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受伤

    当天晚上他们就离开了那里,在天边显现出晨光的时候,夜叉和时葵已经到了山下的村庄。

    早上没有吃饭肚子自然不会舒服,一不舒服脸色就不会好看,走着走着夜叉发现了时葵的异常,他知道是什么原因,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包袱丢给了时葵,抱怨了一句:“人类果然就是这么麻烦。”

    时葵捂着肚子,打开了包袱,发现里面居然有饭团和新鲜水果,小小欢呼了一声,也不在乎他的话,只是说了一句:“妖怪们都不用吃饭的吗?”

    夜叉说:“妖怪又不是人类,当然不需要,当然也有一些低等的妖怪把人类当作食物。”

    时葵想到了昨天晚上遇到的百足上蔼,一时间感觉食物都有些难以下咽了。

    “怎么不吃了?”夜叉看到时葵进食的动作停了下来,“这可是本大爷辛辛苦苦从人类那里……”

    说到一半他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立刻扭过头去不说话了。

    时葵恍然大悟,怪不得昨天半夜这个家伙消失不见了,原来是去做这种事情了吗?

    “谢谢。”她小声的说了一句。

    夜叉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依旧没有说话,只是他却有一种忍不住去看她此刻表情的欲望。

    这个女人一定感动的涕零了吧?

    他可是从来没有为谁做过这种事情。

    等时葵吃完所有的食物,两人才重新开始上路,只是时葵并不知道夜叉究竟要去什么地方。

    刚才路过村子的时候,她看到一片狼藉。村子里的屋子大多都被毁坏得破破烂烂,而村里过道上还躺着很多受了伤的村民,穿着红白衣服的巫女在为他们治疗伤势。

    “村里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夜叉目不斜视的走在前面,没有回头:“昨天半夜,百足上蔼袭击了这里。”

    时葵没有想到这个时代居然会这么危险,她突然庆幸自己跟着夜叉,而不是独自一个人去往山下的村庄。

    如果昨天她来到这里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就会被百足上蔼给吃掉吧……但是她的身体是不会死亡的,那么她会变成什么呢……呃,好像越想越恶心的样子。

    还是和平时代好啊,没有妖怪也没有战争……

    夜叉当然不会注意到她的心思,他离开此处,不仅仅是因为寺庙被毁掉,而是有着更为重要的原因。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强者才能活下去。

    像百足上蔼那种小妖怪,到处都有,数目极多,但是不足为惧,可是还有更多的像他一样的妖怪,以及更加强大的甚至统领了一个国家的大妖怪。

    他准备去投靠西国的大妖怪——斗牙王。

    虽然说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固定的居所,随心而往,只是身边带了一个拖油瓶时葵,这让他不禁将曾经有过的计划提前执行了。

    犬大将斗牙王的实力非常强大,是妖怪之中少有的强者。

    夜叉准备投入到他的麾下,这样也能减少一些无聊的战斗,据说西国的妖怪和人类和睦相处,并不像他之前所看到的那样,人类和妖怪互相敌视,不死不休。

    虽然他依旧很讨厌人类,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以前了,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奇怪的女人,既没用还缺少脑子,他的实力并没有强大到无所畏惧的地步,恐怕今后的哪一天她就会被那些妖怪给掳走了。

    放她回人类的村子呢?

    希望就更加渺茫了,就算不会死,但是没有任何依靠的,还拥有着人类看来非凡美貌的女人一定会被四处抢夺的,然后迟早有一天被发现秘密,肯定会被当做妖怪烧掉。

    真是让人头疼,自己为什么会接受这样一个麻烦的女人跟在自己身边呢?

    他突然想起了她早上对他露出的开心的笑容,她很容易满足,似乎只要是一点人类的食物就能够让她笑起来。

    她笑起来很美丽,像所有他没能拥有过的美好事物一样。

    夜叉和时葵开始了长途跋涉,这段时间里夜叉对她虽然依旧是恶声恶气,但是每天早上她都能收到新鲜的水果和食物,甚至包袱里还出现了一件新衣服。

    要是前世的话,收到这些她肯定不会显得多么开心,但是此时不比往日,她看到那件新衣服,心里满满的喜悦。

    作为报答,她会把夜叉的武器给擦得干干净净的,他的武器上总是会有不明血迹,而他却很少去打理,他觉得血很脏,用手去沾染那些会很恶心。

    总的来说,虽然夜叉口口声声说把她当侍女,但实际情况是两个人互相照顾,就好像同伴一样。

    时葵虽然知道对方是妖怪,但是她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对于妖怪没有那么深的偏见,她只知道夜叉对她很好。而他第一次出现时候说的那些话,以及嗜杀人类的行为,在她呆在他身边的这段时间里,倒是没有见过第二次了。

    夜叉似乎有着一段不愿意告诉别人的过去,经常他会一个人在时葵休息的时候看着很远的地方发呆,或者一声不吭的抚摸着自己的三叉戟,眼神很深沉,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当然时葵没有问过他原因,因为每个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不愿意告诉别人的秘密,而夜叉虽然不是人类,但是也并非毫无感情的生物,他的感受时葵多少也能够理解。

    距离西国越来越近了,夜叉的心情也逐渐好了起来。

    只要再走三天的路程,就能到达西国的边境了,那里的妖怪比起其他地方的更守规矩一些,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时葵在这一段时间里已经养成了半夜有一丁点声响就醒过来的习惯,毕竟野外有很多奇怪的妖怪会突然偷袭,而她作为一个人类,身上血肉的气息对于那些妖怪来说是一种天然的诱惑。

