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过夜

    来者正是刚才那个妖怪。

    他虽然一开始因为自己古怪的心情而想要离开,但最后心里始终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那个人类少女,虽然和他没什么关系,自己当然也不会关心一个人类的死活,但是……

    还是回去看看吧。

    万一有什么不长眼的小妖怪跑到自己的地盘来撒野怎么办。

    妖怪本着一种及其矛盾的心情,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原路返回了那里。

    然后大概情况和他想象得差不多,尸舞鸟循着尸体的味道一路找到了这里,发现了一旁被困起来的人类少女。

    这种低级妖怪向来以人肉为食,自然也不会放过这大好的机会。

    因此在他来到之前,它就已经对人类少女出手了。

    在解决完尸舞鸟之后,他看着胸口被贯穿破开而几乎昏厥过去的人类少女,神情有些复杂。过了一会脸上却露出了一个嘲弄的表情,语气相当的恶劣:“果然人类就是这么脆弱的东西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他却没有离开,只是站在他看来已经死去的少女的身边,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难道还指望着这个人类能起死回生?

    这怎么可能。

    只是在下一秒,他就发现了十分不寻常的情况。

    人类少女胸口那可怖的伤口正在以肉眼无法分辨的速度愈合着。

    站在一旁的妖怪从未见过这样的奇事,他忍不住问:“你到底是人类还是……妖怪?!”

    时葵听到了妖怪近在咫尺的声音,她的意识清晰了几分。

    她察觉到胸口的伤势似乎正在恢复,速度很快。

    ……原来是这样吗?

    这具身体本来该死掉了,但是人鱼肉赋予了她一种不论遇到怎样致命的重伤都能快速恢复的能力。

    这不是人类该有的特征。

    不,就算是妖怪,也不会拥有如此可怕的自愈能力。

    经历了片刻撕心之痛,时葵发现不知何时自己身上的绳索已经被砍断了,是眼前这个妖怪做的吗?

    她摸了摸自己已经恢复如初的胸口,苦笑着说:“你有听说过人鱼肉吗?”

    妖怪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人鱼肉?我记得曾经有个人类在死之前告诉我,他一直在寻找这个东西。”

    “你知道人类吃了人鱼肉以后会变成什么吗?”

    “他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因为我觉得很无聊,就把那个人给杀掉了。”妖怪对于杀人一事向来轻描淡写,他的态度冷漠的一如吃饭睡觉那么平常。

    “人类吃了人鱼肉,大部分人都会变成鱼一样的怪物,他们跟美丽的人鱼不一样,人们看到他们只会害怕的逃跑。而我,则是变成了另外一种形式的怪物,无论怎么样都不会死。”

    “大家知道了这件事情以后,就把我当做妖怪,想要烧死我。”

    这种低落的情绪不是来自于时葵,而是来源于原本身体的主人。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在吃了人鱼肉以后,原本珍视的一切都已经离她远去,被迫背井离乡,去寻找一个可以安身立足的地方。

    妖怪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时葵,他没有想到这个人类居然会拥有着这样的过去。最后嗤笑了一声:“本大爷该说你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呢?”

    时葵被看的毛骨悚然,忍不住环抱双臂:“你你你也想杀我吗——我是不会死的。”

    妖怪哈哈大笑,心情似乎很愉快:“我对杀死你没有兴趣。只是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现在的你还要回到人类中间去生活吗?”

    “也许,到了新的地方,大家会接纳我的吧。”

    “你想要找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妖怪冷冷的说,“别开玩笑了,不可能的,过不了多久你的秘密就会被发现,很快你就又成为众人眼里的怪物了,只能离开那里去另外一个地方。”

    时葵听到这句话,陷入了沉默。

    没错,她的秘密实在是太明显了,最多只能过一阵子平静的生活。

    她不能保证自己完全不受伤啊……要是被其他人发现的话……

    但是,她又能去哪里呢?

    “最起码……暂时还能够有一个立足的地方……”

    时葵喃喃地说。

    “那又怎么样?你什么都没有,还是个女人,会发生什么不用我来提醒吧?”妖怪似乎懂得很多人类的事情。

    虽然说妖怪天性嗜血,但是比起残忍来说,有些人类在这方面似乎是佼佼者。

    并不是不愿意去想这些可能会发生的悲剧,只是因为她没有地方可以去了而已。

    她的一半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但是记忆却告诉她,她就是这个时代的人,只不过原本拥有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了。

    “那我应该去哪里?”时葵越想越难过,她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满心满目的茫然。“我也想有朋友,有亲人,我也想回去啊……”

    时葵突然站起身子,朝着逐渐黑下来的天空崩溃的大喊:“如果真的有神明存在的话,能不能告诉我——现在我应该怎么办?”

