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伤痕

    翠子是一个很强大的巫女。

    她从来不会轻易在外人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她似乎永远是高贵而纯洁的巫女,手执弓箭,神情恬淡的望着远方。

    时葵很羡慕这样的翠子。

    翠子的信念很坚定,自从很小的时候被发现了拥有强大的灵力之后,她就肩负起了消灭妖怪的职责。伴随着她的实力越来越强大,身上的责任也就越来越沉重。

    若是自己是翠子的话,也许并不能担负的起这种期待吧,或许时间长了,和妖怪不停的战斗之后,在某天某日,心中就会生出一种深深的疲惫感。

    毕竟自己本来就不是一个信念坚定的人,从过去到现在,都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但是翠子不一样,她仿佛就是为了和妖怪战斗而生存着的。

    这么多天以来,时葵从来没有看到翠子脸上露出一丝一毫的动摇和疲累。她总是挺直背,一个人走在前方,每当有遇到妖怪的时候,她会十分迅速的,仿佛条件反射一般的将其消灭。

    翠子这段时间都待在村庄里,并没有外出。

    而时葵也在这里呆了一个星期了。

    每一天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她都会靠在门背上看着这个时代格外明亮的天空发呆。

    也许是因为看得太久了,她会看到双眼发花,然后逐渐看到不远处似乎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夜叉大人!”

    当她兴奋的站起身子,朝着那个似乎熟悉的幻影叫出声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似乎正在对着空荡的地面说话。

    幻影瞬间就消失了,这让她心里的希望在逐步的破灭。

    天空的月亮依旧十分明朗,夜色正好。

    但是自己所期望的那个人却还是没有出现,也许,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时葵有些落寞的想。

    她不由自主的抱紧了手臂。

    明明是夏天,却在这一刻感觉周身发冷,仿佛身处冰窖。

    身后传来了缓缓的脚步声,翠子清冷却又让人安心的声音传来:“还在等他吗?”

    时葵不由自主的转过头,然后轻轻地叹气一声:“翠子大人,我是不是……该放弃了?”

    翠子在她的身边坐下,然后侧脸看着月亮,眼睛的光芒深邃:“那个人,应该对你而言,是很重要的同伴吧。”

    时葵点了点头。

    “翠子大人,老实说,我一直都很害怕。”

    翠子美丽的容貌和意外温柔起来的语音都安抚了她的心,让时葵不由自主的想要倾诉自己的内心。

    “你在,不安着什么呢?”

    “我……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什么。”

    时葵鼻子有些酸。

    “从来到这里之后,我就认识了他一个同伴。只有他会对我好,虽然也没有认识多长时间,他还老是凶巴巴的,但是我真的……觉得跟在他身边好像就是我活着的理由了。”

    “如果他消失了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能怎么办呢?

    时葵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鸟,习惯了鸟巢的保护,一旦失去了安全的巢穴就无所适从了。

    她从来就不具备能够自己面对一切的勇气啊。

    “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突然,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了她的头,翠子的眼神充满了安慰:“我能明白你的心情。”

    “很多人都会对我说,翠子啊,你天生就是巫女,一定要保护好村子的大家啊。其实,我并不是没有害怕过的,在面对强大的妖怪的时候,我也会受伤,甚至有几次,也差点就死在妖怪的手里。”

    “但是我又怎么能害怕呢?”翠子低下了头,声音一如既往的冷静,只是声音似乎有些发颤。“如果我害怕了的话,那谁来保护大家呢?如果我和普通女人一样,有了畏惧之心,那我就不再是巫女了,到那个时候,村子也会陷入更加糟糕的境地的吧。”

    “所以,无论是谁,都会感到无力的吧。但是,如果自己能够变得更加强大的话,那么或许很多事情都能够改变了吧。”

    翠子突然微笑了一下,她平时总是一副冷艳严肃的模样,很少有这样温暖的笑容。

    “所以,和我很像的你,也一定要加油啊。那个不知在何处的同伴,无论是否活着,都不会想要看到你这样的吧?”

