心的弱点,才能够从一个弱小的半妖成长至今。

    有循着人血的味道一路过来的小妖怪,贪婪的张大嘴,伏在时葵的身体上开始啃咬她的伤处。

    奈落没有理会这妖怪的行为,他只是将时葵胸前装着的四魂之玉碎片的小瓶子给解了下来,然后放在手心摆弄着。

    四魂之玉碎片一离开时葵的身体,就慢慢的变成了黑色。

    奈落眼看着那一大片四魂之玉被他的邪气所侵袭,逐渐的失去原本的纯净之时,阴沉的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丝笑意。

    只是,就在这时,一旁因人血而来的妖怪却痛苦的发出了撕裂般的嚎叫声。

    它停止了啃咬时葵的身体,反而身体抽搐般的痉挛,嚎叫的声音越发的尖锐,最后,声音小了下来直至消失。

    奈落的面色冷了下去。

    目光又转到了时葵的身上。

    这是……

    这女人究竟是什么东西?

    ※※※※※※※※※※※※※※※※※※※※

    不立FLAG了下个月争取多更几章写到30万字完结【。】

    喜欢[综漫]八百比丘尼请大家收藏:()[综漫]八百比丘尼更新速度最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