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其他综合 > 尔虞我嫁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劝说
    桓夜合闻言哂道:“孟归羽的消息?这人来来回回不就是那么回事?问题是,这次密贞不知道是出于一些什么样的考量,竟将长安让给了他……不,准确来说,应该是给了他一个独揽大权的机会!”

    “你知道咱们那位宣景天子沉迷酒色了这些年,在普天下的名声是早就坏掉了的。”

    “之前因为边疆虽然不是很平靖,然而大穆大部分人地区,还算国泰民安歌舞升平,所以大家虽然提到他的时候都要感慨一句我那祖父看走了眼,对朝廷,对皇室,却也不是很生得出来怨怼之情!”

    “可是这会儿不一样了。”

    “这会儿茹茹大举进犯,西疆去年才遭兵燹,北疆这会儿节节败退,眼看着茹茹竟是有剑指长安的趋势!”

    “接下来哪怕大穆设法将他们挡住,粮草辎重之类的负担,也要压到百姓头上!”

    “再加上之前高密王弄出来的‘替身’之说,可以说宣景帝已经将他的那份福祚败的七七八八……撑不了多久了!”

    “这会儿孟归羽手握兵权,等稍微安定下局面,说不得就要扶持幼主登基,自己挟天子以令诸侯……”

    她一口气说到此处,挑眉道,“虽然我知道密贞的为人,敢放任他到这样的高位,必有后手。然而世事难料,孟归羽现在的权势太大地位太高,咱们这会儿人在南风郡,左右一时间也没什么特别要操心的,何不给密贞看着点?”

    “你是要对付孟归羽?”盛惟乔沉吟着,心说这位县主还真是闲不下来,才在异乡落下脚来,就马不停蹄的要干涉千里之外的局势了。

    不过也许是桓夜合不想白住盛家的别院,投桃报李?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她别有居心……毕竟早先容睡鹤就说过,他吃不准桓观澜对他的态度到底是个什么样,连带着对桓家,对桓夜合也无法完全信任。

    这话盛惟乔一直记在心里,这会儿却不敢完全相信桓夜合,思索了会儿,就试探道,“且不说咱们两个弱质女流,如今人还不在长安,要怎么对付大权在握的孟归羽,就说你也说了,密贞不是指考虑面前的人,他既然纵容孟归羽上台,必然有着一系列的计划……说不得就是这会儿需要孟归羽做幌子呢?咱们贸然对他下手,帮了倒忙怎么办?”

    桓夜合说道:“孟归羽这会儿对于密贞的用处,其实不用跟密贞打听,也可以猜个七七八八:无非就是利用他跟孟伯勤乃是堂兄弟的关系,然后孟伯勤叛逃茹茹不说,这会儿还带着茹茹打回北疆,孟归羽想撇清跟这堂哥的关系,那么在抗击茹茹上,就必须拿出实际的态度跟行动来!”

    “不但如此,他还不能因为高密王跟密贞的关系,对密贞太过赶尽杀绝,否则就有迫害容氏血脉、出卖大穆的嫌疑!”

    “而密贞似乎很受茹茹的新任可汗那伏真忌惮,若是高密王上台,八成会为了给世子铺路,故意陷害密贞去跟茹茹拼命,以损耗他的根基!”

    “如今孟归羽在,却不能不自己顶在前头,给密贞积攒实力的机会。”

    “问题是孟归羽这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原本卑微,一步步走到今日,其中固然有许多人的提携,包括密贞,然而能够让这些人提携他,哪怕只是利用他,本身也是一种本事了不是吗?”

    “这样的人,给他太多机会,说不得就要脱离控制!”

    “……你说的对,但这事儿也急不来。”盛惟乔想了想,说道,“我看还是回头跟密贞核对了消息,再决定要怎么做?”

    桓夜合颔首道:“是该如此,但也不能拖!毕竟孟归羽这会儿已经在紧锣密鼓的收拾残局,预备应对茹茹进犯之事了。咱们现在人在南风郡,离的本来就远,要是再缓一缓,差不多就是只能看热闹了。”

    盛惟乔有点好奇有点试探的问:“问题是,咱们要怎么算计他呢?我这次虽然带了大批随从回来,可都是要保护我们娘儿的。就算我愿意打发他们去长安做事,他们肯定也不肯走!”

