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逃离

    时葵记不起来这个人和原身有什么关系了,脑袋里只浮现出一个模糊的印象。

    村子很小,所以大家都彼此相识并且关系十分熟稔,认出她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对方的反应却是好像是大白天撞到了鬼一样的惊恐。

    时葵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是感觉自己还是不要说话的好。将野菜团子最后一口吃掉,她低着头沉默的绕开了那个人,朝着记忆里的“家”走了过去。

    村子里对于她的态度十分奇怪,每一个人都停下了自己手中的事情,眼神诡异的望着她,几乎肉眼能看出的极度害怕却又像是忌惮着什么。

    也许是因为受到了原身记忆的影响,她对于整个村子格外的熟悉和眷恋,街上的一些人她甚至能够直接叫出名字来,就好像是她本人从小在这里长大一样。

    因此在回到那间简陋的木屋的时候,时葵的心中甚至涌起了几分温暖和怀念,只是当她进门的时候,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

    原身唯一的亲人就是独自抚养她长大的父亲,他和村里的大家一样,世世代代靠着捕鱼为生。

    时葵在木屋里找到了原主的衣物,虽然依旧简陋,但是比起自己身上这破破烂烂的布条可要好得多了。

    门口的院子里有一口井,时葵用木桶费劲的打水,给自己好好的洗了一个头和澡。

    时葵在洗澡的时候发现这具身体和她前世的年纪应该要小一点,原来的自己仅有二十岁就死掉了,而这具身体大概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

    只是虽然原身是渔夫的女儿,但是在洗净了身上的污垢以后才发现她的皮肤异常白皙细腻,头发又黑又顺,手上也没有劳作的痕迹,感觉就和贵族的女儿一样。

    这一点就很奇怪了,难道吃了人鱼肉不仅给了八百比丘尼长生,还顺带附送了美貌吗?

    虽然这里条件艰苦,也没有镜子,但是时葵却本能的感觉这具身体应当是长得很美的,只可惜没镜子让她自恋一番。

    时葵倒是没有想到死亡带给她的不是无尽的黑暗,而是又一次的重生,尽管这重生非她所愿。

    她记得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是疾病缠身,在经历了长时间的住院以后,无法忍受日复一日的化疗和病愈那点微薄的希望,她不是坚强的人,遭受了长久的折磨之后已经没有了求生的欲望。最终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觉得自己的死亡或许是对于家人的解脱,选择了以吞食安眠药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大量的安眠药带来的痛苦是极其强烈的,那时候她的意识已经是相当的模糊,但是胃部器官传来的绞痛感是那么的清晰。

    再然后就是长长的沉寂,紧接着就穿到这具身体里。

    前世的记忆就好像一场梦一样,时葵一时间接受了原身的记忆,甚至有些怀疑自己脑子里关于现代的记忆是虚幻的,因为那部分太遥远而显得不够真实。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渔夫的女儿,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十多年了。

    时葵看着外面的天空,不由自主的发了一会呆,只是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之时了。

    奇怪的是原身的父亲依旧没有回来。

    外面传来了蝉鸣声,她有些昏昏入睡,结果下一秒就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

    时葵睁开眼睛,还没看清楚那个人是谁,就被人一把拽了起来,那个人不由分说的将她的手臂拉住朝着村外跑去。

    “等等……”

    时葵完全不明白对方的意图,想要停下来却差点没把自己给绊倒在地上,对方慌慌张张的搂住了她的肩膀,却又像是摸到烫手的东西一样瞬间放开手。

    她有些疑惑的看向他,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视力似乎变得特别好,就算在这昏暗的夜色之中也能够看清对方的脸。

    出现在视野里的是一张年轻的,还带着稚气的男孩的面孔。

    “快走吧!离开这里,不要再回来了。”

    少年见到她并不害怕,脸上央求的神情让时葵感觉到他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她大吃一惊:“我刚刚听到他们说要烧死你……所以,赶紧离开这里吧,越远越好。”

    时葵明白他并没有欺骗自己,她从海岸上醒过来的时候,回到村子里那个人认出她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可能现在的她在村民的眼里已经不再是人类了,而是必须要消灭的邪祟。

    只是她并不知道,为什么村民们会对她下手。她记得在故事里,八百比丘尼是因为数十年容貌一直不老,才被村子里的人相当于驱逐一样赶出去的。

    难道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发生了?