    妖怪觉得自己今天救了这样一个柔弱无力的人类已经算得上大发慈悲了,当然这也只是因为他的一时兴起,或许是因为这个奇特的人类触动了他不愿想起的记忆。

    没有朋友,没有家人,也不存在什么珍惜之物。

    这世间,能够在乎的只有自己而已。

    “本大爷只是说你最好不要回人类中间去而已。”妖怪突然说,“就算没有立身的地方,像我一样一个人四处漂泊又有什么不好?”

    那也要有那个能力啊……

    不过说完他就又转身走了,似乎是不想和时葵多说废话了。

    时葵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去哪里,她知道妖怪说的话没错,举目无亲还手无寸铁的她也许会遇到更大的恶意,她无法和想象中的一样过上平静的生活。

    未知的东西的确是恐怖的,她觉得山下的村子瞬间被她的想象给妖魔化了,甚至还不如眼前的妖怪安全。

    或许是出于某种奇怪的情结,眼前这个凶巴巴的妖怪,却是她来到这个世界说过话最多的生物了。他虽然危险性度数很高,但是他毕竟救了她,时葵觉得这个妖怪……或许并没有看上去那么邪恶。

    于是她不自觉的跟在他的身后,一句话也没有说,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只是这一举动被感觉敏锐的妖怪迅速发现了,他停下了脚步,情绪似乎有些烦躁的转过身来看着她:“喂,你这个女人,一直跟着本大爷是想干嘛?”

    时葵看着妖怪凶恶的神色,说话语气不自觉的弱了下来:“我不知道去哪儿,当然就只有跟着你了……”

    “而且……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少女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清澈明亮,仿佛为了证明一般的直视着他的眼睛。

    这个人类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就因为他刚才善心大发救了她,多说了几句话,对方就把他当成救命稻草了吗?

    这家伙的提防心是有多低啊?

    妖怪不能理解她为什么会对他生出依赖的心思,毕竟她是人类,而他是被称为恶鬼的妖怪,而眼前这个家伙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不管怎么样,不要再跟着我了。”

    妖怪冷冰冰的说。

    时葵看到了对方那双似乎和声音一样冷漠的眼神,不明白为什么他的态度一下子就变了。

    她不禁愣住了。

    妖怪没有理她,或许是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能够使人类少女死心。

    时葵还在尾随着他,奇怪的是妖怪并没有使用别的方式甩掉她,他看上去似乎很决绝,说的话也很冷酷,但是有些缓慢的步伐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

    过了很久,久到时葵差不多快放弃的时候。一直走在前方的妖怪终于停了下来,他看着离他不远的时葵说:“喂,人类,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时葵没听懂他的意思,大概就是跟着他的意思吧,于是她傻乎乎的点了点头。

    反正她也没别处可去。

    “本大爷刚好差一个侍女服侍,既然你这么想追随本大爷的话,那就这样决定吧。”

    “侍……侍女?”时葵瞪大了眼睛,难道这个妖怪对她有其他的想法吗?

    “你那是什么眼神?本大爷才不会对你这个小丫头有什么奇怪的兴趣!”

    妖怪嘴角一抽,恶声恶气的说。

    不管怎么说,他的意思是愿意让她跟在身边了?

    她心里的大石头顿时落了地。

    名叫夜叉的妖怪把时葵带到了一座寺庙里面,时葵才发现这地方实在是有够简陋的,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打扫过的地面,蛛网密结的墙角,中央的神像已经磨损了一半,看不清原本的面目。

    “夜叉大人,你平时就住在这里吗?”她有些讨好地看他。

    夜叉似乎很满意她这种态度,嗯了一声:“我不会在这里呆多久的,过几天就会离开这里。”

    他要去哪里?