    “不用派人过去,有个信使就成。”桓夜合闻言,也没隐瞒,说道,“我祖父生前留下些人脉,他失踪之后,我家一直小心翼翼的经营着。所以对于上林苑里的情况还算了解……我之所以要找你商议,主要就是,早先陷在长安城里的孟皇后,不久前不知道怎的从皇城里逃了出去,还兜兜转转的找去了上林苑,如今正跟着孟太后一块儿。”

    “我知道你跟孟皇后关系不错,这却是一个切入点!”

    “皇后啊?”盛惟乔闻言叹了口气,说道,“这些日子我都不太敢打听她,就怕听到坏消息!她能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就是,你可能不知道,之前我从西疆去北疆的路上,阿喜同我说过,皇后似乎跟孟归羽结了盟,在谋划着什么。虽然我们关系不坏,但早就有有言在先,就是在政治立场上,各站各的,谁也不要怪谁,日后出了结果,再跟对方伸出援手不迟!”

    桓夜合听着这话,就掩嘴而笑,说道:“这是你们以前的约定?现在说起来不觉得天真吗?就算孟皇后在娘家过的不好,对于娘家父母兄弟的死可以不介意,但你跟她可不一样!若果孟氏大获全胜,即使她有那本事单独保了你下来,你的家人,你的夫婿,你的孩子……却抄斩的抄斩,赐死的赐死,甚至被官卖……你一个人哪怕继续享受锦衣玉食,你说你过的下去?这还谁也不怪谁?”

    “……”盛惟乔尴尬了会儿,道,“现在想想觉得确实是想当然了,不过……孟归羽这会儿正蒸蒸日上,皇后很没理由同他翻脸。”

    “我跟皇后没有怎么相处过,对她的性.子谈不上了如指掌,却也知道,她这人有个好处,就是还算知恩图报。”桓夜合看着她,“你对她有恩情,这会儿提出来,她八成是不好意思拒绝的?”

    盛惟乔抿了会儿嘴,才期期艾艾道:“但是我们家几个姐妹都封了封号……”

    “那是她跟孟太后撒撒娇就能有的东西,也值得什么?”桓夜合摇头道,“而且说句不好听的话,你这会儿的县主身份,可没有郡王妃来的高贵。回头密贞成就大事,依照他对你的宠爱,你家里别说姐妹,就是兄弟们,岂能少得了封爵的恩典?至于说目前,你那几个姐妹,本来就因为你这天下闻名的财女出阁,成为许多人心目中首屈一指的聘娶人选,县主封衔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相比之下,你可是两次救了皇后的命!”

    见盛惟乔不作声,她叹口气,“我知道了,皇后或者不好意思拒绝你要求她报恩,然而你更不好意思挟恩求报?”

    桓夜合烦恼的捏了捏眉心,说道,“祖宗!要是平时也还罢了,这会儿可是关系大局!你高风亮节不为自己着想,你的娘家你的丈夫你的孩子……你也不管吗?”

    “……也不是这样,也是想着,孟归羽这人,对自己同父同母的弟弟妹妹们虽然没的说,但对皇后,到底只是堂妹,未必能如对胞妹那样体贴?”盛惟乔沉吟道,“之前他还没什么权势的时候,皇后作为正宫娘娘,兴许还能占点上风。这会儿他大权在握,连天子都是架空的了,遑论是皇后呢?皇后也未必帮得上忙?”

    桓夜合哂道:“这个你就猜错了!莫忘记皇后能够成为皇后,是谁出了大力?太后的认可跟偏袒,乃是占了很大的成分的!如今太后还在,孟归羽可以架空天子,因为天子反正除了花天酒地也没其他想法,对他这表弟亦无特别照顾的意思。然而太后素来爱惜娘家人,孟归羽现在的地位还算不上稳如泰山,接下来又有茹茹这一关要过,还有立储跟摄政等等必然之举……这些哪一件离得开太后的帮忙?”