    她感到心中升起一种深深的无奈和悲伤,这似乎是来源于“葵”本能的情感。

    少年见她还没离开,着急的说:“你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时葵望了一眼“家”的方向,看着她的神情,少年瞬间明白了她的想法,有些不忍的说:“他已经离开村子了……自从村里吃了人鱼肉的人变成怪物以后。”

    “虽然你没有变成半人半鱼的怪物,但是在大家的心里,葵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葵了……大家都觉得,你是被妖怪给占据了身子,所以才会活着从海里回来的。”

    时葵感到夜晚的风吹拂在脸上,似乎有些凉。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万一,我真的是妖怪……”

    少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别过脑袋,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明明双手在不住的颤抖,却还是加大了手中的力度,将她推出了村口。

    时葵没有继续浪费时间了,她远远的看到了一大堆在夜里发光的火把,以及嘈杂的人声。

    她只是最后看了一眼这个村落,就再也没有回头。

    ——

    只是当时葵逃出村子以后,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于是便毫无目的朝着山上跑去。

    她没有方向感,心中满是茫然和无助。

    因为体力不支,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步伐也慢了下来。

    身后的一片火光越来越近了,好像快要赶上来了。

    她不知道自己被抓住以后会有怎样的下场,只是根据原身的记忆,曾经有一次村里的小孩在河里玩耍的时候,捉到了一只河童,那是一种外表无害而弱小的妖怪。

    “各,各位大人!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那只河童的脸孔很丑陋,但是却拥有着十分纯洁而无辜的眼神。它还会说人话,小小的身子跪下来一直不停地向村里的大人求饶。

    可惜没有人会理会它,大家无法容忍妖怪的存在,被妖怪掠夺欺凌的愤怒只能发泄在更弱小者的身上。因此它的结局显而易见十分悲惨——它被一群孩子活生生的给折磨死了。

    她永远都记得那只河童眼睛里的泪光。

    所以时葵明白,此时弱小的她落到村民们手里,结局一定不会比那只河童好多少。

    “那个妖怪——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突然,身后一个声音远远的传来,带着隐隐的暴躁。

    时葵听到人声,呼吸不由自主的一滞。

    她稳住身形,努力不发出任何声响,借着周围的黑暗隐入一片草丛中。

    “真的要继续往前吗?”有人迟疑的问道,“据说这里经常有山贼和妖怪出没……”

    “再找找吧。”估计也是害怕遇到这些危险,另外一个人的口气明显弱了下来。“那妖怪跑不远,应该就在这附近了。”

    “说的也是,我们不如分头找找吧。”

    几人应声,也不再说话了,各自拿着火把寻找着。

    “去那边看看……”

    听到这句话,时葵只感觉心跳得更快了。

    对方似乎朝着她藏身的地方走过来了。

    她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生怕自己弄出一点动静就被人给发现了。

    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近,对方的身子突然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

    手中举起的火把照亮了前方的树林。

    “不在这里啊。”

    说完这句话,男人有些失望的离去。

    可就在这时,时葵的脚尖有些发麻,忍不住动了一下,似乎踩到了地上的枯枝落叶,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周遭一片寂静,突然发出的声响虽然微弱,但是却依旧可以被察觉。

    “什么东西?”对方的反应十分紧张,“是谁在那里?”

    时葵屏住了呼吸,她躲在原处,身子一动不动。

    难道就要被发现了吗?

    对方虽然犹豫,但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他举起了火把,朝着时葵所在的方向一步步的靠近。

    时葵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她大脑一片空白,想要朝着更深处逃去但却没有想到突然从背后突然伸出了一只手,将她从黑暗中拽了出来。

    “原来是藏在这里啊,怪不得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力气都没找到这个妖怪。”

    将她发现的男人下手很重,丝毫没有留情。

    她狼狈的摔倒在了地上,抬起眼睛却看到了一片举起的火把。

    只是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在人群中突然看到了那个叫她逃走的少年。他的脸色有些灰白,似乎没有意料到她最终还是被村里的大家给抓住了。

    她看到了很多原身认识的人,那些熟悉的面孔不知为何,在此刻似乎都蒙上了一片阴影。

    大家的眼神都十分冰冷,看她的目光就像在看一头野兽。

    她只觉得自己似乎也逃不掉了,最终放弃了挣扎。

    只是低下头,一言不发。

    “我们怎么处置她?大师。”

    村民们虽然已经抓到了她,可这一时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办,于是便对着站在中间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问道。

    和尚是村民们请来净化妖怪的人。他貌似怜悯的看了她一眼,叹了一口气:“虽然说她现在已经是妖怪了,但毕竟之前还是人类……就用烈火来洗涤罪孽吧,这样的话才能平息亡灵的怨恨。”

    “就按照大师所说的办吧。”

    众人没有异议。

    所以说……

    这些人,竟然真的想要烧死她?

    就算这具身体真的不会死,但是烧到只剩灰也没办法复活了吧?

    时葵突然抬起脑袋,看向了那个和尚。

    和尚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他完全不觉得烧死一个妙龄少女是什么罪恶的事情,反而认为这是超度她灵魂的好事。

    他无视了时葵的愤怒,默默的站到了一边,闭上眼睛轻声念诵着经文。

    “真是吵死了。”

    只是就在众人将她五花大绑起来,准备将她按照老和尚说的那样烧死的时候,一个懒散的男声突然响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