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其他综合 > 几度婚凉 > 第三百零七章 风月一帘
    王诗凡依偎在郭昊天的怀中问道:“方力春会找什么样的女人陪不管?他可只是个孩子,不能给他带坏了,更不能让他染上病。”郭昊天笑笑说:“他只是你的驾驶员,既然你说他不是童工,他就有自己的判断力,不能一辈子都 靠你这个女老板打理。再说,如果他没有经历,也不会接受方力春的安排,你和他又没有太近的接触,有病也和你无关。”边说边又将身体凑上,不等王诗凡的反应,他又开始紧一轮的用力,他心中想的是昨晚己经花了钱,虽然是为小管花的,可帐应该记在王诗凡的头上,自己不能吃太多的亏。

    王诗凡不知道郭昊天内心的复杂世界,只是被动地做出迎合的反应,既然郭昊天不一定必须用她的钱了,她对人家也只有这一方面可以牵挂了,他现在又有了新的身份,比计山林强势多了,女人对他己经不是奢侈品了。外面的亮己经从窗帘的缝中溜进,郭昊天收拾、清理一下自己说:“我就不陪你们吃早饭后,我还有事,早一点过去,今天离开不?如果不走,晚上我再过来?”

    王诗凡似乎清醒了许多,对方并没有挽留,只是询问,她淡淡地回应到:“我本来是送钱来的,你不需要我也就不呆了,还是早点回去吧。保重身体,不要透支太多。”郭昊天上前捏了一下她的半老的脸说:“送钱还不如送人,经常来,我可不想去猜你和那个小司机好上,老花要配我这枯叶,不要总想附嫩叶,不协调。”王诗凡没有回应,只是向他抿抿嘴,让他早一点回去。郭昊天意味深长地向管有才的房间看看后说:“你过去看看你的小职员,不要真的染上什么,我可只付劳动的钱,不负责医疗费。”王诗凡有点不耐地向他瞅几眼,示意他不要说这种可能被小管听到的不吉利的话。

    一早,方力春难得比他的女人起得早,他摇摇她问道:“早上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做,不要再想昨天的事了,吃亏的是我,绿帽子是我戴的,你又不损失什么,我不说也没人知道,当时你叫的也不是痛苦的声音。”韩春云坐起来向两个熟睡的小孩看看后说:“还嘴硬,现在想的还是我的声音,钱拿到手了?没有本事靠女人这样来挣钱,想想我都恶心,我也不想和你吵,让小孩知道他们以后连人都不好做,我出去一段时间,你好好重新找一个。现在外边打工的很多,你不用联系我,饿不死,何况你昨天又教会我们一门包底的手艺,人在,功夫在,不怕没人上钩。”说完,利索下床收拾一下准备出去。

    方力春看她不是玩笑,虽然心理一直想找个甩她的茬,可真的要是分开了,两个孩子怎么办?现实的问题一下摆到了具体的位置,可韩春云的底线己破,她没有盼头,径直推开方力春,最后看一眼两个孩子,她本来想了一夜的脸就有伤痕,可不争气的泪仍然再次涌出。出了家门,她才想到自己没有去处,她一直是个家庭主妇,哪有独挡一面的精力、能力,实在没有办法,她想到了郭昊天,有点胆颤又没有余地地给他打了电话,她说:“姐夫,我和方力春分开了,你能找时间见我一面吗?你可千万不能告诉方力春,就因为上次在我家你碰了我一下,他一直咬住不放,和我怄气到现在,我实在受不了,想出去散散心,各自清静一段时间。”

    郭昊天吓了一跳,他现在可是人生的档口,不能在这种事上出乱子,他本来有个重要的会要开,可这比会重要。他通知会务,晚一点到,上级来人临时接待一下,会议别的日程提前进行,他争取早一点参会。郭昊天放下电话,就给王诗凡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晚走一会,有个事可能要请她帮忙。

    郭昊天急急给韩春云找了一个公开的见面地方,简单地问了一下她的现在情况,知道她去意己经定。也好,让这个*、自己有时惦记的女人离开,对自己也是个交待。他说:“我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时冲动给你们家带来了麻烦,我有个外地办企业的朋友下好出差在这,你到她那里打工一段时间,她也是你以前的老板—王总,她会好好待你的,想回来时再联系。家庭、小孩的事情我会安排好的,有事再联系,我不会告诉方力春的,你也不能说是我安排的,那样误会会更大。”

