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诡域尸咒 > 第四百二十一章 无骨人
    我呆呆的愣在原地,远远的闻着那碗里的水泛着一股子馊味,我闻着都想吐,凌熠辰是捏着鼻子喝下去的,喝完一直皱着眉头捂着嘴,那感觉马上就要吐出了一样,不过他还是强迫自己咽下去了,转头问那个白面具,“我说姐姐啊,你这什么水啊,北京的豆汁吗?不会都放了一万年了吧,有没有保质期啊?”凌熠辰一脸无奈的问道。

    我叹了口气,这么关键的时刻他还有心思开玩笑,也不知道说他乐观好,还是心大好,白面具看向吕四岳,问:“怎么,你的同伴都喝了,你不喝吗?我提醒你,不要抱着侥幸心理,觉得你跟着他们走,他们能出去,或者能带你出去,这一点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扇门,他们有九成可以看见,而你只有一层。”吕四岳被变白面具说的冒了一头的冷汗,他最珍惜自己的生命了,就像越富有的人有时会越吝啬一样,吕四岳端起那碗水,手颤抖了半天,最后一狠心竟然直接把碗砸在地上,嘴里说了一句,“一成就一成,就算出去了,只能能活一年,跟没出去有什么区别。”吕四岳带着讽刺的语气。

    凌熠辰笑嘻嘻的说:“四岳同学,看来你要留在这了。”

    刚说完,那白面具发出一阵类似于猫叫的尖笑,每次她一笑,我都忍不住全身抖一下,“你们两个也太天真了,我说你们就相信啊。”说完,白面具直直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了,宛若一尊雕像。

    凌熠辰前一秒还嬉皮笑脸,后一秒顿时脸色惨白,拿着赤刀就冲向那个白面具,“你什么意思,敢情你在这骗我们玩呢?”凌熠辰气氛的质问道,那个白面具一言不发,此刻他身体一动不动,就好像从来没说过话一样。

    凌熠辰一冲动,上前推了他一下,秦淮刚要叫住但是晚了,那人竟然瘫软的从石椅子上掉了下来了,跟值钱判若两人,他胳膊腿都能任意的弯过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橡胶人。

    凌熠辰转头问秦淮,“秦老七,这人怎么回事?咱俩被一个橡胶人骗了喝了一碗过期一万多年的水啊。”凌熠辰一脸无奈的样子,他想伸手去摘下那个人的白面具,看看这人到底什么样,结果立马被秦淮制止。

    “别动!这是无骨人,你别看他现在这个样子,面具一旦被摘下来,他就会马上起尸,到时候我们连伤害他都伤害不了,到时候更加麻烦。”秦淮皱着眉头说道。

    凌熠辰愣了一下,嘴里念叨着,“无骨人?”

    吕四岳忽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说:“无骨人?在历史上有很多无骨人,最为出名的就是徐偃王,乃是古徐国的国君,听说此人擅长风水异术,后来潜心钻研羽化成仙,所以历来人们对无骨人的印象就是这个人在死后已经飞升,无需骨架支撑,肉体不灭不烂。”

    凌熠辰顿时一愣,“对奥,你都活了几千年了,话说我想问你个事,秦始皇到底是谁儿子?你知道吗?还有还有,那个孝庄太后,到底有没有嫁给多尔衮啊,这都是历史之谜啊,你不是一直活着来吗?那你一定知道,快告诉我。”

    我们三个顿时一脸黑线,吕四岳白了一眼凌熠辰说:“凌兄弟,你能不能说点正经点,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有必须要现在说吗?”

    凌熠辰撇撇嘴,说:“不懂幽默,敢情这个大白面具羽化成仙了?那还在这骗咱们喝过期一万年的水?拉倒吧,得了,惹不起赶紧走吧,不知道还能活多长时间啦。”

    说完,他自顾自的往前走,我们三个也跟在后面,我总觉得这个无骨人有点问题,不知道这水到底有什么用,而且秦淮也喝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我刻意走慢了几步,小声问秦淮,“师父,那水……不会有事吧。”

    秦淮左右看了一眼,苦笑一声,“我也不知道,进到沉沙墓就已经不在我的控制范围之内了,我们只能任人摆布。”我当时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沿着蓝色的地砖往前走,眼前出现了一个阔气的大厅,大厅门口挂了一个匾额,一看那字体就知道是古五国语,反正我都看不懂,我走在最前面想给大家领路,秦淮一把拉住我,示意让我等等,“这上面写的什么?”我抬头问秦淮,秦淮没说话,探着头往大厅里面看了看。