    “太后的性情,想必你也该有所察觉,最是偏爱孟氏大房的。”

    “皇后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深得太后宠爱!”

    “之前皇后得宠归得宠,毕竟孟氏大房还有其他人在,太后对她还没到言听计从的地步。”

    “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现在整个孟氏都凋敝的不成样子,郑侯夫妇,大房子弟,要么死,要么叛逃茹茹,留在太后跟前的就皇后一个,你说太后对皇后的宠爱,岂能不更上层楼?”

    “这情况下,孟归羽又怎么肯轻易得罪皇后?”

    “莫忘记,他将来立幼主,少不得还要皇后帮他抚养跟笼络呢!”

    “再说了,难道你觉得孟归羽会是密贞的对手吗?咱们也就是闲着给密贞搭把手而已!既然如此,皇后跟着孟归羽,迟早也是要败亡了,这会儿说服她投靠过来,其实也是为她好!”

    “不然将来就算有你的面子,密贞对她网开一面,然而她没什么功劳,除了依靠你度日,还能怎么过?这样的日子,难道很得脸么?她自己也会觉得尴尬吧?”

    “你何不写封信去试探下,没准她心里也是有数,就是苦于目前人在深宫,联系不上你呢?”

    她说的头头是道,盛惟乔疑心是桓观澜留下来的人从上林苑送了消息过来,压根就是事实,计较了一番,就说:“这样啊……那我试试看,嗯,我给她写封信试探下口风,你帮忙送一下?”

    桓夜合欣然应允,又说:“我还听说个事情,同福昌县主有关系,却是个坏消息了!”

    “什么?”盛惟乔不禁变色,道,“福昌出事儿了?你怎么拖到现在才说啊?”

    “你别急呀!”桓夜合忙道,“福昌县主没什么事儿,不然哪里可能拖到现在跟你说?却是她的未婚夫,不是在之前茹茹头次进犯北疆的时候,就连夜赶赴前线的么?当时倒是没出什么岔子,但是这次北疆战局实在溃败的厉害,据说他受了重伤,此刻人怎么样了还真不好说……不过好在他跟福昌县主的婚事也没有很张扬,回头实在不行,再给县主找个夫婿就是,这对你们家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盛惟乔闻言就是头疼,说道:“当初说是不张扬,该知道的人家也都知道了的。而且既然已经约定婚姻,若果男方不成器,品行不端什么的,退亲也是理直气壮!这会儿人家是为了保家卫国出的事情,若是因此退亲,三妹妹哪里能不被戳脊梁骨?若是不退亲,也忒委屈我那妹妹了……唉,我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前人要说,宁做太平犬,不做乱离人了!”

    想到盛惟娆的亲爹盛兰斯对儿女不上心的样子,她越发郁闷,“按说知道了这事儿,我该立刻去跟我二叔报信商议,不过我那二叔的样子,我去跟他说了,八成也是白费功夫!只可惜我祖母人也在长安,不然多少可以商量下。”

    桓夜合再次注意到她提祖母都没提祖父,笑了笑,道:“正因为是兵荒马乱的,自家人平平安安的,就谢天谢地罢!至于其他,且等战事平歇,再一件件的收拾就是!怎么都比自家人出了岔子强!”

    “这倒也是!”盛惟乔叹口气,看了看时辰,道,“你还有其他事儿要告诉我么?没有的话,我得先回去了……家里那小祖宗,算算时间得起身了,若是见不着我,说不得就要大哭大闹!”

    “亲娘到底是亲娘,小世子才这么点大,就知道依恋你了。”桓夜合笑着摇头,起身道,“可不敢耽搁你回去哄他,我送你吧!”

    盛惟乔回到城中盛府的时候,天色都暮了,盛兰辞夫妇一块儿在乘春台等她,怀里抱着容蕤宾,底下跪着盛惟元。

    进门就看到这阵势,盛惟乔吃了一惊,问:“这是怎么了?元儿又惹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