    韩春云拼命地点了几个头,郭昊天给她送到王诗凡的饭店,匆匆交待几句就离开了。王诗凡对韩春云没有多少印象了,既然郭昊天托付的忙,她也就收了。韩春云一下看到管有才,想到昨晚的事情,有一丝脸红,可管有才没有一点她的记忆,如同没那事人一样接待这个因痛苦而看起来楚楚怜人的女人。王诗凡过来是想助郭昊天一臂之力的,无意中帮他照顾了一个舅母娘子,三个人用了早饭,王诗凡对这个县城也没有多少依恋,催促管有才开车上路了。

    路上王诗凡向韩春云打听了她为何想离家的原因,她本以为是郭昊天的插足导致的方力春家庭的破裂,没有想到韩春云说:“方力春以前对我也还说得过去,自从有了两个小孩,他的职位没有了,变成了一个普通工人,看我们娘仨就觉得碍事。经常以酒浇愁,还逼我一个女人晚上出去挣钱,这己经不是男人甚至人能干出来的事了,郭总批评他几次,他就说姐夫和我有一招。如果郭总再不让我出来,真的可能会家破人亡,可巧,你们来了,我总算可以让他在家清醒一下。”

    韩春云说出这些话来想引起管有才的注意,同时想表达昨晚自己是被男人所逼,不是出于自愿,让管有才不要看不起自己。可管有才根本就没有去想昨晚和她有关,他只是认真地开车,到这时,韩春去才体会男人真的会提裤无情,她有点伤心,也有点好奇,认为管有才表现出的是男人的城府。快到一个服务区时,王诗凡让停车休息一下,她需要去一趟洗手间,管有才和韩春去都没有下车。

    韩春云看看远去的王诗凡,在车内小声地问道:“小管,昨晚你咋喝那么多?”管有才深呼一口气闻了一下道:“怎么?现在酒味还很大?我自己没有闻出来。韩大姐,我们单位离你们家太远,要是想小孩怎么办?如果不想去,现在还来得及,再晚可就麻烦了,两口子哪有不吵架的?郭总也真是,人家都是劝和,他倒好,拆了你们,我们山里人说过宁拆十座庙,不毁一个家。”韩春云对他下边的话一点听不进去,她本以为有了昨晚的经历,管有才其码可以将自己当作亲人,可人家只字不提,净向别的方向扯,真是见过大世面的。

    再次上车后,王诗凡问道:“小韩,要不要让方力春知道你的下落?要是小孩找你不是太着急了吗?”韩春云说:“王总,他知道我出来,要是你不想收留,随便给我放一个地方,我能找碗饭吃,打工我不怕苦和累。”管有才接过话说:“韩大姐,你理解错了,王总是关心你,我们山庄不在乎多你一个,放心,她不是别的意思,你要是铁定了心出来,那就在王总的山庄好好做事。”王诗凡怕引起新的误会,她知道韩春云还在气头上,她能感觉韩春云可能会是郭昊天的一个软肋,她闭上眼不再说话。

    晚上住宿时,韩春云要和王诗凡住一个房间,说是为了省钱,王诗凡没有同意,她说自己一个人睡习惯了,三个人开好三个房间后,王诗凡说:“跑一天了,我们去陪小管喝点酒,可要少喝一点,明天还要赶路。”坐下后,王诗凡才发现韩春云的酒量挺大,她喝了不少后还试图劝管有才,王诗凡要求上饭,她也只好作罢。饭后,回到房间,管有才不想一个睡,可又不敢太早到王诗凡房间,他怕韩春云打扰。

    酒起了作用,管有才不一会就合衣睡着了,一觉醒来时己经是午夜,他小心地下了床,迟疑好一会用内线给王诗凡打了电话,请她将门提前打开。管有才来到比他的被温度高许多的被窝,正准备工作时,王诗凡问道:“昨晚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我发现你动静多大的,一天都不想闲着?不要染上什么病,今天身体没有别的不好的感觉吧?”管有才放缓了动作说:“我有印象,一直认为是你,还以为你是找个间隙安慰我的呢,真的不知道是别的什么样的人。”然后主动明示王诗凡,他的身体正常,没有明显的异常、红痒。

    王诗凡主动说了人家,也只有向管有才坦白,她说:“我和郭昊天几次都到了要嫁的地步,可世事捉弄人,我对他是有感情的,不是闹着玩的,你还小,以后也不会娶我,他可不一定,要是人家以后收了我,你现在可是占了人家的便宜。”管有才一直认为是郭昊天侵占了他的地盘,现在听王诗凡这样一讲,自己是受益者,立马平添几分豪力,王诗凡放声地配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