    “要是翻译成现在话就是阎罗殿,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吕四岳皱着眉头说道,“看来这里没准是岱舆古国用来存放尸体的地方。”他说完,头往里一探,顿时愣在当场,“这……”

    我被这两个人说的好奇,四个人一齐走了进去,怪不得他们惊讶,这大殿竟然是空的,什么都没有,只是单单的一个大厅,而且连外面的走廊都点缀的富丽堂皇,甚至地砖都是蓝水晶,这里却破破烂烂的,墙壁粗糙不堪好像还没来得及打磨,地面可坑坑洼洼的,好全部都是划痕,那感觉就好像刚刚开凿完,还没来得及装修。

    我撇撇嘴说:“这什么阎罗殿啊,跟外面完全是两个画风啊,是不是装着装着没钱了,就停了。”

    “感觉不像啊,这里好像特意弄成这样的。”凌熠辰随口说道,“你们听没听见水声?”凌熠辰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我们,听他这么一说我也好像听见了,秦淮指着前面,面色凝重。

    我们往那个方向一看这才发现,这个大厅往前有一道门,这门应该是通往继续向前的路,可偏偏在这个门上建了一个喷泉,这喷泉还不断的在往外喷水,刚刚我听到的水声就是这个喷泉喷出来的,更离奇的是,在这喷泉之上吊了一口大缸,这大缸非常大,至少能装下两个我,还是平躺着手脚完全放开那样子,大缸掉在屋顶,用几根非常粗的链子,看上去摇摇欲坠,总感觉要掉下来。

    这喷泉的水喷到缸底,便四散开来,喷泉下方好像还有下水,因为周围一点积水都没有,喷泉的力道和缸的位置算的都恰到好处,不差一分一毫,四周没有一滴的积水,这喷泉周围被一层蒙蒙的白雾笼罩,若不是这画面诡异,看起来倒是有点仙境的味道。

    “这……是干什么,喷泉水喷缸底的奇景?”凌熠辰犹犹豫豫的说道,他往前走了两步,忽然转头说,“这喷泉水怎么这么热啊?还有一股子火药味,难道这地下还有温泉?有温泉的地方必然有火山,我怎么没听说这山是个火山啊?”

    吕四岳也愣了一下,道:“还确实没听说这里是火山,几千年了没听说过有喷发的迹象。”说完,他将手凑近喷泉,似乎是想试试那水,如果要是秦淮他俩,我一定会拦一下,吕四岳我倒是没说什么。

    他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有点难以置信的低头看着,我探头一看,顿时愣了一下,他手已经红肿,而且出现了几个水泡,“难道这水有毒?”我诧异的问。

    吕四岳撇撇嘴说:“姐,这不是有毒,这是烫的,这喷泉的水温度几乎接近开水,至少九十度以上,不然不会瞬间就气泡。”

    我顿时噗的喷了出来,心里嘀咕,这小子到底是不是人,手好像不是他的一样,都烫出水泡了还跟没事人一样,都是通灵之人,这点小伤也确实不算什么,凌熠辰也是惊讶的说:“开水?我晕,只有这么一扇出去的门,咱们总不能穿过开水的喷泉吧,走过去直接变熟了,咱们三个大老爷们倒是没什么,熟了就熟了,但是小曦细皮嫩肉的,这开水一烫还不毁容了?现在就已经长的没法看了。”

    凌熠辰朝着我嘿嘿一笑,我白了他一眼,懒得理他,秦淮上下看了一眼,说:“看来,要把这个缸放下来,方能压住这个喷泉不再喷水,只是这缸里的东西,我怕是比这喷泉还棘手。”

    吕四岳恩了一声,道:“那也没办法,喷泉的位置刻意选在门口,不就是为了如此,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秦七爷什么时候也唯唯诺诺的了。”

    秦淮没搭理他,说来也巧,这缸的右侧正好有四根铁链,是分辨拴这缸的链子,多余的都甩到了右边的一角,我们正好四个人,可以一齐将这缸放下来,如果哪边偏了,缸落在地上碎了便功亏一篑了,好像算好了一般,知道会是四个人来到这里。

    我们一人拽着铁链的一头,这缸相当的沉,我们四个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它缓缓的放下来,秦淮和凌熠辰还帮我拽了几次,否则我根本就拉不住,手拽铁链拽的都有些红肿了。

    凌熠辰忽然打了个响指,道:“你们说什么能扛得住几千年被这开水煮啊,粽子应该不可能,这缸该不会是为了涮火锅准备的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