    时葵不明白,在她潜意识里,只要有了容身之处,就应该安安份份老实过日子,这庙虽然很破旧,但是打扫一下还是可以住的。

    这短短的时间里,时葵已经相当清楚这是怎样一个残酷的时代。

    妖怪山贼到处肆虐横行,在外走动实在是太危险了。

    妖怪当然和她不一样,夜叉从来不会在一个地方长住,以往他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这一次却莫名其妙的身边多了一个奇怪的人类女人。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昏了头了。

    虽然条件恶劣,但是时葵也不敢抱怨,她只是默默的找了一块干净点的角落坐了下来,看了一眼将她带到这里的夜叉,对方在看外面的月亮,正出神,似乎不是很想和她说话。时葵顿时收回了视线,此时虽然又热又闷,蚊虫叮咬,但是身体疲累的她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只是半夜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了她,时葵睁开眼睛,发现守在门口的夜叉消失了,下一秒差点没给吓死,她看到一只长长的像是蜈蚣的妖怪从寺庙的门口钻了进来,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外形如此庞大可怖的妖怪,顿时吓得叫出了声,而她发出的声响正好被妖怪给发现了——

    “这里居然真的有一个人类啊。”蜈蚣妖怪显然很意外她的出现,但更多的是一种发现了食物的开心。

    它伸出了长长的触手,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朝着时葵所在的方向探了过来。

    为什么这个世界到处都会遇到妖怪啊?!就连呆在庙里已经不安全了吗?

    时葵眼睁睁的看着那支触手离自己越来越近,脚就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一般无法动弹,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紫光突然闪过,即将触碰到她的触手瞬间被斩断,宛如烂肉一般的黏答答掉在地面上。

    “啊——”蜈蚣发出了难听的惨叫声,它的身体不自觉地摆动着,因为它太巨大了,即使是微小的动作都会带起剧烈的波动,瞬间木屑横飞,烟尘四起。

    时葵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发现自己被夜叉挡在了身后,他手里拿着闪着寒光的三叉戟,语气十分暴躁:“你这个恶心的家伙,已经低劣到只会偷袭的程度了吗?”

    蜈蚣妖怪从刚才的疼痛中缓了过来,它伸出了长长的舌头似乎在寻觅着什么,最后定格在了时葵的方向:“我啊……闻到了新鲜人肉的味道,好美味啊——”

    夜叉一脸嫌恶的表情:“果然是智力低下的生物,看到人肉激动成这样。”他看了一眼在旁边几乎吓傻了的时葵,指了指角落里的位置:“你去那里躲着,不要出来。”

    时葵心里有些发虚,但是对上夜叉的眼神又觉得自己不应该怀疑别人,用力地点了点头,便立马藏进了他所指的角落。

    蜈蚣怪的身体十分巨大,但是相对的它行动十分笨拙,在看不到时葵的人影之后,它显得格外激动起来,不停地甩动着巨大的尾巴,本来就破旧的寺庙被它这么一闹腾,几乎就快要坍塌了。

    夜叉挥舞着三叉戟,在它无数只触手的攻击下显得游刃有余,他似乎已经经历过很多次战斗了,动作娴熟而凶猛,每一次都能精准的将蜈蚣怪的触手齐齐斩下,它感到剧痛,伸出舌头怒不可遏的朝着他扑了过去:“臭小子,我要杀了你——”,却在下一秒被砍断了头。

    蜈蚣怪的头颅和人类很像,还有着一头长长的头发,它的脑袋和身体分了家,没有挣扎多久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咳咳。”

    听到周围似乎恢复了平静,时葵费力的爬了出来,吃了一嘴灰。看到的却是激烈战斗过后的一片废墟。

    夜叉站在蜈蚣妖怪尸体的旁边,似乎在确认它的死亡。

    “夜叉大人,这是什么……?”

    时葵走近了才发现这个妖怪居然有一张人脸,配着巨大的蜈蚣身子,十分的诡异。

    “它的名字叫做百足上霭,是一种低等的妖怪。”夜叉说,“这家伙真恶心,本大爷的武器都被她弄脏了。”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时葵看着已经光荣牺牲的寺庙,“这里好像已经不能住人了……”

    夜叉看了一眼时葵,哼了一声:“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

    “去哪里?”时葵问,她想到了刚才的事情。“我们以后还会经常遇到那样的妖怪吗?”

    “怎么,你后悔了吗?”

    “没有,我只是……”她只是坚定了要跟着长期安全饭票的决心,这个妖怪比自己预料中的好像强大的多。其实除了这个,也有些感动刚才夜叉第一时间赶回来救她。“我对于夜叉大人来说,应该是个累赘吧,我害怕,再遇上那样的事情,大人你会受伤……”

    夜叉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回答,从来没有被人关心过的他心头微微一热,有一种奇异的感觉闪过心间,他没有去看她感激的眼神,别扭的说:“那种妖怪再来十个本大爷都不会害怕,至于你,虽然很没用,但是既然已经追随了本大爷了,我当然会保证你的安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