    还好遇到的妖怪大多数虽然丑陋可怖,但是基本上都属于百足上蔼那个级别的,被夜叉都给轻松解决了。

    不过,每一次被对方救的感觉……其实并不怎么好。

    时葵总觉得自己像是个累赘一样,但是她又不知道怎么办,毕竟除了吃了人鱼肉带来的不老不死以外,她并没有其他的能力。

    从本质上来说,她还是一个普通人类。

    夜叉并不觉得她是累赘,他的想法已经发生了改变,身边多了一个人类的陪伴,她还经常会和他聊天,看上去并不害怕他,这让孤独的妖怪的内心久违的有了温暖的感觉。

    这样,其实也挺不错的。

    过了一段时间,夜叉突然这么想,他突然有点期待到西国以后和她在一起的日子了。

    只是路上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时葵发现夜叉不见了,想到他们的食物已经所剩无几了,他应该又去人类的住处去为她找吃的了吧。

    一般大白天的,不会有什么妖怪,这也是夜叉放心离开的原因之一。

    夜叉每一次离开的时候,都会让她不要离开原地,不然一旦她有什么事情,他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她。

    所以时葵老老实实的待在山上,没有到处乱跑。

    只是这次等待的时间实在是有点长,她百无聊赖的坐在地上,靠着树木就快睡过去了。

    这时候突然有什么东西朝着她怀里伸了过去,虽然动作十分隐秘,但是精神已经被训练的十分敏锐的时葵立马醒了过来,对上了一双眼睛。

    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只不过他虽然年轻,但却给人一种沧桑感,就好像他经历了很多岁月一样。

    “对不起。”

    少年收回了想要偷走她包袱的手,他明白偷盗是一种十分恶劣的行为,垂下眼睛,有些愧疚的道歉。

    时葵见他一脸的难民相,身上的衣服也是有很多天没换的样子,不由得说道:“没关系,只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少年抬眼看她,叹了一口气:“虽然知道这样的请求十分无礼,但是我的母亲她已经有很多天没有吃饭了,就快要饿死了,能不能……施舍给她一点食物,就算是一点点也好……”

    时葵有些为难,但是看到他瘦到凹下去的脸庞和苦苦地哀求,还是忍不住心软了。

    她将包袱里所剩不多的食物分了一大半给少年,对方露出了感激的神情:“谢谢你,像你这样的好人一定会受到神灵的祝福的。”

    “没关系。”

    时葵对他笑了笑,少年却愣住了,过了半响才回过神来,再一次道谢,拿着食物准备离开。

    这时候她却看到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朝着自己走过来,是夜叉,只不过今天他的脚步有些奇怪,似乎有些不稳。

    她也感到反常,朝着他跑了过去,却发现他一脸冷厉的神情,手一直捂着自己腰部,似乎在隐藏着什么。

    时葵忍不住朝着他努力想要掩饰的地方看过去,却望见了一股红色的血从妖怪的指缝间流了出来。

    “夜叉大人,你怎么了?!”

    看到少女脸上露出焦急的表情,他的身体不自觉的僵硬了一下,面上却是无所谓的态度:“并不是什么大伤,你干嘛做出一副哭丧的样子——本大爷又没死!”

    夜叉就算是受了伤嘴上也依旧不饶人,只不过时葵已经习惯了这家伙的个性了,她心想这荒郊野外的他又受了伤,先不说这种恶劣的条件不利于他伤势的恢复,万一要是遇到妖怪的话他们两个估计要一起玩完。

    还好善人有善报,刚才拿了她食物的少年在旁边还没有离开。他看到夜叉那不属于人类特征的角,不明白他和时葵究竟有什么关系,虽然心里十分害怕,但最终还是说:“我就住在附近,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提供给你们养伤的地方……”

    时葵听到这句话,心里悬起的大石头放下了:“真的吗?那实在是太感谢了!”

    夜叉阴沉的看了一眼少年,对方察觉到了他的视线,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明明他没有什么恶意,但是这个妖怪……

    果然一时冲动想要报答那个少女的恩情的想法就不该付诸于实践啊,妖怪实在是太危险了啊。

    名叫湧太的少年把他们带到了自己的住处,他和他的母亲刚从另外一个村子里逃过来的,之前那里发生了海啸,很多人都死掉了。

    夜叉的伤势看上去很严重,没有任何医疗知识的时葵有些手足无措,但是湧太看出了她的为难:“山上有一些草药对于他的伤有帮助,等一下我去采一点回来吧。”

    时葵点点头:“谢谢你,只是……能劳烦你带我一起去吗?”

    她也想学习一下这方面的知识,今后再遇到这种情况,至少知道怎么做。

    湧太说:“他的伤太严重了,你留在这里照顾他吧,过两天等他的伤好一点,我再带你去采集草药。”

    夜叉从村子里回来以后就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他之前手里紧紧的拿着一个包袱,里面都是给时葵带来的人类的食物。

    他的伤势很重,但是时葵不知道究竟是谁能把他伤成这样,一定是遇到了非常棘手的妖怪吧?

    但是她的猜测是错误的,重伤他的是人类——拥有强大灵力的人类。

    夜叉没有想到在人类中间居然也会有这么强大的存在,他一时大意便受了从未有过的重伤,对方的灵力对于妖怪的身体有很大的损伤,以至于昏迷到现在也没有醒过来。

    时葵一直在照顾他。

    她守在他的身边,将他的伤口用糊了草药的绷带一圈一圈的包扎起来,然后第二天准时给他换药。

    她从来没有这么有耐心的照顾一个人,前世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家人总是不厌其烦的照顾着她,每天都按时来看望她。

    现在她才明白,照顾受伤的人其实确实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因为她总是很担心他就这样一直躺下去再也醒不过来了。

    夜叉一直没有睁开眼睛,他似乎在做什么噩梦,总是会不自觉的发出零零碎碎的呓语。

    难道这跟他的过去有关系吗?

    除了这个以外,时葵还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