    时葵愣住了。

    她突然想起了夜叉总是凶巴巴的说她“没用的女人”,但是在危机关头还是选择让她逃走,自己去面对一切。

    如果自己能够变得更强的话,是不是……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吧。

    再也不会失去重要的人。

    心里似乎被针扎到一半的刺痛,她看着翠子的脸,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再也不要有这样逃避的想法了。

    因为自己身上有着翠子所说的灵力,她救了自己,还让自己留在了平和的村子里,每天都能吃到村民们供养的米饭。

    不管怎么样,都应该报答她的恩情。

    即使,还有一部分,是因为自己,真真切切的不想做一个被命运摆布的人了。

    “谢谢你,翠子大人。”

    翠子听到这句话,身体似乎僵硬了一下。

    她没有说什么,只是起身背对着身子,说了一句:“不要每天都等到那么晚了,从明天开始,你就跟着我开始为期7天的在外修行吧。”

    这一天时葵没有再彻夜的等那个妖怪来接她。

    其实她也知道,他不会再出现了。但是心中总是有那么一点期望,仿佛在某一刻,奇迹会突然发生。

    但是再也不会有那个叫她没用女人的凶巴巴的妖怪了。

    这一天,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有着紫色长发的妖怪一直在前面走着,他的步子跨得很大,就好像和她当初刚认识的那样,一点也不耐烦等她。

    时葵一直在喊“夜叉大人”,但是他并没有回头。

    一直走到了海边,时葵看到了刺眼的太阳光,照亮了整个画面,使得她根本就看不清楚前方夜叉的身影。

    然后快走到海边的时候,他终于回过头了,但是时葵却看不清他的脸和神情。

    妖怪似乎邀请一般的朝着她伸出了手,然后她愣了一下,并没有犹豫的就想要把手伸过去。

    却在就要触碰到他手的时候意外的被甩开了,她只听到了一个声音:“果然还是不能这么做啊……那么,再见了。”

    所以……再见了吗?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眼角湿湿的。

    时葵摸了摸眼角的泪痕,看向了放在一旁的红白的巫女服,以及和崔子一样的一把弓箭。

    她走过去拿起衣服,然后忍不住用手去触摸那把弓箭。

    虽然还是无法释怀,但是还是要学会独自己一个人去面对未来了。

    当她换上巫女服的时候,整个人的气质就好像变了。

    走在村里的人们都忍不住转过头来看她,之前的她披散着头发,穿的也很简陋,虽然这具身体的美貌依旧十分出色,但当她换上这套巫女服的时候,那种气质更是完美的凸显了出来。

    虽然她的面孔上还是有着稚嫩的痕迹,但是也已经不是村民心中的那个被翠子救回来的少女了。

    翠子站在村门口,这一次的远行要经过很远的路程,所以村民们都纷纷的涌到村口来送行。

    大家都争先恐后的拿出自己准备的可以供携带的食物递给翠子,她只收了一部分。

    大家看上去……似乎都百分之百的信赖着翠子呢。

    时葵注意到这一点,而翠子看到她的表情,似乎心情不错的说:“这就是我为之守护的东西啊。”

    能够拥有挣扎在生死线上,和妖怪决斗的勇气……都是因为有着信赖着她的大家啊。

    然后她们离开了村庄,开始了长途跋涉。不得不说,赶路是一件十分辛苦的事情。

    翠子和她在体能上都只是普通人类,翠子因为已经习惯了路途的艰辛所以也就没有说什么,虽然疲惫但是身体已经适应了这样的强度。

    然后时葵就有些吃不消了,她感觉自己的腿很疼,全身都很酸痛。

    她们一直在赶路,路途山中的时候,翠子会给她讲解相关草药的知识,毕竟作为守护村民的巫女,一旦有人受了伤,也是由她们来负责照顾的。

    时葵也在很认真的学习这方面的内容,毕竟在此之前,她还是个五谷不分的宅女,除了宅在家里就是突然重病待在医院的那段时间,对这方面确实是一点也不了解。

    只是这一天当翠子指着一种草药,讲明它的功能的时候,突然说了一句:“你来拉开弓箭试试。”

    时葵并不明白她的意思,但还是照做了。

    翠子的眼神有些冷,从身后动作利索的拿出一支箭。

    她指导着时葵的动作,然后让她朝着一棵树的身后射去。时葵虽然也不太清楚,却隐隐感到了一股奇怪的气息,难道是有妖怪在这旁边吗?

    她没有细想,虽然也练习了一段时间的箭法,却一直没有实战过,究竟准不准也说不清楚。只是按照翠子所说的那样,朝着黑黢黢的地方射了过去。

    破风而出的箭仿佛带着淡淡的白光,然后一瞬之间就听到一声惨叫。

    一个青面獠牙,丑陋的妖怪跌跌撞撞的从里面跑了出来,他似乎是知道无路可去,只是将头埋下,脸色因为疼痛而扭了起来。

    而时葵的注意力,都被这个妖怪手中的一把时曾相识的武器给吸引了注意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